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高級
 本站專題
 · 語文味集錦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課題之窗少堂研究
文章標題: 《南都報:他們在深圳教育史留名》
     閱讀次數:10039
 版權申明:本站發布的原創文章或作品版權歸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系,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南都報:他們在深圳教育史留名

(程少堂2013年5月8日10:00:55按:今天早上上班剛到辦公室,海天出版社編輯周航發來短信:“今天在《南方都市報》上看到報道您的相關文章:《以“語文味”使語文教育重拾久違的本質和精髓》。文章寫得好,照片也拍得帥氣!”我很是意外,因為最近并沒有報紙采訪我。想找一份報紙,單位只有院部有這份報紙,但院部在泥崗路原信息技術學院。我馬上在網上搜索,也沒有見到這篇文章。于是我在語文味工作室QQ群中通知大家去買一份報紙看看是不是真的。語文味工作室一位老師馬上發來這篇文章的網址。

今天是我的生日。這可以當成最好的生日禮物吧。

 

原題:朱清時、章必功、李慶明、程少堂、嚴凌君、王錚、唐海海
這些名字讓深圳的教育具備改革銳氣,生動如詩

 

日期:[2013年5月7日]  版次:[SC12]  版名:[深圳教育發展白皮書]  稿源:[南方都市報]   

網址:http://epaper.oeeee.com/H/html/2013-05/07/content_1851973.htm

 

 
<p>    朱清時</p>

    朱清時

<p>    章必功</p>

    章必功

<p>    李慶明</p>

    李慶明

<p>    程少堂</p>

    程少堂

<p>    嚴凌君</p>

    嚴凌君

<p>    王錚</p>

    王錚

<p>    唐海海</p>

    唐海海

    人物

    古希臘神話中的西西弗斯,為了將巨石推向頂峰,耗盡了畢生精力。而將目光投入深圳教育的局部,許多教育工作者、教育官員、學者也甘愿化身為西西弗斯,推動“教改”這顆巨石蹣跚前行。他們有的為深圳教改建構了理論模式,有的提供了可操作方法,有的貢獻了幻想和激情……他們都以卓越的方式在深圳教育史簿上留名。

    朱清時

    在深圳擲下一個令全國矚目的高校教改新標本

    如何解決“錢學森之問”?如何使大學真正放權于校長和教授,剔除“行政化”掣肘?這些中國教育界的終極問題,朱清時試圖用一己之力給出答案。近年來,他的名字與南方科技大學高頻捆綁,被推向中國高校教育改革的風口浪尖,他也被媒體和社會各界塑造為教改斗士,每一條語錄、每一個動作都被視作教改的“跬步”,引起各方深度解讀。

    2009年9月,朱清時從深圳市委書記王榮手中接過南方科技大學校長聘書,便開始以自己的教育理想為矛鋒,和教育大環境進行博弈。2010年12月15日,籌備三年的南方科技大學官方網站刊登出校長朱清時“致報考南方科大考生的家長的一封信”,信中闡明,決定在不經教育部批準的情況下自主招生,自授學位和文憑,“我們要想一步到位辦成一所一流大學。我們只好先行先試。”朱清時所謂的“一步到位”,是要在最短的時間,最低人力成本和社會成本的范圍下,辦起一所“學術主導、教授治校”,與國際一流大學教育理念相接軌的“柏拉圖”式的高水平研究大學。他與他的班子、團隊及學生,愿當“教育改革的小白鼠”,在深圳擲下了一個令全國矚目的高校教改新標本。

    章必功

    有信心在深圳跳一支人事改革的舞蹈給全國高校看

    “沒有詩歌的學校是寂寥和枯燥的。”帶著這樣的教育理想,章必功在深大主政的20多年間,始終讓校園被詩意、人文的氣息籠罩。章必功把深大視作一個踐行教改實驗的微型基地,在具體的教學實操中屢屢推出“局部創新”的亮點。譬如,他寫了一本文學意味濃厚的《中國旅游史》,為深大旅游文化專業開辟教材;他提議改革大學公共課程,用《文史哲通論》代替傳統的《大學語文》,供理科學生必修;設立《科學史綱要》,供文科學生必修,并組織深大中文系教師編寫《文史哲通論》教材《華夏人文要略》,后被教育部認定為官方教材。

    2010年,深圳大學人事改革方案在全國引起軒然大波。深圳大學所有教職員工不再具有傳統意義的國家干部身份,所有人分屬教師、管理和技術崗位,憑合約和學校發生關系,年度考評不合格需解聘,聘期考核不合格不續聘,這也就意味著,教授不再是旱澇保收的“鐵飯碗”,校長不再是官員,而是執行管理者。“大學無官,改革后我就是深圳大學的一級管理職員,相當于C E O,不再是什么正廳級了。我從不把自己當做一個官,我就是一個老師,我現在還上課。我們有決心也有信心在深圳的舞臺上跳一支人事改革的舞蹈給全國高校看。”這是章必功留給深圳教育、留給深圳大學韻律最強的諍言。

    李慶明

    以躬身之禮培育學生的公民意識

    作為深圳教育界的一個“異類”,“央校”校長李慶明自2003年受中央教科所(現改為中國教科院)委派至深圳任央校校長以來,始終把“新啟蒙”、“都市田園教育”、“公民教育”、“文化閱讀”、“田野式教研”等改革關鍵詞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業內人士稱其為“狂人”、“異類”“騎士”。

    李慶明在當下教育功利化、應試化情緒日漸濃厚的當今時代,建立了獨樹一幟的“公民教育”系統。他主張小學階段不布置家庭作業,讓學生有足夠時間培養興趣、拓展閱讀;他每天早上7點20分準時在校門口向師生鞠躬,以躬身之禮培育學生的公民意識;他把每年10月15日-11月15日設為約定俗成的“競選月”,用“全民投票”方式競選學生會、班級領導。“在營造都市田園的校園氛圍同時,在學校里進行現代公民教育,對孩子們進行以獨立和自由為核心的公民人格啟蒙。”他的自我評價,也是對自己教育精神的精辟概括。

    程少堂

    以“語文味”使語文教育重拾久違的本質和精髓

    當下語文課現狀屢屢被媒體詬病,作為深圳市語文教育資深工作者,程少堂欲以“語文味”的概念,使語文教育重拾久違的本質和精髓。“上世紀60-70年代,受‘文革’的影響,把語文課當成了思想教育課,當成階級斗爭的工具,語文課堂不像語文課,而像政治課,很多老師直接帶著報紙的社論去講課了。至80年代初,又把語文課當成純工具課。到90年代,受人文思潮的影響,語文課又上成了人文思想課,各種‘異化’,讓語文課變得面目全非,所以,我提出‘語文味’教學,就是要找回語文課丟失已久的核心東西。”

    程少堂沿循“語文味”這一核心,研究語文教育的本質,將教學引導到語文教學的基本規律上去。他正在研發“語文味”教學的具體教學手段、教材和理論系統。“‘語文味’是感性地、具體地反映語文特征,素質教育什么東西都可以往里面裝,而‘語文味’是更有針對性的。”也就是說,“語文味”實際上是語文教育素質化改革的細節片段,它也使得困擾全國的語文教改有了更具體的實踐方向。

