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高級
 本站專題
 · 語文味集錦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率性寫吧少堂志林
文章標題: 《梁青:發現語文新大陸(程少堂研究)》
     閱讀次數:4801
 版權申明:本站發布的原創文章或作品版權歸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系,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梁青:發現語文新大陸(程少堂研究)

少堂志林(224):發現語文新大陸(程少堂研究)

 2015-8-1 09:52 |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2015819:35按:某著名出版社即將出版《新世紀語文名師教學智慧研究》叢書,叢書主編給本人發來了約稿函。據約稿函介紹,《新世紀語文名師教學智慧研究》叢書聚焦目前仍活躍在我國語文教學、語文課改第一線的著名語文教師,深入研究他們在教學內容的呈現、教學方法的選擇、教學過程的組織、個性化策略的應用等方面呈現出的種種智慧。該書展示的是語文名師教學智慧的結晶,這樣的結晶既是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新課改以來語文教育改革的重要成就,更是廣大教師求之若渴的珍寶,因為它可以照亮每一位語文教師的事業之路,讓語文教育、讓教師生活變得更具價值和魅力。《新世紀語文名師教學智慧研究》分中學卷(上下)、小學卷共3冊。每冊選取10位名師作為研究對象,每冊10章,一位名師一個章節,每章20000字。文章的結構框架也是約稿函規定的統一模式。

由于我忙于其他書稿,本人的這一章,我委托廣州梁青老師(程少堂語文味工作室骨干成員、《語文味教學法》副主編)執筆。梁青老師昨日按時在約稿函規定的截稿日交出近30000字的稿子。她的稿子寫的很好,我只是做了少量文字潤飾和刪節。刪節后全文仍有26000余字。

201587日,是先父去世五周年忌日。謹以此文,敬獻給先父在天之靈。



發現語文新大陸

—— 程少堂語文味教學理論與實踐探索智慧藝術之研究

 

作者:梁青

(廣州市培正中學,語文味工作室骨干成員)

 

程少堂很喜歡也經常引用哈代的一句名言:“呼喚和被呼喚的很難應答。” 可是這世界上,確有一些事情的發生頗具靈性,有時甚至讓人感覺那分明是一種冥冥中的命中注定。

在這篇文章開頭,讓我們先設想一下,如果沒有程少堂上世紀末與本世紀初在精神的世界和語文味做了一次金風玉露般的邂逅與結緣,21世紀初葉的中國語文教育發展史,會橫空出世誕生一種革命性的表現性教學理論——語文味教學理論和語文味教學法嗎?

回答簡截而明了:不能。

 

 

第一節 程少堂檔案

 

程少堂,男,湖北省武漢市(原新洲縣)人,深圳市教育科學研究院中學語文教研員,是廣東省在職教研員中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的社科系列研究員。我國語文界有深廣影響的語文味教學流派創立者,“新生代”名師代表,粵教版新課標高中語文教材分冊主編,全國高校教材《現代教育學》參編者,碩士生導師。

2007年,專著《程少堂講語文》作為華南地區唯一代表入選教育部語文出版社編輯出版的“名師講語文”叢書(全國入選20人)。2009年,教育部《中國教師報》《基礎教育》雜志社舉辦“從課堂里走出的100位教育家——建國六十周年專題活動”,程少堂入選。2010年,四川師大開設“中國當代十大名師教學藝術研究”課程,程少堂入選,這標志著語文味教學理論與實踐探索已成為大學教科書級別的成果。2011年5月,程少堂語文味工作室在深圳市首批教育科研專家工作室評審中榮獲總分第一名。2011年6月30日,程少堂應邀在北大作了題為《從“冷美學”到“熱美學”——以“語文味”為例談中國語文教學美學視界的轉換》的講座,語文味走上北大講壇。2013年5月7日,《南方都市報》發表長篇通訊《朱清時、章必功、程少堂等名字讓深圳教育具備改革銳氣,生動如詩》,該文首段指出:“他們都以卓越的方式在深圳教育史簿上留名。”2014年,全國中語界評選首屆“十大學術領軍人物”, 程少堂入選。2015年5月8日,《南方教育時報》發表整版報道《程少堂:他的語文味正在改變全國》。百度文庫已收錄語文味主題論文數十萬篇。多所高校將語文味和程少堂作為碩士論文選題,其中最重要的是東北師大張巖近30萬字的優秀長篇碩士論文《荒原中的舞者——程少堂語文教育思想研究》2013年在北京正式出版,使程少堂成為我國語文界首位被學者寫成專著系統研究的在職語文名師,自此,程少堂之“讀書——教書——寫書”的人生,向“被別人寫成書”轉變。

