信息搜索
高級
 本站專題
 · 語文味集錦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課題之窗少堂研究
文章標題: 《程少堂:語文美學新體系構建史》
出處:《語文教學通訊(初中刊)》2013年第二期      閱讀次數:6406
 版權申明:本站發布的原創文章或作品版權歸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系,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程少堂:語文美學新體系構建史

  (程少堂2013年2月8日10:36:30按:本文是語文味研究史上很重要的一篇文章,大體可以看成是正在撰寫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以“語文味”或“文人語文”為中心》一書的序言,文章長達12000字,發表于《語文教學通訊(初中刊)》2013年第二期。本文是應該刊主編的約稿而作。)

對一種新的語文教學美學語言的執著追尋

——“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構建之演進史

 

程少堂(深圳市教育科學研究院)

   錢冰山(深圳市坪山新區教研中心)

 

 

 

山西大同大學張毅同志在《語文教學研究》2012年第9期發表題為《論以“語文味”為邏輯起點的語文教育美學的構建》的論文,對我們十年來構建以語文味為核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嘗試與努力,給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該文是我們提出語文味理念、嘗試構建以語文味為核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十多年來,國內媒體關于語文味討論的文章中為數不多的高質量文章之一。不過該文也指出:“語文味”的學術研究“在理論上目前還停留在‘邏輯起點’上匍匐不前,無論在傳統術語的轉化、新術語的提出以及理論空間的拓展等方面還乏善可陳”。張毅期望“王一川先生那樣的當代美學大師能加入到語文教育美學研究的隊伍中來加勁給力或給予有效指導”,認為只有如此才有可能促使我們提出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早日誕生。

近十年來,語文味理論作為一種新的語文教學美學話語,在中國語文界引起了廣泛深遠的影響,全國各地媒體發表了大量研究語文味的文章。但是,在圍繞著語文味的眾聲喧嘩中,無論是批評的一方還是支持的一方,不少人對語文味理論的研究進展不很了解,有的很不了解,也有個別人是故意曲解。所以,作為語文味理念的倡導者,作為“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提出者和嘗試構建者,我們有必要將我們的研究狀況與進展,向語文教育學術界做一個比較詳細的介紹。

我們嘗試構建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歷史,以“文人語文”概念的提出為標志,分為前期“準備構建”與后期“實際構建”兩個時期。

 

     

準備構建:強力控制草率建構理論體系沖動的十年

——“文人語文”概念提出之前

 

我們將“語文味”作為一個學術概念正式提出,是在2001年上半年。2001年至2010年這十年,是我們在構建以語文味為核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躍躍欲試之沖動與對這個沖動理性控制之間保持適當張力的十年,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是強力控制草率建構體系沖動的十年。

為何要強力控制建構體系的沖動呢?

首先,我們對這一體系的核心概念“語文味”的認識有一個不斷深化、修正的過程。

十年來,我對“語文味”的定義是沿著學術化和通俗化兩條道路進行。20018月我在《語文教學通訊》當年第17A刊發表《語文課要教學出語文味》一文,這是我國學術界將“語文味”作為一個學術概念正式提出的第一篇文章,它有可能成為一篇歷史文獻。當時我認為,“語文味”第一要教出文體美和語體美,第二要教出情感美,第三要品味語言文字之美。孫紹振先生認為這還只是語文味的一個外延定義。后來我們又把語文味定義為:“所謂語文味,是指在語文教育(主要是教學)過程中,以共生互學(互享)的師生關系為前提,主要通過情感激發、語言品味與意理闡發、幽默點染等手段,讓人體驗到的一種令人陶醉的審美快感。從外延說,語文味是語文學科工具性與人文性特點的和諧統一,是教學過程中情趣、意趣和理趣的和諧統一,是語文學科的特點和執教者、學習者的個性的和諧統一(這就意味著僅僅教出了一般意義上的學科特點的語文教學也不一定有語文味),是教師的教學激情和學生的學習興趣、教師的綜合素質和學生的文化素養、教師的發展和學生的發展的和諧統一。語文味是語文教學應該具有的一種特色,一種整體美,是語文教師‘自我實現’和‘高峰體驗’的產物。”到2007年寫作《程少堂講語文》(語文出版社20081月出版)時,我以“語文味”的基本成熟的定義作為我這本書的“壓軸”文字:“所謂語文味,是指在語文教學過程中,在主張語文教學要返樸歸真以臻美境的思想指導下,以共生互學(互享)的師生關系和滲透教師的生命體驗為前提,以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豐富學生的生存智慧、提升學生的人生境界和激發學生學習語文的興趣為宗旨,主要通過情感激發、語言品味、意理闡發和幽默點染等手段,讓人體驗到的一種富有教學個性與文化氣息的,同時又令人陶醉的詩意美感與自由境界。”這一定義,是在積淀了我七年間在“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中的反復思考,同時吸收了語文教育學術界討論語文味中的一些意見的基礎上逐步形成的,是一個相對成熟的定義,所以我說過今后對這個定義不再做大的改動。