    嚴凌君

    使“語文教育”離開二維的書本和紙面

    在深圳語文教育領域,深圳育才中學語文教師嚴凌君可謂“改革明星”,他耗費數年心血,集結古今中外的名家名篇,自行編撰出一套7卷14本300萬字的《青春讀書課》人文讀本,成為風靡全國的中學生課外閱讀教材。北京大學教授、知名學者錢理群將其評述為“生命讀本”和“文化讀本”:“《青春讀書課》是和學生一起討論成長中的各種精神命題,引導學生去認識自己棲居于其中的中國文化和世界文化,強調了詩歌與年輕生命之間有一種內在聯系,并將所有的閱讀、思考、討論,都升華為純凈而豐厚的心靈的詩。”

    除了編撰《青春讀書課》外,嚴凌君還是教育論壇上的先鋒,時有驚人點睛之評。“我們的社會已經進入市場經濟時代,一個人的身體已經變了,可是腦子還是封建時代的,而對大腦進行開發的教育這個行業,還遵循計劃經濟這一套。”“從教育體制、教育內容的安排、教材內容的編寫、考試形式的統一,到課程的安排、班級制的制度完全是一體化的、政治化的、流水線的,這完全是大一統的封建時期的教育,這樣的教育怎么可能具有人文性?”“深圳所謂的‘特區教育’完全沒有特點,很多教育官員和學校校長沒有人文情懷和人文精神。”這些諍言,都尖銳地叩問著深圳教育現狀。

    除了“紙上談兵”外,嚴凌君也積極投入語文教改的各項實踐活動之中,譬如,他還是“華語校園網絡文學大賽”的主要策辦者,目前該賽事已經成為當下華語文壇的重要盛事,也是挖掘“少年作家”的重要平臺。他使“語文教育”離開二維的書本和紙面,添入全國互動、參與成分,呈現出更加立體的面貌。

    王錚

    以“個性化教育”全方位取代“應試”

    2002年,清瘦漢子王錚從北大附中“南下”,轉任深圳中學校長,這所深圳聞名的重點中學進入了大刀闊斧的“老王”時間,原來的校訓由“團結、勤奮、嚴謹”改成了“培養個性鮮明、充滿自信、敢于負責,具有思想力、領導力、創造力的杰出公民”,后一校訓顯然更富于想象力和個性,它也成為了深中以“個性化教育”全方位取代“應試”的有力宣言。

    王錚在任上最“個性化”的改革是,讓深中被“自主”這個關鍵詞充分覆蓋。所以,當時深中的課程體系充滿了“自主選擇”的味道。他把學校的年級進行了重組,設為一個個“單元”,打破傳統年級限制,加強年級之間的縱向交流,又客觀促進了班級的橫向互動;他把北大的“校長實名推薦制”名額用“公開答辯、媒體監督”的方式競選產生……確保“校長推薦”公開透明,而不淪為徇私工具。他還較早引入“國際班”,為深中學生提供留學渠道,不必全部擠占“高考”獨木橋。王錚的改革把這所傳統重點高中從“升學率”的俗套標準中抽離,這一突破性嘗試在深圳乃至全國,均引起了廣泛的爭議。

    唐海海

    呼吁建立“自下而上”的杠桿機制,驅動深圳基層教改

    從“詩意校長”到“詩意局長”,現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長、原深圳高級中學校長唐海海經歷了“從校長到官員”的轉型,始終在深圳教育界深耕扎駐。他在眾多教育論壇、峰會中的發言,像一首飽含豐富教育訊息的散文詩,既有宏觀方面的戰略思考,又涉及到基層教育工作者的微觀實踐,抒情與嚴謹并舉、文采和數據齊飛。

    他呼吁建立“自下而上”的杠桿機制,驅動深圳基層教改的力量;他設想“深圳特色”的教改制度,讓眾多學校發展特色教育,在地方形成影響,以規模化的內涵質量取信社會;他展望在新一輪的歷史改革中,深圳教育培養集團化、規模化的教育家團隊……他是深圳十年教改的積極參與者,也是深圳教育的瞭望者、幻想者和踐行者。

    采寫:南都記者 周正陽

 

相關鏈接——

1.《報道:語文名師云集共組深圳方陣(附照片)——――深圳市“中學語文學科名師工作室學術報告會”隆重舉行》

網址:http://www.isotp.cc/readnews.asp?newsid=11218

 

2.《第4期《語通》萬字長文推介深圳高中語文教研方陣》,網址:

http://www.isotp.cc/ReadNews.asp?NewsID=11304

 

————————————————————————————————————————————————

 

程少堂老師最近幾年在《南方都市報》的談話

 

                                    構筑良性教育環境,

                 讓更多“第三方”力量介入到教育評價的環節中來

日期:[2013年4月9日]  版次:[SC02]  版名:[深圳教育發展白皮書]  稿源:[南方都市報]   

本文源地址:http://epaper.oeeee.com/H/html/2013-04/09/content_1836198.htm

 

 
<p>    構建完善的教育評價體系,需要利用作為第三方的中立視角,改變老百姓與教育官方、教育</p><p>    機構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狀態。東方IC供圖</p>

    構建完善的教育評價體系,需要利用作為第三方的中立視角,改變老百姓與教育官方、教育

    機構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狀態。東方IC供圖

    4月2日,本刊啟動《鑒證深圳教育發展白皮書》,欲以系列報道的方式,對深圳十年來的教育狀況進行全面系統的梳理。這被眾多學者、專家、資深教育工作者解讀為今年深圳教育界的重大事件及焦點坐標,消息甫一曝光,便引起各界廣泛熱議。

    由媒體牽頭制作評定一個城市教育質量的“白皮書”,這等于是把長期以來由官方壟斷的“教育評價權”,轉讓、托付于社會、第三方機構的突破性嘗試。那么,對照于深圳目前的教育實情,教育評價體系是否也存在過度“官僚化”的跡象?媒體、教育行業協會、企業等“第三方”能否也充當教育評價的“裁判”,“深圳特色”的教育評價體系如何建構?這值得每一個關注教育的人深思。

    A

    由媒體制作白皮書,是教育社會評價的積極嘗試

    熊丙奇知名教育學者、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由媒體制作白皮書,是教育社會評價的積極嘗試,媒體可以通過自己的視角,選擇一定的指標對教育進行評價,這既為學校(教育機構)辦學提供參考,也可幫助受教育者選擇學校、教育機構,還可起到輿論監督作用。當然,這一社會評價是否權威,具有公信力,則需要通過市場競爭確立。這取決于兩方面。其一,選擇的指標,是否從教育出發,符合辦學規律,近年來,一些機構制作發布大學排行榜,這也是一種社會評價,但每當排行榜發布,都會遭遇爭議,一個重要原因是,其選擇的指標大多是外在的,體現辦學規模,而非內在的、體現教育質量和個性的。