 

第二節 語文界的哥倫布

 

程少堂之于中國語文,影響和意義非比尋常。

可以這么說,本世紀初的中國語文界如果沒有程少堂,就不會有太多的驚喜、震蕩與突破,就不會發生根本性的變革。

日本著名平面設計大師原研哉的《設計中的設計》一書中有言:“一個真正的設計師,應該能夠豐富設計這一概念。”(原研哉著《設計中的設計》,朱鍔譯,山東人民出版社,2006年11月版,第1頁)同樣地,一個真正優秀的語文教師,他應該不僅能教學好語文課,而且能夠豐富語文這一概念。

程少堂這一生為語文而來,他發現了語文新大陸,他豐富了語文這一概念。

 

一、2001:語文味元年

2001年,從年歷的一般意義上看也許并沒有太多的特殊性。但對于中國語文界來說,2001年的意義卻非同小可,值得一書。

1.語文味教學思想的誕生

現在,就讓我們回到2001年,一起回想一下那以前全中國的語文教師、全中國的語文課是怎樣教學的。我們是不是無外乎參考教輔資料之后再來設計教學?我們是不是無論如何花樣翻新,都是花拳繡腿表面功夫,總也翻不出真正的新角度、新思想?那究竟為什么我們永遠也走不出設計的藩籬呢?試問,我們的雙腳一直踩在那片舊大陸上,又怎會看到新鮮又迷人的風光呢?

直到2001年3月的一天。那天上午,程少堂在深圳市羅湖區某中學聽課后的評課中,對其中一位老師的課提出了五條優點,在那位老師征求意見時,程少堂提出了一個他自己從沒用過也沒見過的詞:“語文味”。他當時的原話是:“有的教學環節語文味還不夠濃。”這次評課后,程少堂馬上撰文《語文課要教學出語文味》,發表在《語文教學通訊》2001年第17期A刊,這是我國學術界正式提出“語文味”概念和理念,即把“語文味”初步概念化、研究化的第一篇文章。從此,中國語文界誕生了一個充滿中國美學味兒的新名詞——語文味。

2.語文味教學思想誕生的必然性

語文味教學思想的提出,是對當代語文教育思潮的辯證整合。中國當代語文教育史上曾多次展開過關于語文性質的討論。2001年,《語文課程標準》提出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統一是語文學科的基本特點。于是,真正的語文課的謎底因為前人的大量研究而呼之欲出了。正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程少堂開始了語文味的思考,提出了語文教學過程整體美即語文味的和諧統一的學術研究。

語文味教學思想反映了語文教學的內在規律,與新課改語文教改之間具有內在的一致性,它的提出,是對異化了的語文教育進行改造的必然。當今的語文教學,存在著大量不屬于語文的東西(需要說明的是,這并非主張凡是不屬于語文的東西在語文課上都不能教),或把語文課教成其他學科知識的拼盤,或把語文課異化成其他學科的“保姆”,應試化、技術化,使語文教學失去了自由、自我與自尊,機械化與模式化又使它喪失了本真與個性。一個本應是最藝術化最富有情趣的教學領域,變成了枯燥、乏味甚至討厭的代名詞,缺乏甚至沒有語文味的語文課充斥著許多課堂。要改造當今的語文教育,就必須純化語文課本、語文教學過程和語文教學方式方法(需要說明的是,語文味教學流派所主張的“純化語文教學”不是有的專家所主張的狹隘的“純化”)。