因為說過不再做大的改動,所以最近四五年間我一直沒有對語文味的定義做修改或補充,連小的補充也沒有做。大修改的想法沒有,作小的補充修訂的想法還是有的。特別是在網絡上讀到浙江教育學院課程與教學系主任汪潮教授《對“語文味”的深度思考》一文,更有對語文味定義作微調的沖動。汪潮教授在該文中對語文味理念作了很高評價,他認為:“在‘語文味’指導下的學習方式的轉變,不只是一種改良,也不只是一種補充,而是一種學習的革命,一種學習理念的根本性轉變。……學習不是一種異己的外在控制力量,而是一種學生發自內在的精神解放運動。” 汪潮教授的這一見解深刻而富有建設性,也是對我們的語文味理論與實踐的極好概括,深得我心,因此,在寫作本文的今天,我決定將汪潮教授的這一見解吸收到語文味定義中來,把語文味定義微調為:語文味即“在語文教學過程中,在主張語文教學要返樸歸真以臻美境的思想指導下,以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豐富學生的生存智慧、提升學生的人生境界和激發學生學習語文的興趣為宗旨,以共生互學(互享)的師生關系和滲透教師的生命體驗為前提,主要通過情感激發、語言品味、意理闡發和幽默點染等手段,讓人體驗到的一種富有教學個性與文化氣息的,同時又生發思想之快樂與精神之解放的,令人陶醉的詩意美感與自由境界。”  其中的變動有二:一是將2007年定義中的“宗旨”一句,和“前提”一句互換位置,這樣念起來更順口些;二是將上述汪潮教授的精辟見解(在語文味理念指導下的語文學習不是一種異己的外在控制力量,而是一種學生發自內在的精神解放運動)正式吸收到語文味定義中來。    

2009年《語文世界》約請我做封面人物,我以題詞的方式給“語文味”作了一個通俗化定義,即:“所謂語文味,通俗的說,就是在扎實的基礎上,把語文課教學的有趣兒些,有味兒些,好玩兒些。”

思考研究十年,我們對“語文味”這個核心概念的定義才有一個相對成熟的看法。所以,我們不能急于建構體系。

其次,與我對建構體系的路徑和看法有關。

我們知道,語文界不少同志期待著我們這個“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早日誕生,可是提出建構“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時間已過十年了,體系的書還沒有出來。的確,早在2003年,我就以論文形式,以《語文味:中國語文教學美學的新起點》為題,先后在《中華讀書報》(2003716)、河北《語文教師之友》(2003年第8期)雜志發表這個體系的初步提綱(《教育文摘周報》2003716轉載),主要內容如下

“根據我們的初步研究,以語文味為核心范疇和邏輯起點,中國語文教育美學新體系的主要內容為:

1.語文味的本質與特征研究——主要研究語文味及其特點是什么;

2.語文味的生成原則研究——主要研究語文味是如何生成的;

3.語文味與情感激發研究——主要研究語文味與情感激發的關系,以及如何利用情感激發的手段教學出語文味;

4.語文味與語言品味研究——主要研究語文味與語言品味的關系,以及如何利用語言品味的手段教學出語文味;

5.語文味與意理闡發研究

6.語文味與玩教材——主要研究如何以審美的態度,從多角度解讀教材;

7、語文味類別(味類)研究——主要研究語文味有哪些類型(就目前我們的認識看,語文味主要分為情趣、意趣和理趣三大類);