    其二,數據是否客觀真實,我國教育發展決策,缺乏的就是第一手的數據,比如,自主招生改革進行11年,可是,這一改革究竟起到了怎樣的作用,通過自主招生,大學招來的學生有哪些變化,沒有任何數據,自主招生也沒有對相關學生進行跟蹤。由于學校信息不公開,加上數據收集的困難,一些機構評價教育,往往采取過時的數據,有的甚至編造數據,這嚴重傷害評價的公信力。從《深圳教育發展白皮書》籌委會發布的消息看,《白皮書》將采取機構參與自我評價、社會公眾評價兩種體系相結合的形式。評委團將根據社會聲譽、行業貢獻、消費者評價結合機構自評,分行業進行媒體客觀綜合評述,形成行業評價白皮書。如何收集社會聲譽、行業貢獻、消費者評價數據———由于這些數據更帶主觀成分———將影響到評價的公正性,也影響《白皮書》的生命力。這對制作者來說,將是一大考驗。

    B

    深圳教育建立完善評價體系需傾聽各方意見

    李涴林南都學習智庫專家、深德技工學校校長

    長期以來,深圳教育質量的評估,往往托付給教育行政部門或官方來完成,但這種“一元化”的評價體系,顯然不符合當今的教育需求。所擬定的各種量化考核標準,有可能還會淪為“應試”的變形版本,并不能充分反映深圳教育的真實狀態。

    因此,教育評價應當走“多元化”路線。一個以教育為主題的“觀點自由市場”應當建立起來,教育專家、資深教育工作者可以形成一個教育實操方面的評估體系;老百姓、家長和學子可以形成教育消費的反饋體系;校園、教育行政部門也應有相關的自評機制———這種“多元”,才會讓教育的“頭腦風暴”愈演愈烈,才能在不同立場的觀點PK中逐步打磨出公正評估教育的真知灼見。

    C

    “培訓行業協會”可與官方評估形成互補

    江游南都學習智庫專家、深圳邦德教育校長

    近年來,課外培訓機構數量以幾何級數增長,但這個領域卻一直缺乏一個具體的、明確的評價機制和考核標準。牌照、執照、師資方面的監管缺位,更是讓不少魚龍混雜的培訓機構鉆了空子。眾多“雜牌軍”非但未能給學子的成長提供有益助力,甚至加劇了行業的惡性競爭。

    因此,應當有一個規范培訓行業的“行業協會”,在官方或權威媒體的導引下建立起來。這個協會能夠同相關教育部門形成溝通和互補,又能對中小學生的課外教育進行研討,總結出一套既能吻合現行應試選拔機制,又能全面培養學生素質的妥善方案,更重要的是,它能讓深圳課外教育的培訓質量長期“有據可依”,而不是僅憑單個或數個所謂專家的“即興發揮”和“口味愛好”來打分。

    D

    深圳教育評價體系應結束“多頭不管”的狀態

    石端順南都學習智庫專家、南方技師學院深圳分校校長

    目前,深圳教育評估系統存在“兩張皮”狀態。校園教育、普通教育的領域,管理相對比較規范,但社會培訓機構的領域,卻常常處于“多頭不管”的真空之中,因此,政府部門應當加強管理,或者引入政府部門委托行業協會進行管理的路線,讓更多的“非官方”、“社會服務型”力量介入到教育評價的環節中來。

    而南方都市報作為具有強烈社會責任感的媒體,應當牽頭發揮監督功能,利用作為第三方的中立視角,改變老百姓與教育官方、教育機構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狀態。無論是“教育白皮書”,還是其他有關于教育的披露性報道,它們的實質都是一種微型的“教育評估”。

    教育評價體系還應當引入“企業評價”機制,并設置相關的權威性數據庫。學校培養出的人才,在企業里是否能夠發揮作用,學歷與能力是否對位,人才的性價比幾何,這些指標都應當交由企業來評價。這些問題,都直接或間接地叩問著當下高校、技術類院校的教育質量,這和國際上通行的“第三方信用評價”,是相似的。

    E

    媒體和專業第三方調查機構共同介入,評價才相對中肯

    周素瓊南都學習智庫專家、啟德教育深圳分公司副總經理

    目前深圳的留學中介機構是非常多的,甚至可以用魚龍混雜來形容,在這種時候,如果能有一個獨立的第三方機構出臺一個評價體系,或者直接給出一個榜單,在幫助消費者去偽求真、減少選擇時間成本上肯定是有大作用。目前,判斷一個留學中介的資質,通常只能從國家教育部統一審核的留學中介資質認可來評判,所有有資質的留學中介的名單和地址以及所有被我國認可學歷的國外大學名單,都可直接登錄“教育部涉外監管網”查詢,但這個評價標準只是一個最基本的入門門檻。

    雖然現在很多媒體都在推這些留學中介的排行榜,但很多消費者在做選擇時依然信賴的是口碑相傳和品牌效應。如果真的有第三方來做,首先這個商業的屬性你就要剔除,只有把這個評價體系真的當做公益性質的,才能得到大家的認可。因此我認為由媒體和專業的第三方調查機構統一進行,一個收集民意,一個用數據說話,這樣出來的評價才可能是相對中肯的。

    F

    量化評價可能會更加助長教育的功利性

    程少堂南都學習智庫專家、語文教育家、語文味教學創始人

    就我比較熟悉的語文教育領域而言,其實深圳課外培訓機構在這方面的整體質量還是不高的,老師流動性很大,對教育的責任心也不是很強。如果能有一個評價體系介入,當然有必要。

    但是在對課外培訓機構進行評價或者排名的同時,需要注意兩點:一是如果單純以量化指標來進行評價的話,可能會讓現在本已飽受詬病的應試教育更加功利化,而實際上,很多課外培訓機構它是比較有活力的,它的側重點并不僅僅在于提高孩子某一學科的分數,可能更多的是激發孩子的學習興趣和學習自律,這種評價方式就會對這些有活力的機構不公平,也許反過來會扼殺課外培訓本身具有的對傳統教育延伸和拓展的作用;第二,現在培訓市場上,你沒有辦法將這些作為一個統一的學科來評判。所以我覺得,如果有機構有這個信心去做評價的事情,它更多的是應該去強調特色,而不是強調數據。而且在商業社會,這個評價體系還必須能保持第三方客觀、頗具人文情懷的擔當。

    G

    媒體的第三方評價可暫時填補國際學校評價體系空白

    董存國南都學習智庫專家富源劍橋國際中心院長

    目前深圳的國際學校嚴格來講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涵蓋小學到高中課程、只招收非中國籍學生的傳統意義國際學校;一類是以國外考試課程為特色,以升讀國外大學為目的的課程類國際學校,在深圳,后者與前者相比數量多得多。當下對國際學校的評價,尚沒有一個權威標準,評價體系的缺少,導致不少學校在師資上把關不嚴,辦學上也不盡規范,在宣傳上也偏重于強調學校的名校升學率。去年,教育部下屬的一個非官方機構曾經搞過一個類似于國際學校辦學資質的認可,但那個還是商業屬性偏多。

    其實制定國際學校的評價體系本身就是件復雜的事,不同國家的升學課程主打的特色是不一樣的,很難去統一評判。由國家教育機構牽頭來做評價體系當然最具權威性,但歷時會很漫長,于是在評價相對空白的情況下,媒體作為第三方出來做一個梳理還是很有意義。媒體它是一個公共平臺,它的評選也包含了一些公認的標準,在當下還是具有公信度,對家長的選擇還是有一定指導意義的。