語文味教學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有密切關聯,它是對中國古典美學中“滋味”范疇的創造性轉化。我們知道,在審美理論中,所有藝術的最高境界都與詩有關系。而根據中國古典審美理論,詩的最高境界是“有味”即有“詩味”。語文教學既然是一門藝術,它的最高境界也應該是“有味”,那就是“語文味”。語文味正是一種基于漢語言文學特點故而極具中國本土特色的語文教學的美學追求。

3.語文味的第一代表課

2002年4月,也就是在語文味教學思想提出一年之后,程少堂大型公開課《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從<荷花淀>看中國文化》橫空出世,一舉轟動了中語界——這是發現語文新大陸的第一課。

一線教師和業內著名學者,都不約而同用“巨大”來形容這堂《荷花淀》課的深遠影響。成都七中母紅梅老師在網上發表文章評價說:老師這堂課以“理性為壤,詩性為天”,影響十分巨大,甚至因此形成當代中學語文教學的“語文味派”。著名語文教育研究專家、上海師大王榮生教授更是把這堂課的教學實錄放在其主編的《走進課堂——高中語文新課程課例評析》一書的第一篇,并對這堂課給出了極高評價:程少堂的“《荷花淀》課例教學是別開生面的,給我們帶來的沖擊力量是巨大的,對教學改革的突破不但是一般的教學方式的變革,而是‘教學內容的創生’。……執教者程少堂老師致力于打破對《荷花淀》解讀的常規范式,從文化的視角來解讀《荷花淀》,獨具慧眼,有所開掘,有所發現,并且,把它們化為課程內容在課堂上進行生動深入的演繹和妙趣橫生的展開。這堂課,充分體現教師用教材教,而非教教材的教學理念。在這堂課中,課文《荷花淀》在程老師那里只是教學的一個‘腳本’、一種‘道具’、一個隱喻,教學內容主要是由教師開發出來的。正是由于教學內容來自于教師的開發,滲透著教師的獨特感悟、生命體驗,因而教學的過程成為教師生命激活、情感蕩漾、心靈放飛的過程,也由于教師生命情感和心靈的投入與融入,激發并帶動了學生,教師與學生一起進入到一種心智活躍、激情勃發的亢奮狀態,于是,教學過程也就成為師生情感交融、智慧展開的過程。教師是課程資源,學生也是課程資源,這一點在這一堂課中得到生動展示”。(王榮生主編《走進課堂——高中語文新課程課例評析》,高教出版社,2006年7月版,第24頁)

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們重新觀照語文味的這一發軔之作《荷花淀》,依然能強烈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清新之風和攝人心魄的震撼之魅。若想一窺語文味之堂奧,就要反復研究程少堂的代表課《荷花淀》。可以說,《荷花淀》一課幾乎蘊含著語文味全部重要思想與理念的萌芽;或者說,《荷花淀》是印證語文味教學思想理論的一次大膽而成功的實踐,她一舉掙脫了傳統語文教學思想的鎖鏈,是語文味的第一代表課,是語文新大陸的震撼發現,是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奠基之作。我們有理由有信心認為,程少堂的《荷花淀》將成為后人不斷追趕卻無法復制甚至恐怕難以超越的經典之作。

 

二、2007:中國語文教育理論發展史不應忽視的年份

程少堂的《荷花淀》一課開風氣之先,此后,中國語文界再沒有一堂課能夠形成如此巨大的沖擊波,產生如此深遠的影響并引發如此持續熱烈的討論。直到五年之后,也就是2007年4月,程少堂又一扛鼎力之作《在“反英雄”的時代呼喚英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瞻仰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細讀》(以下簡稱《紀念碑》)再次驚艷中語界,《荷花淀》才算有了“接班人”,甚至有一線名師稱之為語文味的“巔峰之作”。于是,2007年的中語界,因為程少堂《紀念碑》一課,再度掀起狂飚。

1.語文味教學思想的研究理路

也許程少堂在主講《荷花淀》時,并沒有很強烈的意識要把他自己的語文味思想理論研究與這一課的教學實踐緊密結合,但聽者分明從中感受到了這堂課上彌漫的濃濃的語文味。這就大大激發了程少堂由此開始的“即器求道,道器合一”的求索之路。