8.語文味的障礙(味障或味阻)及克服研究——主要研究為什么有些教師要么教不出語文味,要么語文味很淡,以及如何克服這些“味阻”;

9.語文味與各類文(語)體教學研究——主要研究不同的文(語)體教出語文味的方式方法;

10.語文味與語文基礎知識教學;

11.語文味與教師素質研究;

12.教師性別與語文味(即男教師女教師如何分別教出語文味)研究。

13.語文味與不同生源素質的關系研究(即重點中學和一般學校語文課分別如何教出語文味);

14.語文味與新課標、語文味與多媒體;

15.語文味與語文活動課研究。”

按說,用十年時間來寫這部新體系的書,應該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但是,我沒有輕易動手寫這本書。沒有輕易動手寫這本書,這絕不是偷懶。事實上,學術上我也不是太懶惰的人。客觀上,也沒有誰攔住我不讓我寫這部書。不輕易動手寫這本號稱“新體系”的書,主要是因為我們對這一體系的認識有待深化。我是以一種學術謹慎與科學的態度,有意識拖延這部書的寫作。換言之,我對建構體系的路徑與看法,和當下學術界一些學者在建構理論體系時的浮躁心態有所不同。

我的“語文味”也好,以“語文味”或“文人語文”為核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也好,都是走的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的路子。換言之,既是理論體系,也是實踐體系,而且首先是實踐體系。我是從我的富有個性化的語文教學實踐(公開課)中提煉出我的理論的。例如,經過七年的思考探索,我才對“語文味”這一學術概念做了我個人認為比較成熟的內涵定義。但是早在2002年,我在大型公開課《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從〈荷花淀〉看中國文化》中,獨特的語文味教學風格——所謂“文化語文”就已基本成型。以后我對“語文味”概念的內涵、要素的揭示,以及“文人語文”概念的提出,大都是在反思自己的教學實踐基礎上進行的。我這種“先實踐后理論提升”的方法,和一般學者建構理論體系的思路是大不相同的。又如,我的語文味“一語三文”(語言、文章、文學、文化)教學模式,已經在我的公開課中實施了5年多,而且都很成功。就是說這個模式實際上已經成熟,但是直到最近我才準備寫文章從理論上加以概括提升。我以為,建構新的理論體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能為建構而建構,不能急于求成。同時,建構理論體系也并不一定非要寫一本號稱體系的書作為標志。孔子只靠學生聽課筆記留下一本不到一萬兩千字的《論語》,但是歷史公認他的思想是有體系的思想。我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主要思想,實際在2008年出版的《程少堂講語文》中就已基本包含。

當然,十年來,我對“語文味”的認識有了更深入的看法,以前的一些看法也有了修正或改變。特別是,2010年我提出“文人語文”概念后,我們對“語文味”的研究才算真正進入美學領苑。所以,就我個人而言,我要為自己九年前發表了提綱,但是沒有倉促寫作這本“體系”書而慶幸。

第三,一個理論,只有當它的核心思想獲得廣泛的社會認同之后,才具備建構新的理論體系的堅實基礎。

“語文味”理念提出十年,可謂星火燎原,產生的影響之廣泛、之深遠,這是十年前的我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江蘇兩位研究小學語文教育的專家王愛華、曹春華在《語文教學通訊(小學刊)》2011年第11期發表題為《國內“語文味”十年研究綜述》長篇綜述性論文,文章指出:“‘語文味’從當初的一個實驗性、先鋒性的話語逐漸被人們所接受,成為了語文人的顯語、共用語和日常用語”;大量檢索出的文獻表明,‘語文味’的影響已經遍及全國,深入人心”;“‘語文味’從起初一個模糊的概念,經過多年的建構發展,已經成為支撐語文教學的重要理念,成為指導語文教學方向的重要指針”;“‘語文味’成為一根指針,指明了語文課堂的方向,但又沒有封閉語文教學的路徑,既有規定性又有開放性,顯現出這一理論創建的獨特魅力”;“‘語文味’這一本土語文教育的理論話語,必將在今后的語文教學實踐中發揮出其更為顯著的理論影響力”。