    H

    在機構教育屬性不明顯的情況下,只能從企業屬性去評價

    顧為民南都學習智庫專家、深圳市學前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

    自2001年第一家早教機構落戶深圳,早教行業發展到現在還可以稱之為一個新興行業,大家依然在摸著石頭過河。目前,深圳的早教機構雖然多達數百家,但卻并不屬于教育局學前管理的范疇,市場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準入機制,你說要對它建立一個評價體系,我覺得這個是有難度的。

    早教與義務教育階段不同,它沒有一個量化的標準來考量,不同的早教機構主打的特色不同,家長在選擇早教機構的時候側重點也不一樣,有的就只想給孩子提供一個“社交圈”,有的是真想開發智力。一個是賣蘋果,一個是賣梨,怎么去評價?沒有一個萬能的標準。當然,在去年深圳出了某早教機構“跑單”事件后,社會確實在呼吁要將這個行業納入到教育行業進行監管,但是不是所有事件納入到政府的范疇就能發展好呢?我看不一定。根據我的了解,家長在選擇早教機構的時候并不是沒有頭腦的,他們都知道自己想培養孩子什么,自然會去了解相應的機構特點。所以我認為,按現狀來看,如果早教機構教育的屬性不是特別明顯,你去做評價,那就更多的是從企業屬性去著手。當然,其實最省事的方法,還是一句話“父母始終是孩子最重要的教育者”。

    采寫:南都記者周正陽 晏嬋嬋

 
 
————————————————————————————————————————————————
 
 

用民國校歌校訓啟迪當下教育
集民國時期校歌校訓之大成《弦歌不輟》在深首發,引發深圳教育與文化界熱議

日期:[2010年12月14日]  版次:[SD01]  版名:[深圳讀本 學習周刊]  稿源:[南方都市報]   

 

網址:http://epaper.oeeee.com/E/html/2010-12/14/content_1251480.htm

 

 
<p>    當下很多教育問題可在《弦歌不輟》中找到答案。 南都記者 謝湘南 攝</p>

    當下很多教育問題可在《弦歌不輟》中找到答案。 南都記者 謝湘南 攝

    12月9日,由寶安區國學教育研究會主編,唐冬眉編撰,花城出版社出版的《弦歌不輟——— 民國時期校歌校訓》在深圳舉行首發。這本裝幀大氣古樸的書收錄了民國時期154所高校的校歌及許多省份有代表性中小學的校歌校訓,是目前最為齊全、最有文獻價值的一本集子。

    事實上,近期國內校園正刮著一股強烈的“民國風”,由上海科技文獻出版社影印出版的1932年初版、葉圣陶等主編的《開明國語課本》不僅廣受好評,而且引發熱銷。有專家認為,民國所倡導“獨立的學術理念,自由的精神”正在復原中,重新審視民國時期的教育,對當下能夠起到莫大的啟發作用。

    校歌校訓體現教育理念

    深圳大學文學院黨委書記、教授沈金浩認為:“民國時期的校歌尤其有特殊意義,它們承載了傳統文化,是優秀傳統文化的延續。此時期的校歌語言古雅,育人為本,尤其注重人格培養。不僅有著學校的個性,育人的目標也涵蓋其中。我們當今辦教育者應好好借鑒和參考。”

    據了解,民國時期,從教育行政部門到各大中小學校,對編寫校歌校訓極為重視。1938年,民國政府教育部曾令各校將所編校歌送教育部備案。次年,教育部曾將“禮義廉恥”定為全國大中小學校共同校訓。許多聲譽卓著的名流都曾為各校主筆撰寫校歌歌詞,如蔡元培、黃炎培、胡適、張瀾等。許多著名音樂家,如聶耳、李叔同、趙元任、蕭友梅等,都曾為校歌譜曲。

    《弦歌不輟》收集的校歌中,有一首《警醒歌》,據稱是中國第一校歌,是張煥綸為南洋公學師范院撰寫。與會專家指出,這一批校歌、校訓是歷史的回聲,也是文化的瑰寶。重溫那個時代的鏗鏘之聲,一聲厚重的歷史積淀令人思索,其間所傳承的儒家文化、所倡導的思想獨立精神、追求真理的意識、激發民族精神的理念,如黃鐘大呂,振聾發聵。

    可從民國教育中找立德標準

    為什么中國大學的研究生、論文在數量上堪稱世界之最,但是過去了幾十年,卻沒有產生大師?深圳大學文學院教授湯奇云表示,一定程度上可以在《弦歌不輟》中找到答案。他告訴南都記者:“我教過三個大學,讀過三所大學,卻沒有一所學校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沒聽過一首校歌。我們今天受教育的場所,已無法同民國時代的文化氣場相提并論。”

    民國時期是一個國窮民弱的時期,困難到沒有經費了,只能把學校房子上的鐵皮賣掉辦教育。可當時一直是中國歷史上文藝復興時期。湯奇云認為:“顯然,這與民國的小學、大學、中學通過校訓校歌、通過吟哦和歌唱來磨礪人的意志不無關系。”

    然而,湯奇云指出,當下的學校,一無校歌,校訓也只是口號,如上進、求實等虛夸的口號。但口號是某時某地的態度而已,不能替代校訓校歌,應該是永久的人的品行的體現。“深圳在進行特色教育,同樣是一個大空的形式。如,‘立德’,立什么德?要搞特色教育,應當看看《弦歌不輟》,看看他們起到一個什么樣的標桿。”

    我們的教育在退化嗎?

    近期,不管是校歌校訓,還是教材,“民國風”掀起了一陣熱潮,但具體來講,“民國”指的是什么?文化學者鄧康延表示:“民國就是‘獨立的學術理念,自由的精神’。民國的精神就是校長敢說真話,這就是一種精神。領導讓校長上臺,讓人感動。民國時期尊重教育,每個學生都是學校的一員,1919年時學生鬧事,蔡元培即便不贊同,一旦抓學生,他卻敢于擔當。”

    鄧康延一針見血指出,民國時期,清風不敢亂翻書時,都敢說真話,而今卻無法做到這一點,“在老課本里面,有太多讓我們反思的問題”。曾有學者提到:“我們都覺得生活得太晚,沒有趕到民國的時代。”鄧表示,確實如此,“他們的嫻熟端莊淡雅,我們要學習,是當年精神的一個側影。即使當時半白半文的話,我們都覺得非常有味道。說明了我們的教育其實不是在進步,而是在退化”。

    民國教材為什么受歡迎?