清代史學家章學誠認為:“求道”是治學的目的:“君子即器以明道,將以立乎其大也”;“即器”是治學的方式:“學于形下之器而自達于形上之道”。離器言道、空談義理是不可取的。王國維治戲曲史,也追求道器結合—,于形下之器透現形上之道,又讓形上之道坐實于形下之器,使戲曲這一中華元素從文化事象娓娓道來的展示中得以昭顯。

借鑒先哲,程少堂清醒認識到,語文味教學思想要不斷向前發展,就必須遵循“即器求道,道器合一”的研究理路,語文味理論即道,語文味實踐即器。理論離不開實踐,實踐是理論發展的基石。應該說,《紀念碑》一課就是在這樣的學理背景下,在語文味思想理論不斷走向成熟時應運而生的產物。

2.語文味教學模式雛形初現

這堂《紀念碑》又一次震動語文界,首先是因為她是植根在語文新大陸上盛放的花朵,她讓我們領略到了歷來被公認為最難教的說明文在程少堂那里搖曳出了婀娜多姿的美態,那沁人心脾的文化氣息令人流連忘返,回味無窮。而對于語文味教學思想本身而言,經過“實踐——理論——再實踐——再理論——再實踐”這一螺旋往復式的不懈探索,這堂課相較于五年前的《荷花淀》,其更大意義恐怕在于,它將之前語文味教學中一些看似“無意識、無規則、無形態”的教學信息元與整體結構性要素明晰化了,它慢慢揭開了朦朧含蓄、儀態萬方的語文味的面紗,讓語文味的教學思想宏觀框架呈現出了清眉秀目,即:語言——文章——文學——文化。事實上,語文味“一語三文”教學模式的雛形在這堂課中已是清晰可尋。《紀念碑》一課不僅對語文味教學思想發展來說是一座里程碑,在整個語文教育發展史上也是一座高峰。它的問世,無疑再次用實踐豐富了語文的概念。

 

三、2014:一座豐碑的誕生——《語文味教學法》

從2007年到2014年,七年,意味著什么?一般說來,許多事物發展到第七個年頭,都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人們稱之為“七年之癢”。那么,語文味的這七年又如何?

1.理論型的實踐家或實踐型的理論家

其實,真正的學術,不僅不會隨時間的推移而出現“N年之癢”,反而會歷久彌新,歷久常青。語文味即是如此。

作為一名學者,程少堂不滿足于做語文教育實踐家,也不滿足于做語文教育理論家,他的人生追求是“兩只翅膀的翱翔”,即要做理論型的實踐家或實踐型的理論家。如上文所述,程少堂的語文味思想理論從誕生那一刻起,就是伴隨著實踐而來的。之后,他又通過大量的語文味教學實踐反復印證并指導著自己的理論,同時又不斷豐富發展著自己的思想理論,然后再把新的思想融入自己新一輪的實踐當中加以證明,隨之又再產生新的思想。如此往復循環,螺旋式上升,理論與實踐的兩翼就是這樣在語文新大陸上空翩然鼓動,飛過青山綠水,舞出一片旖旎風光。因此語文味教學思想,不要說七年,現在已經是兩個七年,相信再過N個七年,其學術鋒芒將依然熠熠生輝。

2.語文味教學法的誕生:一個歷史性事件

在語文味教學思想發展到第二個七年之際,由程少堂主編、程少堂語文味工作室成員集體撰寫的洋洋77萬言的《語文味教學法》誕生。該書是中國語文教育史上第一部由一線中小學語文教師集體撰寫的語文教學法專著,其誕生可以說是一個歷史性事件。它的出版,無論是對于中國語文教育發展史來說,還是對突破當下的中國語文教學的困境來說,均具有積極的意義。后人研究中國語文教學法、中國語文教學理論發展史,可以、應該而且必然超過這本書,但絕不能越過這本書。

羅素在他的名著《西方哲學史》美國版序言開頭這樣寫道:目前已經有不少部哲學史了,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僅僅在它們之中再加上一部。”作為語文味教學法的創立者,程少堂在他為《語文味教學法》所寫的序言中模仿羅素這句話寫道:“目前已經有不少部語文教學法了,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僅僅在它們之中再加上一部。”是的,語文味教學法相對于已有的中國語文教學法,是貢獻,是發展,同時也是發現。