因為語文味,所以程少堂。20081月,由教育部語文出版社編輯、著名語文教育家于漪先生領銜主編的“名師講語文”叢書之一《程少堂講語文》出版。該叢書遴選全國20位新生代語文名師,每人一本(每本25萬字),我是華南地區(粵、桂、瓊)唯一入選者。《程少堂講語文》20081月出版后,三年內連續印刷三次(20095月第二次印刷,201011月第三次印刷)。書中收錄的我在語文味理論指導下主講的《荷花淀》《詠雪》《子衿》《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你是我的同類》等公開課在全國中語界產生非常廣泛的影響,教學實錄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其中《荷花淀》教學實錄,有10萬以上人次點擊量。多篇教學實錄被教育部中學語文教師新課程培訓教材收錄。著名語文教育研究專家王榮生在其主編、高教出版社出版的《走進課堂——高中語文新課程課例評析》一書中指出:程少堂的“《荷花淀》課例教學是別開生面的,給我們帶來的沖擊力量是巨大的,對教學改革的突破不但是一般的教學方式的變革,而是‘教學內容的創生’”。2009年教育部《中國教師報》《基礎教育課程》雜志社聯合舉辦“從課堂里走出的一百位教育家——紀念建國六十周年專題活動”,本人由于“語文味”的理論與實踐探索而入選。

不僅如此,“語文味”理論也走進高層次學術研究的殿堂。2011630,我應北京大學語文教育研究所之邀在北大中文系作了題為《從“冷美學”到“熱美學”——以“語文味”為例談中國語文教學美學視界的轉換》的講座。2012523,重慶師大文學院碩士生杜雪梅的碩士學位論文《程少堂“語文味”教學思想研究》以優秀成績通過答辯。2012121,東北師大文學院碩士生張巖的碩士學位論文《程少堂語文教育思想研究》(16萬字)以5個評委全優成績通過答辯。四川師大文學院許書明教授在該院開設選修課《當代名師教學藝術研究》,將于漪、錢夢龍、魏書生等八人作為研究對象,我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

    總之,建國以來,一個民間課題和教學理念,十年間能產生這樣大的影響,不僅得到一線教師的廣泛歡迎,也進入高層次理論研究殿堂,是少見的。因此,我認為,十年后的今天,我寫作這本題目為《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專著的條件,才基本具備。

 

 

    實際構建:尋找到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語言

——“文人語文”概念提出之后

 

2011年,深圳市評選首批教育科研專家工作室,經過初評和復評,“程少堂語文味工作室”以總分91.25分的成績榮獲第一名。20121129,“程少堂語文味工作室”課題《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與新實踐之探索——以“語文味”或“文人語文”為中心》隆重開題。但這當然只是《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即將誕生的形式上的序曲,真正能證明我們建構該體系的嘗試進入美學領苑的,或者說基本具備可以比較科學地構建這一理論體系的前提的,是我們必須找到真正屬于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理論的獨特的藝術語言。

我們知道,世界上任何一種藝術流派都有各自獨特的藝術語言。例如,每一個舞蹈流派都有自己獨特的舞蹈語言,每一個建筑學派都有自己獨特的建筑語言,每一個繪畫流派也都有其獨特的繪畫語言,等等。同樣,要建構真正“新”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理論體系,首先,也是最困難的,就是要尋找到有中國特色的、能反映漢語文教學規律的、反映漢語文課程與教學的審美個性的,新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語言。

經過十年不懈探索,現在我們可以自信地如當年阿基米德那樣興奮地高喊一句“尤里卡!”(“我發現了!”)——和現有的語文教學美學理論基本上是以西方美學理論作為話語系統不同,我們已經找到有中國特色的語文教學美學新語言。

 

(一)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話語的“基本詞匯”——核心概念

在我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話語中,最核心的概念,當然是“語文味”和“文人語文”。

關于“語文味”,我們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內涵定義。關于“文人語文”,我們的初步定義是:“所謂文人語文,即由文人所教授,含有文人之趣味,在教學過程中不過多考究教學技術技巧,而于課之外,能看出許多文人之感想的語文課。”這一定義,當然也是首先強調執教者的文人身份和文人趣味,強調執教者主體精神的張揚。如果要更簡單一點,我們可以把“文人語文”定義為:是一種表現性教學,主張語文教師要像藝術家創造作品一樣,把自己的生命體驗融入教學過程,把語文課當成藝術作品一樣打造。我們認為,只有通過“文人語文”教學才能真正教學出我們心中的“語文味”。其他方式教學出的也可能是“語文味”,但不是我們理解的“語文味”。我們理解的語文味,是一種教學境界。