    “民國風”越刮越烈,盡管也受到一些“非議”,但是深圳市教育局語文教研室專家認為,民國時期的教材有童趣,有國學色彩,更多地浸潤了傳統文化,和平大氣,注重傳授做人之道,適應學習心理,受到追捧不無道理。

    “現在的大環境太浮躁,雖然民國時期戰亂不斷,但編教材的環境卻可能比現在還好。”南都學習智庫專家、語文教育家程少堂指出,“所以那時的編者能夠靜下心來,教材的質量也相對比較高。”再次,民國時期的編者不少是文學大師,比如葉圣陶、朱自清等,“他們不僅在教育史上屬于一流,而且文學造詣極高,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國學功底深厚,都是現代編者所不能比擬的”。

    另外,程少堂認為:“民國時期的編者往往有豐富的實際教學經驗,不僅教過小學、中學,不像現在一些編者往往是閉門造車,而有經驗的卻沒有理論水平。”但是在程少堂看來,“最重要的是,當時的編者很多是真正的教育家,不帶功利目的,把教育當成偉大的事業”。

    采寫:南都記者 潘奮圖

 

———————————————————————————————————————————

 

“學習智庫”整合教育資源 突破深圳教育培訓行業發展瓶頸

 

日期:[2010年3月30日]  版次:[SD03]  版名:[深圳讀本 學習周刊]  稿源:[南方都市報]   

網址:http://epaper.oeeee.com/E/html/2010-03/30/content_1041666.htm

 

 
<p>    《學習周刊》智庫將致力于創建溝通平臺,打造教育領域的品牌智庫。</p>

    《學習周刊》智庫將致力于創建溝通平臺,打造教育領域的品牌智庫。

    聚焦

    FOCUS

    如何讓專家智慧和政府決策更好地融合貫通?如何讓教育行業的高手現身說法大展身手?如何利用新媒體平臺把民間點子廣泛集納?一系列的問號催生了“學習智庫”。4月8日,南方都市報學習周刊智庫將宣布成立,并舉行智庫專家授牌儀式。由教育培訓界權威人士組建的權威平臺指點教育迷津,這在深圳業界還是首次。據記者觀察,深圳教育培訓行業近年來出現信息披露不實、平臺缺位和權威失聲等諸多弊病,而行業規范也亟待完善。面對教育培訓行業全新的發展挑戰和機遇,深圳的培訓行業應如何應對?深圳培訓行業未來的發展之路在何方?在不少業內高手看來,“學習智庫”將有望通過媒體平臺的強大效應,提升深圳教育軟實力。

    A

    數十名業內高手

    指點深圳教育迷津

    歷 經 了 金 融 危 機 的 風 雨 洗禮,今年深圳的教育培訓行業更加成熟、更加人性化及市場化。不過,平臺的缺位和權威的失聲讓深圳教育行業一直處于“零散”狀態。由本報學習周刊倡導發起的學習智庫,將在最大程度上彌補這個缺憾。

    據記者了解,學習智庫平臺覆蓋深圳教育培訓行業的各大領域,包括了學歷類、管理類、自考成教類、留學移民類、外語培訓類以及學校機構等。目前,首批智庫專家團隊已經到位,包括柏泰教育、書城培訓中心、深圳國際預科學院、澳德華出國、石巖公學、寧遠教育集團(南開學校)、深德技工學校等在內的深圳教育培訓界的多面“旗幟”。同時,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學院、E F、新東方、邦德教育、啟德教育、環球數碼、北大青鳥等本土知名教育機構的核心人物也有望進入本報的智庫團。屆時,數十名業內權威高手將聯手為深圳教育行業問題指點迷津。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實際上深圳教育界不乏運作成功的行業模式,并曾經推而廣之影響全國,像1995年左右扎根深圳的匯才和2003年誕生于深圳的聚成。前者經歷了12年的發展,全國大約7家公司,后者4年時間,全國派生了36家分公司和50多家分支機構,真正掀起了中國培訓的“時尚潮流”。

    經過多年的沉淀,深圳教育培訓業已經形成了初步的市場結構,各類培訓機構不斷增加,培訓內容也日臻豐富,但仍存在著許多亟待解決的問題。澳德華總經理謝炎武認為,對于老百姓而言,現在深圳教育行業的主要問題是,出現了很多不實在的報道或者夸大的廣告,或者不是很全面的信息披露,這對于讀者來說起到不良的引導。據記者了解,目前深圳的培訓行業存在大量魚龍混雜、漫天要價的不良現象,很多消費者出現了盲目消費無效充電的現象,讓一些不法機構乘虛而入,攪亂了市場秩序,甚至引發了一場場危機。

    最近一年來,深圳一些教育培訓機構頻陷品牌“倒閉門”。本土最早的高端英語招牌C O M-C O M英語忽然宣布“停課”、靈格風英語在深圳關門……一系列事件折射出深圳市場的不成熟和不規范之癢。

    一位不愿具名的深圳教育專家說:“我們很遺憾發現,在全國性知名教育品牌當中,如新東方、環球雅思、北大青鳥、游戲學院、華爾街英語、昂立教育、新世界教育等等,深圳本土全國性機構除了山木培訓外,幾乎數不出來。而對于區域性的機構,北京、上海、廣州的培訓機構的綜合實力非常值得深圳機構學習。”

    據記者觀察,深圳一直缺乏權威的教育平臺,對內難以整合資源打造品牌,對外無法關注民生服務行業,成為深圳教育培訓行業的最大瓶頸。

    B

    “學習智庫”將提升

    深圳教育軟實力

    面對這些深圳的“疑難雜癥”,南都“學習智庫”將進行一次有效的資源整合和共享,通過搭建平臺樹立權威,為讀者傳達正確信息和聲音,促成行業的規范和企業間的良性競爭,并設立一個有效的建言平臺與主管部門進行對接。在相關主管部門的監督指導下,實現行業自律,對不良現象進行清理整頓,以便使培訓行業走向良性循環,向著專業化、標準化、產業化的方向發展,共同造就深圳培訓市場的良好環境。

    記者還獲悉,南都“學習周刊智庫”的規模和名單將不斷擴大,并會定期或不定期地舉辦線上或線下活動,時時關注深圳乃至全國培訓行業動態,分析培訓行業未來走向及投資前景,最大程 度 發 揮 智 庫 專 家 的 “ 智 囊 力量”,提升深圳教育的軟實力。

    深圳國際預科學院院長傅騰霄對于智庫的倡議表示出熱情。他根據自己在教育界10多年的經驗提出建言:要不斷根據社會大眾需要經常性或者定期性舉辦有關活動,更好傳達教育信息和理念。其次可以采取多種形式,通過報紙,有時也可以通過市民講堂之類的形式,甚至把廣播、電視、報紙和網絡都綜合起來進行立體傳播,效果會更好,更容易產生彼此互動。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當前正 是 深 圳 教 育 行 業 風 起 云 涌 時期,面臨著一個全新的發展機遇和挑戰。除了對培訓行業進行規范和監管外,培訓機構自身也要立 足 長 遠 , 不 能 只 盯 著 眼 前 利益。有專家預測,未來幾年里,將會是教育培訓機構的整合期,培訓機構數量會減少,到時深圳教育培訓業將迎來一個品牌化、口碑化的時代。“學習智庫”的參與,對深圳教育行業的發展趨勢將有積極影響。