程少堂的語文味就是對語文概念的發現與豐富,也因此,我們稱程少堂為“語文界的哥倫布”。

 

 

第三節 構建一種革命性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

——以語文味和文人語文為核心

 

程少堂一生為語文而來,他開辟了語文新大陸,他創立了一種新的教學語言,他要構建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這個體系和現有的語文教學美學體系有著本質的區別,她是弘揚中國精神,承創中國術語,運用中國表達,反映中國文化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

 

一、語文味

程少堂一生只研究三個字:語文味。他認為:

所謂語文味,即在語文教學過程中,在主張語文教學要返樸歸真以臻美境的思想指導下,以激發學生學習語文的興趣、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豐富學生的生存智慧和提升學生的人生境界為宗旨,以共生互學(互享)的師生關系和滲透師生的生命體驗為前提,主要通過情感激發、語言品味、意理闡發和幽默點染等手段,讓人體驗到的一種富有教學個性與文化氣息的,同時又生發思想之快樂與精神之解放的,令人陶醉的詩意美感與自由境界。

語文味這一內涵豐富的學術概念,如果通俗地表達就是:在扎實的基礎上,把語文課上得有趣兒些,有味兒些,好玩兒些,也就是美些。這一下里巴人式的特殊通俗性正是語文教學真正的追求,也是新課改精神的真實體現。

 

二、文人語文

借鑒中國近代著名畫家、美術教育家陳衡恪關于文人畫的定義,程少堂將文人語文的概念定義為:所謂文人語文,即由文人所教授,含有文人之趣味,在教學過程中不過多考究教學技術技巧,而于課之外,能看出許多文人之感想的表現性(抒情性)語文教學。這一定義,首先強調執教者的文人身份和文人趣味,強調執教者主體精神的張揚。

現代西方文學理論著作《鏡與燈——浪漫主義文論及批評傳統》,把兩個常見而相對的用來形容心靈的隱喻放到了一起:一個把心靈比作外界事物的反映者,是為“鏡”,與模仿論相對;另一個把心靈比作一種發光體,認為心靈也是它所感知的事物的一部分,是為,與表現論相對。借用鏡與燈的隱喻,我們也可以把匠人語文以及借用西方美學話語系統作為理論支撐的語文教學美學話語看做是“鏡”,而把以語文味和文人語文為中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看做是。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這種話語轉換,是將過去再現性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轉換為表現性(寫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統一)的真正中國化的語文教學美學話語。這一轉換是一種基于中國美學傳統的創造性轉換,當然也可以稱之為革命性的轉換這種轉換無疑將深遠而深刻地影響中國語文教學理論與語文教學實踐的發展取向。

在以語文味和文人語文為核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中,文人語文是語文味衍生出的陰概念,是語文味教學思想的進一步表述,它和語文味概念之間,既互動、互補、互滲,也可以互釋。

 

三、語文味教學法

語文味教學法是語文味衍生出的陽概念,是語文味思想的顯性化表達,它在語文味定義基礎之上,針對教學實踐作了更為充分、清晰、生動的闡釋:

語文味教學法,是以語文味教學理論為指導思想,以教學過程中師生共生、共創、共享、共鳴、共融、共進為教學宗旨,以既要就語文教語文又要跳出語文教語文,使教學成為真、善、美、樂相統一的過程等為教學原則,以“一語三文”教學模式和其變式為主要教學方式,以語言、文章、文學、文化為教學內容要素和教學過程結構,以融合文本思想內容與師生生命體驗打造新的教學主題為教學重心,以營造教學審美意象與意境、建構教學藝術作品為教學追求,同時又充分具備語文教師和學生通過語文教學來抒情言志并實現價值推送之功能的一種“有溫度”的表現性教學法。