由此,“教學境界”是我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話語中的第三個基本詞匯。所謂教學境界,就是教學意境,就是教學過程中的“天人合一”,就是教師、學生、文本、教學內容等等之間的和諧統一(而非四張皮),就是師生(主要是教師)的主觀情感(意,即生命體驗)和所教學的課文中思想情感等客觀之“象”融為一體。這樣主客觀融為一體的教學,就是有境界的教學,就是有意境的教學,就是從“以情融情” 到“以情冶情”的教學,也就是一種表現(而非再現)性教學。這是“文人語文”的本質與核心。

“教學境界”是從融洽的師生關系中產生的。語文味教學特別強調:課堂上其樂融融的師生關系不僅是語文教學教出語文味的前提,甚至可以看成是語文味本身。換言之,如果一堂語文課,師生關系不和諧甚至很緊張,教學就不可能教出語文味來。正是基于這樣一種認識,十年前我們剛剛提出語文味理念的時候就主張:語文是一門很感性的學科,許多時候需要一種感應,一種心靈上的溝通和交流,而這種交流特別需要一種其樂融融的心理環境。在其樂融融的師生關系中,教師教得神采飛揚,學生學得興致高漲,師生雙方都全身心投入,這時課堂上就會出現“莊周夢蝶”般的情景:學生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學生,教師沒有意識到自己是教師,不知道是學生變成了教師,還是教師變成了學生,教師、學生、教材、教法、教學環境之間融為一體(而不是四張皮),就會出現“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海子的詩句)的優美意境,就是中國古典哲學的最高境界——“天人合一”——在教學中的最佳體現。在這里,語文教學也就從必然王國走向了自由王國。這樣的教學不僅是發展學生的教學,而且也是發展教師自身的教學,即使師生共同得到發展。(參見程少堂《“語文味兒”理論構想》,《語文教學與研究》2003年第7期)

由“教學境界”,又生發出“語文教學的三個世界”概念。2011630,我攜語文味走上北京大學講壇,在北大中文系作了《從“冷美學”到“熱美學”——以“語文味”或“文人語文”為核心談中國語文教學美學視界的轉換》的講學。這個講座中提到,語文教學存在三個世界。照我看來,語文味是語文教學達到的一種美的境界,就是說有語文味的教學是一種有境界有意境的教學。根據中國美學界大部分學者的觀點,意和象的統一,或者說主觀情感和客觀物象的統一產生意境。以這種理論來觀察語文教學界,我們會發現有三個世界。

世界Ⅰ——客觀性的教學世界。具體說,就是教師在語文教學過程中基本上只是如鏡子一樣反映文本的思想內容,教師主體基本上只是作為文本的傳聲筒起作用。我把這種客觀性教學稱之為語文教學世界Ⅰ,其主要特點是只重視研究語文教學過程中的“象”(文本思想內容、表達形式,教學手段、環境等),而不研究或很少研究教師、學生的生命體驗(“意”)如何與文本思想內容相結合。按照中國古典美學理論,這種教學是沒有“意境”、沒有“境界”的教學。我國過去的語文教學美學,基本上就是引導教師進行這種教學,只是偶爾在朗讀時涉及到一些情感問題。所以我把這種教學稱之為“沒有溫度的教學”,把主張這種教學的美學稱之為“冷美學”。我曾在北大聽過著名學者、中國現代文學館副館長吳福輝教授的一個報告,吳福輝教授在報告中說到,他們曾做過一個調查,發現目前大部分語文教師不是真正喜歡語文。但是吳福輝教授沒有給這一現象歸因。我以為,大部分語文教師不是真正喜歡語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與長期進行這種客觀性教學是有關的。

世界Ⅱ——主觀性的教學世界。語文教學也存在另一個極端,就是極少數語文教師進行一種過分的主觀性教學。具體說,就是教師把文本當成“工具”(多數是當成發泄對現實不滿的工具),教師利用這種“工具”進行脫離文本、或對文本進行過度闡釋的教學。我把這種教學稱之為語文教學世界Ⅱ。