    專家說法

    智庫平臺

    對民辦學校來講意義重大

    李涴林 深德技工學校校長

    我認為這個平臺對于民辦學校來講意義重大。從我們學校角度講,深德技校對于深圳人的意義在于引導人們重新審視傳統的普通教育,讓更多人認識到教育多樣性的重要意義。但是作為校方,我們以培養學生、設置課程為主要工作方向。在樹立民辦教育意識方面,明顯遜色于媒體的影響。我相信不僅是我們民辦技工學校,還有更多的民辦學校都會想借“智囊團”的名義發聲,讓社會各界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和接受民辦職業教育,讓大眾知曉職業教育、技工教育與普通教育一樣,也可以幫助青少年成才,并且職業技術學校的學生是真正將理論與實踐貫于一通的學習者,他們擁有一技之長,不僅暢通了自身就業的道路,而且還成為經濟建設急需的人才。

    這個平臺可以成為民辦教育、職業教育等的“公告欄”,讓更多的學員和家長了解學術改革前沿的動態新聞。通過各界專家的講解,讓大家了解最新職業技能鑒定考證的情況;針對熱點新聞事件,通過各方專家的點評,讓更多人了解民辦職業教育發展;從另一方面講,各民辦職業培訓學校也能因此努力提升自己的教學質量,讓社會監督實踐教學。順應教育環境新形勢要求,進一步創建優質教育環境,打造精品教學品牌。

    利用新聞媒體的

    “專家團”更有效果

    傅騰霄 國際預科學院院長

    南都作為深圳主流媒體更容易發現社會熱點問題。現在考慮這樣一個學習智庫,我覺得是很必要的。從出國留學來講,當前留學市場一方面比較火熱,另一方面確實有很多家長在這方面比較困惑,因為這里的宣傳廣告多,教育展、論壇滿天飛,有一些主要信息是真實的,但也不排除有一些有誤導。這個領域跟其他學習領域一樣,都需要進行規范,將一些真實的東西給家長學生。比如說,政府出臺政策,還有教育部的預警,都很重要。但是光靠這個還不夠,家長需要信息、常識、建議,還有具體在出國留學方面的想法,我覺得這些都是非常需要的。比如說,現在深圳出國留學有低齡化趨勢。一些小學、初中畢業就想送走了,因為高中學位緊缺。那么這個時候家長很困惑:如何選擇出國的國家和專業,這些都需要真正的專家提出好建議。800年前,當英國牛津大學成立不久的時候,他們就做過一個工作:每周對公眾進行講座,提供知識的教育信息幫助群眾。他們當時受到群眾的熱烈歡迎。但是,光學校做還不夠,南都作為媒體更有獨特優勢,利用新聞媒體的“專家團”更有效果。其實深圳不缺專家,因為所謂的專家滿天飛,他們容易從自身商業利益出發。我們這個平臺要匯聚的是真正的專家,不僅權威,而且不帶私心。

    深圳教育行業

    亟待正面和正確的聲音

    謝炎武 澳德華總經理

    深圳教育培訓行業目前存在一些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比如不實在的報道或者夸大的廣告,或者不是很全面的信息披露。讀者不一定知道,但行業人士肯定知道內幕,這就造成了客觀信息的不對等。所以南都組建學習周刊“智庫”是及時之舉,雖然還是剛剛開始的摸索階段,但在業內是獨一無二的。

    我覺得有權威的媒體號召力,才能組織業內有知名度的或者專業性人才聚集在一起,是一種很好的舉措。媒體首先要傳達國家政策,起到信息披露的作用,其次是正確引導,這是媒體的義務。像學習周刊非常重要的是對讀者的引導作用。成立專家智庫,在大家共同努力下,首先有了真正的引導,集中專家力量對行業進行正面和正確的分析導向。其二通過智庫有創新的東西,比如與有影響力的媒體聯合起來,使行業規范和發展。在我的想象里可以起到這幾方面的作用。

    如果智庫成立起來,我希望能夠做很多實事,不定期搞一些組織討論,經常走在一起碰撞,針對不同行業領域發出正面和正確的聲音,引導讀者,規范市場的良性競爭,甚至通過南都搭建和監管部門對話的通道。

    智庫專家是

    導航員、解說員和小幫手

    陳小虎 柏泰教育自考培訓專家

    我對學習周刊智庫有以下四點想法,學習周刊的智庫專家應該充當行業導航員的角色,我們要有所擔當,敢于發表自己的教育培訓理論及看法,通過智庫這個平臺,我們可以及時將自學考試的政策做出準確的詮釋,引導考生;其次,我建議南都可以開設個行業討論版,通過各培訓學校、培訓老師的辯論及交流,大家互通有無,以辯論求真知,以掌握最新行業動態;然后,智庫團隊還應該擔負“解說員”的作用,我們通過智庫專家的嘴,以權威的姿態對新開考專業、名牌專業及時進行解讀,引導考生報考,避免報考盲點及選擇專業的誤區;相關版面的內容還應該介紹自學考試的學習、應考辦法,幫助考生順利通過考試,順利獲取畢業證書,這些實用型指導科目才是考生最關心、關注的內容。最后我認為,學習周刊應該就“智庫”專家開設新版,解答考生在應考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及時和讀者進行互動。

    我相信,通過媒體與學校、培訓機構的互動,我們會取得雙贏的局面。希望學習周刊的智庫能超越我們學校在自考行業“準高校”辦學模式的影響,讓學員們在學習、復習及備考的過程中感受到專家們的提點和幫助,能享受到更多的人文關懷。

    智庫的突出優勢是

    整合教育資源

    張凱 華杰M BA培訓首席架構師

    深圳的M BA畢業生越來越多了。以華杰M BA為例,近10年以年增長100%的速度發展,深圳不僅創造了白領再學習市場的奇跡,也創造了國內同行業發展的傳奇。相較于M B A的迅猛發展,深圳缺少一股把所有M BA資源整合在一起的力量。目前我們機構主要是做M B A考前培訓及商學院M B A的推廣,如果M B A宣傳這塊能有個更權威的平臺就更能適應市場的快速發展,而南都智庫的成立就是一個極好的平臺。

    無論是MB A培訓還是其他行 業 培 訓 ,最 重 要 的 是 資 源 。M BA教學尤其如此,M BA教學重視 案 例 教 學 。我 之 前 曾 說 過 ,MB A教學前提是一定要和深圳本地特色結合起來,否則就是紙上談兵。國內M B A教學者為什么會重視深圳市場,因為他們更樂于開拓自己教學的市場、積累案例資源,學生就是最好的案例庫。既然如此,深圳M B A教育界更應該利用好南都的智庫優勢,搞一場實用學習的革命。我總結過,在職中層學習現從粗放性向精細化、模塊化方向發展,單純的書本教學已經不能滿足中高層管理者的求學需求。我們要通過智庫向廣大潛在MB A學員傳遞一種聲音,讓他們知曉自己的核心價值觀,讓學生們感受到一種生而為贏的生活態度。未來,我們可以通過 學 習 版 面 開 拓 報 道 深 圳 各M B A高校的教育教學活動,組織老師和學生之間進行交流。

    學習周刊智庫首批專家名單

    付騰宵 深圳國際預科學院院長

    許政瑯 深圳教育國際交流學院

    執行院長

    周素瓊 啟德教育副總經理

    董存國 富源教育中心院長

    蔣 濤 弘仁文化總經理

    謝炎武 澳德華總經理

    黃鵬翔 A A A國際語言中心

    (法語)校長

    董曉霖 美聯國際英語助理品牌

    經理

    陳小虎 柏泰教育自考培訓專家

    楊 揚 書城培訓中心

    楊文明 深圳職業技術學院

    殷 剛 深圳市招生考試辦公室

    副主任

    于長江 社會學家,北大深圳學

    院院長助理

    程少堂 語文教育家,語文味教

    學創始人

    嚴凌君 語文教育家,育才中學

    教師

    周 杰 清華實驗學校校長

    朱文彥 石巖公學校長

    謝一凡 寧遠教育集團(南開學

    校)校長

    宣紹鏞 深圳深美國際學校副董

    事長、校委會主任

    汪繼威 深圳市教育學會秘書長

    劉詩佳 美中學校副校長

    李涴林 深德技工學校校長

    許一帆 南山區環球數碼培訓學

    校市場總監

    金 雨 北大青鳥(嘉華)校長

    李振舟 匯眾益智職業培訓學校

    校長

    韓名羲 華育國際校長

    學習周刊記者 盧亮 董馨

————————————————————————————————————————————————
 
 
 

將“魯迅難懂”作為調整理由,有誤導性

 

日期:[2010年9月14日]  版次:[SD04]  版名:[深圳讀本 學習周刊]  稿源:[南方都市報]   

 
<p>    程少堂 南都學習智庫專家、語文教育家</p>

    程少堂 南都學習智庫專家、語文教育家

    近日,有媒體報道,2010年全國各地中學語文教材內容出現較大調整,其中,魯迅的《藥》、《阿Q正傳》、《紀念劉和珍君》等多篇作品被刪除,廣東版也有所保留地將《藥》換成《祝福》。這兩年來關于魯迅的作品是否已經過時、對中學生是否太難懂的爭議早就不斷出現。陪伴了幾代人成長的魯迅,似乎正面臨著去留的尷尬。不過,深圳市教育局語文教研室專家、曾參與語文課本編寫的程少堂表示,調整完全正常,魯迅地位無可代替,沒必要聯想太多。

    魯迅不可能從課本里消失?

    “首先,中學課本變化本身無可厚非,語文教材起到了傳遞價值觀的作用,所以必須要根據時代做出相應調整。”程少堂向南都記者表示,每個時代的意識形態都不一樣,所強調的方面也有不同。他舉例說明,如上世紀80年代剛改革開放強調的是發展,而現在是和諧。但整體來看,魯迅在課本中的分量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化。

    程少堂表示,魯迅偉大是因為他有直抵人心的批判力量,他對人、社會、民族有著深邃的思考,他的不少作品均是超越時代的不朽名篇,魯迅的文化、社會價值之高是不可能從課本上消失的。“魯迅不僅被毛澤東高度評價,甚至連蔣介石、張學良等也十分看重。現在編教材的文人、學者敢怠慢魯迅嗎?”

    現在有些作品經過長時間的沉淀,稍微調整一下就會引起輿論廣泛關注,不過,程少堂稱,在語文教學界內部看來,調整是正常不過的事情,“倒是教學界以外聲音比較多。人們關心的往往不是語文本身,而是背后可能會出現政治動向的變化。”

    程少堂透露,動向或多或少肯定存在,但不是關鍵,因為有一點是不能忽視的,“現在只要符合課標精神的作品都可以選進教材,編寫者的自由度也是很大的。編者不一樣,內容自然也不盡相同,課標也沒有對作品做出嚴格的限定。”也就是說,選什么作品跟編者們的審美、價值取向有很大關系,如“廣東版的語文課本選材素來比較新穎,而人教版的就顯得更加穩重一些。”

    課本調整只因魯迅難懂?

    魯迅確實難懂是不爭的事情,中學生當中有句順口溜,“一怕文言文,二怕作文,三怕周樹人。”人教版高中語文教材執行主編溫儒敏也稱,“魯迅先生的一些作品對于現在的中學生來說,可能太深了,他們讀起來不容易懂。”

    然而,程少堂認為,如果將“魯迅難懂”作為調整的理由,這是有誤導性的。“首先,魯迅是文學家、作家,但他更多的時候是思想家,他之所以屬于一流,并非僅是因為他的文筆,而是他的思想。”

    程進一步表示,“現在的小孩與‘文革’甚至更早些時候的相比,閱讀量不知增加了多少,閱讀能力是呈整體上升的趨勢,因此現在的中學生是完全有能力讀懂魯迅的。”而且正因為“難懂”,所以才需要拿到課堂上由老師講解,否則就是舍本求末。“另外,現在西方現代派的有些作品從形式到內容上也很晦澀難懂,為什么還要選它們呢?”

    “我們選作品的時候優先考慮的是‘文質兼美’。”程少堂透露,“內容與形式都要出色的。一方面看文學藝術的成就,另一方面看觀點是否積極、明朗。盡管一些低沉、灰暗的作品也會選,但是不宜過多,畢竟課本是給孩子看的。比如,魯迅看人看得太深,一下子就把人性的丑惡面揭露出來了。”

    至于深圳學生使用的廣東版語文教材,為何把《藥》換成《祝福》呢?程少堂介紹,主要是編寫者有不同的審美取向。《藥》“明暗”兩條線索并行的寫作手法是文學史的典范之作,但現在的編者卻認為,《祝福》對祥林嫂的細節白描更生動,人物更典型,而且其中也有《藥》要表達的理念,“盡管兩篇作品都非常出色,但不能多選,適當換換臉孔也未嘗不可。”

    采寫:南都記者 潘奮圖

                                   

 

—————————————————————————————————————————————

 

(堂按:《南方都市報》在這次智庫專家授牌儀式上,用ppt對首批智庫專家作了介紹,他們介紹我和嚴凌君老師時用了“語文教育家”字眼。我發言時首先對稱我為“語文教育家”表示不敢當,我的原話是“一聽介紹我是語文教育家我嚇了一跳”,順便也說了嚴凌君老師可能也不敢當,我說自己只是一個“語文教育研究專家”。我發言的主題是“深圳呼喚教育家”,我認為深圳建市30年了,有經濟改革家,有一流企業家,但是沒有教育家。今天《南方都市報》發表這次授牌儀式的報道時,吸收了我的意見,在《學習周刊》編輯總監 謝湘南寫的“前言”中,將嚴凌君老師改稱為“深圳本土語文教育研究家嚴凌君”,但是他們可能忘了將介紹我的“語文教育家程少堂”字眼改過來。特此說明。)

2010年4月13日

打造一批有權威且愿意為深圳教育義務服務的專家

摘要:平臺的缺位和權威的失聲讓深圳教育行業一直處于“零散”狀態,由南都《學習周刊》倡導發起的學習智庫,有望在最大程度彌補這個缺憾。上周,南方都市報在深圳海景酒店舉行學習智庫授牌儀式。
 
    《學習周刊》智庫專家團隊,覆蓋深圳教育各個領域。

 

    