世界Ⅲ——主客觀統一的教學世界。即強調語文教學面對的文本,是語文教學過程中的“象”,教師和學生的生命體驗是“意”。意與象的結合,就形成語文教學的意境。“語文味”理論與實踐倡導的教學,就是這種主客觀統一的教學,“語文味”也正是這種語文教學過程中的一種意境之美。“語文味”教學主張一堂語文課的主題,不應僅僅從文本中來(當然文本是基礎),也不應該只是從執教者內心來,而是要將二者有機統一起來。我把這種教學稱之為世界Ⅲ。從美學的角度看,世界Ⅰ是再現型教學(類似古人“我注六經”),屬于匠人語文;世界Ⅲ則是表現型教學 (類似“六經注我”),屬于“文人語文”(“文人語文”不是培養文人的教學)。如果說主張客觀性教學的美學是“冷美學”,那么主張師生的生命體驗和文本融合的教學就是有溫度的“熱美學”。

由“語文教學的三個世界”,就又生發出“生命體驗”這個概念。根據百度百科“體驗”詞條,所謂生命體驗就是用自己的生命來驗證事實,感悟生命,留下印象。體驗到的東西使得我們感到真實,并在大腦記憶中留下深刻印象,使我們可以隨時回想起曾經親身感受過的生命歷程,也因此對未來有所預感。隨著時光流逝,我們親身體驗到的生活內容越來越豐富。這自然包括對外界的印象和自己內心的變化,一起構成一個人全部的生活經歷。體驗是以日常生活經驗為基礎,對經驗的一種升華和超越,是一種注入生命意識的經驗,它將人類的經驗與個體的生命聯系起來,引領人不斷地去體驗、思考人生的意義和價值。把生命體驗融入語文教學,就能真正做到講的是別人的故事,傷的是自己的心,就能將只見“心眼”的語文教學,變成能見“心事”的語文教學。

由于“生命體驗”是極個性化的,所以又生發出“個性解讀”這個概念。所謂個性化解讀,就是帶有閱讀者的生命體驗特點的閱讀。“語文味”教學特別強調這種解讀的重要性。

人和人之間、族群與族群之間的個性差別,主要體現為文化差別。我認為,個人的生命體驗中有價值的部分,就是文化的因子,我把它稱為“小文化”。而族群或人類整體的生命體驗的沉淀,也就是族群或人類的文化,我把它稱為“大文化”。語文教學中的“個性化解讀”必然是有意無意浸潤了個體或族群的生命體驗及文化色彩的解讀。因此,由“個性解讀”又可生發出“文化浸潤”(或“文化眼光”)這個概念。語文味教學的“文化浸潤”既涉及“小文化”,也涉及“大文化”,它重視個體生命體驗的滲透和對人類整體生命體驗的積淀的開掘。所以“語文味”教學被稱為“文化語文”。

“文化浸潤”是語文教學“理趣”的一個來源,是“語文味”的表現之一。而“理趣”需要哲學的導引,于是又生發出“哲學導引”這個概念。現有的“語文味”比較成熟的定義中,有“意理闡發”,用意在此。語文味教學流派主張語文教師要重視讀哲學,用意也在此。

在其樂融融的師生關系前提下,通過“哲學導引”下的“意理闡發”,課堂上師生就會共生互享“思想之快樂”與“精神之解放”。在這里,語文教學就進入逍遙游狀態,就從必然王國走向了自由王國。

 “語文味”教學的所有環節,當然離不開“語言品味”或“語言把玩”。十年前我們剛提出語文味理念的時候就認為,“玩語言”“玩教材”是一種審美態度。所以,不用解釋,它們當然躋身我們這個體系的關鍵詞之列。

如何把語言或教材“把玩”好?關鍵是要“體貼”。“體貼”是中國傳統文化和中國傳統美學的重要特點,中國傳統文化與中國傳統美學之所以富有人情味,原因之一在于“體貼”。由此,葉圣陶先生提出的“體貼的疏解”將作為關鍵詞,進入我們的體系。