    專家代表程少堂在成立儀式上發言。

    深圳美中學校的師生代表在現場表演助興。

    ●《學習周刊》編輯總監 謝湘南

    在《學習周刊》智庫成立及授牌儀式上,深圳本土語文教育研究家嚴凌君向我(同樣是向《學習周刊》)提了三點期望。他說,希望在《學習周刊》的引領下,能改變些許當下教育的現狀。一、要讓教育有文化;二、要讓教育講科學;三、要讓教育有激情。誠如斯言,這確實也是《學習周刊》所要努力追求的。改變當下教育的機械性、盲目性、功利性及反智傾向,影響學習風氣及教育趨勢,能如另一位本土語文教育研究家程少堂所說,通過學習智庫平臺的建立,使學校和社會教育進入追求制度文化、價值觀文化的層次。然而,這談何容易?這不僅是媒體所要負的責任,也是教育機構、學校、家庭及每個社會人都應該來參與的一件事。只有全社會進行合力,這一目標或許能盡快地實現。而《學習周刊》智庫的成立,算是邁出了第一步。這一步是激情的表現,也是作為媒體所努力擔當社會責任的體現。如何將這股激情形成真正影響教育的力量,還需要更多的人來積極參與。

聚焦

    FOCUS

    平臺的缺位和權威的失聲讓深圳教育行業一直處于“零散”狀態,由南都《學習周刊》倡導發起的學習智庫,有望在最大程度彌補這個缺憾。上周,南方都市報在深圳海景酒店舉行學習智庫授牌儀式。來自留學移民類、語言培訓類、學校類、學歷類、職業培訓類、職業規劃類以及社會教育等幾大領域的32位業界精英和社會教育專家代表進入南都首批學習智庫名單,彰顯南都專家平臺的客觀性和權威性。從現在開始,這些高手將通過媒體平臺的強大效應,聯合為深圳教育行業現身說法,發出權威正確的聲音,同時構建和諧有序的競爭環境,為政府的相關決策建言,贏得推動行業發展的話語權,最終提升深圳教育的軟實力。

    1首批智庫專家名單塵埃落定,為深圳教育現狀紛紛指點迷津

    記者從授牌儀式現場看到,首批學習智庫專家團隊已經正式成立,覆蓋深圳教育培訓行業的各大領域,包括了留學移民類、語言培訓類、學校類、學歷類、職業培訓類、職業規劃類以及社會教育等板塊的32位核心人物進入本報學習智庫團,其中書城培訓中心、國際預科學院、澳德華出國、新東方學校、邦德教育、啟德教育、深德技工學校等深圳知名教育“旗幟”的相關專家都“榜上有名”。據記者觀察,由媒體倡導組建教育培訓界人士權威平臺,在這深圳業界還是首次。從現在開始,這數十名業內高手將聯合為深圳教育行業指點迷津。

    近年來,歷經了風雨洗滌的深圳教育培訓業已經形成了初步的市場結構,各類培訓機構不斷增加,培訓內容也日臻豐富,行業更加成熟、更加人性化及市場化但仍存在著許多亟待解決的問題。據悉,深圳教育培訓行業近年來出現信息披露不實、平臺缺位和權威失聲等諸多弊病,而行業規范也亟待完善。面對教育培訓行業全新的發展挑戰和機遇,有識之士提出了“深圳教育培訓未來的發展之路在何方”的思考。

    在這樣的背景下,南都學習智庫在授牌現場獲得了深圳教育專家們的一致認同,不少教育機構的老總紛紛上臺暢言,并就“智庫如何發揮效應”提出了建設性的理念。

    深圳教育界專家、國際預科學院院長傅騰霄在會上坦言,自己數十年教學生涯獲得了不少榮譽,但格外珍惜這次來自南都的“授牌”。他認為,今后學習智庫可以立體化地整合教育資源,發揮紙媒的最大效益。不僅通過報紙,也通過市民講壇之類的形式,甚至把廣播、電視、網絡都整合進來,進行立體傳播,更容易產生彼此的互動。“我覺得在全國的紙媒都還做得不夠,南都可以試點。”傅騰霄表示,“如果需要演講廳等場地,國際預科學院愿意提供支持。”他還進一步提出建議,“可嘗試為智庫專家開辟專欄,寫出有影響力的好文章。這些文章不能陳詞濫調,理論上要有科學性和前瞻性、公平性,從而使文章具有權威性。因此我們需要打造一批有權威而且愿意為深圳教育行業義務服務的專家。”

    深德技工學校校長李婉林十分認同創建學習智庫的創新思維,他認為南都作為深圳主流媒體更容易發現社會熱點問題,希望今后這個教育平臺能夠成為“創新生活引領者、文明生活推廣者和未來教育的開創者。”甚至有專家提到,“要有目的、有計劃地培養一支明星讀者隊伍,從而進一步擴大報紙影響,有利于報紙的不斷改革和提升。”

    現場的有識之士普遍認為,“學習智庫”有望通過媒體平臺的強大效應,發出權威正確的聲音,構建和諧有序的競爭環境,贏得推動行業發展的話語權,最終提升深圳教育的軟實力。

    2社會教育學者加入學習智庫,彰顯南都平臺客觀性

    值得關注的是,來自深圳的一些社會教育學者也加入了首批學習智庫的名單,包括社會學家、北大深圳研究生院人文學院副院長于長江、廣東教育學會副秘書長汪繼威、“語文味”教學創始人程少堂、深圳語文教育家嚴凌君以及暨南大學深圳校友會秘書長陳嘉映等在內的深圳教育界的知名人士,讓南都的專家平臺更顯客觀性和公正性。

    語文教育家程少堂十分認同學習智庫平臺對于塑造深圳教育家的重大意義。在他看來,“深圳教育最不缺的是錢。深圳市民是中國最富有的群體之一。父母讓孩子出國往往是不惜血本。深圳對教育制度、方式方法也有自己的探索,這也是深圳不缺的。”但是,深圳依然有巨大的缺憾。程少堂說,深圳30年的特區發展給全國提供了很多經濟改革的典范,產生了一批經濟改革家,一流企業家,但是教育上的貢獻基本沒有或者非常少,他覺得深圳最缺的是對教育文化理念的追求,深圳缺乏自己的教育家。他認為,“在追逐市場和功利之后,深圳的教育要上升到追求制度文化和價值觀文化的層面。爭取在三代人之內,讓深圳擁有自己的學校教育家和社會教育家。”

      “深圳一直缺乏權威的教育平臺,對內難以整合資源打造品牌,對外無法關注民生服務行業,成為深圳教育行業的最大瓶頸。”南都城市雜志中心深圳專刊部主任南島在闡釋“學習智庫”時認為,將進行一次有效的資源整合和共享,通過搭建平臺樹立權威,為讀者傳達正確信息和聲音,促成行業的規范和企業間的良性競爭,并設立一個有效的建言平臺與主管部門進行對接,最大程度發揮智庫專家的“智囊力量”,實現行業自律,對不良現象進行清理整頓,以便使培訓行業走向良性循環,造就深圳培訓市場的良好環境。

    學習周刊記者 盧亮

    攝影 胡可

——————————————————————————————————————————————

 

 

    

 

 

 


最后更新[2012-4-22]

   

 
 
 
 

最后更新[2017-5-10]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 友情鏈接:
語文教學資源 三人行中學語文 五石軒 高考168 三槐居 語文潮
中學語文在線
課件庫 一代互聯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
w66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