“語言把玩”乃至整個語文教學過程中,“幽默點染”是必須重視的。幽默不僅是語文教學過程審美化運轉的潤滑劑,而且是“語文味”的一個重要方面——謔趣。

“整體美”是語文味教學的一個特點。有語文味的教學,孤立地看,可能有些方面有缺陷,但是,整體印象卻給人以美的感覺。這和生活中的美人給人的感覺是一致的——美人并非完美之人,但就是讓人覺得美。

 

(二)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話語的“主要句式”——核心觀點

我們所構建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其核心觀點,蘊含在對核心概念的辯證闡釋之中。其主要觀點如下:

1)語文味教學以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豐富學生的生存智慧、提升學生的人生境界和激發學生學習語文的興趣為宗旨。 <, /, , , , , SPAN>

2語文味是一種具有詩意美感和達到自由境界的教學,文化味是語文味的重要元素。

3語文味是語文教學給人的一種感覺,一種體驗,這種感覺或體驗具有令人歡愉的、吸引人的魅力。

4)具有語文味的教學是滲透了教師的生命體驗的教學。

5語文味只有在一種共生互學(互享)的師生關系中才能形成。(有的專家在評點我的課時說到“師生關系也出語文味”,這和我的觀點庶幾近之。)

6語文味主要通過情感激發和語言品味、意理闡發和幽默點染等手段來獲得。

7語文味是文本、教師、學生和教學手段等教學要素在動態中形成的一種和諧的整體美,因此語文味包含了教師的教學個性和學生的學習個性、教師的教學激情和學生的學習興趣,這就意味著:如果缺乏這些個性因素,僅僅教出了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統一,也不一定有“語文味”,或者說“語文味”不一定濃。

8語文味是教師的發展和學生的發展的和諧統一。

9)在“語文味”理念指導下的語文學習不是一種異己的外在控制力量,而是一種學生發自內在的精神解放運動;(參考浙江教育學院課程與教學系主任、教授汪潮《對語文味的深度思考》一文中的觀點。)

10語文味理論主張語文教學要返璞歸真,但是不反對一定的教學修飾,更不反對教學技巧。

 

(三)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著作結構

 

我們初步決定將《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這部著作分為四個部分:

1.定義和概念。主要是對核心概念、范疇進行闡釋和論述。

2.“一語三文”的教學模式及其他。通過十年探索,我們探索出一個行之有效的語文味教學程式或模式,就是“一語三文”,即通過語言——文章——文學——文化四個逐層深入的層面的教學教出語文味。實踐證明,這是一種(不是唯一)有價值的語文味教學模式,有推廣價值。所以我們不把“一語三文”列入核心概念,而在書中專章加以論述。本部分還將論述“語文味”教學的其他模式。

3.外部研究。是對語文教學過程以外,但影響語文教學教出“語文味”的諸多因素的論述。

4.內部研究。是對語文教學過程本身如何教學出“語文味”的研究。

 

(四)對構建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之意義的新認識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越來越認識到構建這個理論體系的重大意義,并對這一意義有新的認識。

首先,這種新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理論的提出,可以說是中國語文教學美學話語的一場革命。美國康奈爾大學英語系M.H艾布拉姆斯教授作于1953年的《鏡與燈——浪漫主義文論及批評傳統》是現代文學理論的扛鼎之作,問世半個世紀以來,依然以其理論的前沿性和邏輯的精密性對當代學者產生著巨大影響。該書的書名把兩個常見而相對的用來形容心靈的隱喻放到了一起:一個把心靈比作外界事物的反映者,是為“鏡”,與模仿論相對;另一個把心靈比作一種發光體,認為心靈也是它所感知的事物的一部分,是為“燈”,與表現論相對。西方傳統的思維有一種“鏡像思維”,而燈又偏向東方的道家思想,有道之人內心必有一盞燈。不管是燈還是鏡,都想說明文學對于現實的意義和作用。借用艾布拉姆斯的“鏡與燈”的隱喻,我們也可以把以前的借用西方美學話語系統作為理論支撐的語文教學美學話語看做是“鏡”,而把以“語文味”或“文人語文”為中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看做是“燈”。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這種話語轉換,是將過去現實主義性質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改換為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統一的真正中國化的語文教學美學話語。這一轉換,是一種基于中國美學傳統的創造性轉換,當然也可以稱之為“革命性的轉換”。這種轉換無疑將深遠而深刻地影響中國語文教學的發展取向。例如,它可能促進中國語文教學界對語文教學評價進行根本性變革。以前,我們要評價一個語文教師的語文課質量,可以完全不了解也沒有必要了解教這堂課的語文教師這個人(個性、經歷、閱歷、精神生活等等)。但是,按照我們這個語文教學美學理論話語,語文課是語文教師創造的藝術作品,“課如其人”,評課就要“知人論課”,如果不了解語文教師這個人,我們就不能很好的評價他教的這堂課。這種評課思維,在文學評論中是常識,但在語文教學評課實踐中,卻是全新的思維。

 

第二,建構這種新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是確立中國語文教學美學自尊、自信與自覺的需要。眾所周知,美學作為一門人文科學從西方傳入后,將其中國化,是中國美學界幾代人努力追求的目標。目前,這一目標也很難說完全實現。就語文教學美學來看,那就更是如此。例如,我們翻閱萬福成、李戎合著的《語文教育美學論》(中國海洋出版社200112月出版)、宋其蕤著的《語文教學美學論》(廣東教育出版社20031月版)、楊道麟著《語文教育美學研究》(中國出版集團現代教育出版社20119月版)等幾種語文教育美學專著就會發現,其內容盡管各有特色,但總體看來,都是以西方美學理論作為理論支撐的,并不能很好地反映漢語文教學的審美個性,是一種不強調生命體驗融入教學過程的“冷美學”。這種“冷美學”,要獲得理論自尊、自信與自覺,是很困難的。只有將語文教學美學變成真正地地道道的“中國的”語文教學美學,用中國審美經驗解決中國語文教學中的審美問題,也就是將語文教學美學真正中國化,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才有確立理論自尊、自信與自覺的可能。而我們所嘗試構建的以“語文味”或“文人語文”為中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和現有體系的最大不同,就是將來自中國傳統味感美學的“語文味”,作為中國語文教學美學的邏輯起點和核心,由此而建立起來的語文教學美學體系,是一種按照漢語言“美的規律”,反映漢語文教學審美個性,用中國審美經驗解決中國語文教學中的審美問題,強調生命體驗融入教學過程,強調語文教師要像藝術家創造作品一樣創造語文教學過程的“熱美學”。這種美學話語的確立,使中國語文教學美學理論自尊、自信與自覺的確立成為可能。

第三,建構這種新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體系,是語文味理論發展內在邏輯的必然要求。語文味理論本身從一開始就孕育著追求成長和發展的內在沖動。自2001年我們提出語文味理念以來,經過十年不懈的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伴隨著十年課改的風雨洗禮,語文味理念和教學實踐在全國產生了廣泛深刻的影響。語文味從十年前的星星之火,到今天的燎原之勢,要求我們深化這一課題的研究和認識,要求我們將語文味理念指導下的理論和實踐探索,做成能在當代語文教育史上留下一筆的課題。

第四,建構這種新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體系,是生命的自我展開、自我拼搏和自我實現的要求。我們知道,黑格爾的概念辯證法源自生命的內在沖動,彰顯了生命的自我展開、自我拼搏和自我實現的歷程。同樣,我對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構建嘗試,也體現了我個人生命的內在沖動,是我的生命的自我展開、自我拼搏和自我實現的具體表現。

第五,這種新的語文教學美學話語,是一種能真正解放語文教師的理論話語。當下,真正把語文教學當成事業而不是僅當成職業的語文教師,是不很多的。而只把語文教學作為職業的語文教師,他們通常會和語文教學保持“離間”距離,長此以往,就很容易產生審美疲勞和職業怠倦,失去創造激情。反之,以語文味或文人語文為核心的語文教學美學理論,強調語文教師必須把語文教學當成事業,強調語文教師要將生命體驗融入教學過程,要和語文教學融為一體,以保證自己的語文教學真正成為審美過程。語文教學進入審美過程,語文教師就進入自由王國,會獲得精神的解放。

 

 

 


最后更新[2013-5-5]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 友情鏈接:
語文教學資源 三人行中學語文 五石軒 高考168 三槐居 語文潮
中學語文在線
課件庫 一代互聯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
w66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