定義中所謂“一語三文”教學模式,是指在語文味教學思想和理論指導下,從語文學科教學規律、學生特點和教師教學個性等實際出發,為實現語文味教學的基本宗旨和語文味教學的系統追求,建立起來的一種相對穩定的,以語言、文章、文學、文化為教學內容要素和教學活動程序之結構框架。這里特別需要強調的是,語文味“一語三文”教學模式將文章與文學區分開,這是兩個層次的教學,不能混為一談。文章層面的教學,內容主要包括文章規律、文章信息、文章體式以及文章風貌等的方面知識和能力,簡單說包括文章包含的“理性邏輯”和“意義”;而文學層面的教學,主要探討文本中語言的情境化和個性化以及文學語言本身具有的形式美,以及如何運用語言手段刻畫文學形象等問題,簡單說包括文章包含的“情感邏輯”和“意思”。語文味教學法中的文化主要指反映一個民族的思維方式、情感方式和行為方式的深層結構,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多元文化觀和文明價值觀。語文味教學法中的文化層面教學強調以承載著文化的文本為基點,融入教師、學生自身對人類文明的獨到的生命體驗,通過對文本進行更深層次的解讀和拓展,來實現獨具美感與哲思的,以真善美為主要內容的價值推送。這是語文味教學法中文化教學的主要內容。

作為語文味教學之內容要素,“一語三文”教學模式突出強調了從宏觀上把握語文教學活動整體,以及語言、文章、文學、文化等四大內容要素之間內部的關系和功能。作為語文味教學活動之程序框架,“一語三文”教學模式突出了語文味教學的有序性和操作性,即一個相對完整的語文味教學過程,原則上按照語言——文章——文學——文化的程序進行教學。

“一語三文”教學模式作為一個系統,具有系統的整體性、目的性、穩定性和動態性等特征。這一模式系統既規定了語文味教學的內容要素(即語言、文章、文學、文化),又規定了語文味教學的活動程序結構(即語言——文章——文學——文化),是教學內容要素和教學程序結構的有機統一。當然,語言、文章、文學、文化四個要素在這一模式中的地位和作用有所不同。對它們的地位和作用最簡潔的表述是:語言是基點和中心點,文章是重點,文學是美點,文化是亮點。

語文味教學法和以往的語文教學法有著本質的不同。首先,傳統教學法是再現性教學法,語文味教學法是表現性、抒情性教學法。其次,傳統語文教學法只教學課文主題,而語文味教學法強調在文本思想內容與師生生命體驗相熔鑄的基礎上,打造既來自于課文主題,又大于、高于課文主題的新的教學主題。換言之,語文味教學法是強調靈魂在場的教學,而傳統教學法基本上是靈魂不在場的教學。第三,傳統或其他語文教學法大多規定的是“怎樣教”,即主要規定的是教學方法的程序,語文味教學法規定的是“教什么”,即是從教學內容角度對語文教學過程進行規范與制約。在語文味教學法中,語言——文章——文學——文化作為語文教學內容的程序,既是要素性的,同時也是結構性的。換言之,語言——文章——文學——文化既是語文味教學內容系統的四個要素(即原則上一篇課文的教學不能缺少這四方面內容中的任何一個,要求這四個要素的教學要為教學系統整體目標服務),也是語文味教學過程系統的四個要素(即原則上一篇課文的教學過程要按語言——文章——文學——文化這個逐層深入的程序進行)。由此可見,語文味教學法不是一般的教學方法,而是一種新的教學方式。第四,傳統教學法基本上是對文本進行平面掃描,語文味教學法則要求對文本進行多層面(語言——文章——文學——文化)的立體式掃描,從而在保證語文教學層次性的同時,保證了語文教學內容的豐富性、立體性和深刻性。

語文味教學理論研究深受中國古代哲學文化典籍《周易》“道生陰陽,陰陽生八卦”理論的啟發。程少堂認為,如果可以把語文味看作是“道”,那么由語文味之道就生出了“文人語文”和“語文味教學法”這一陰一陽兩個概念;再分別由“文人語文”這個陰概念生出教學境界、教學主題、體貼、真善美樂統一這四個關鍵詞,由“語文味教學法”這個陽概念生出“一語三文”教學模式、價值推送、語言把玩、幽默點染這四個關鍵詞,它們構成了語文味的“陰陽八卦”,共同支撐起以語文味和文人語文為核心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大廈。

 

 

第四節 一種新的教學語言的智慧藝術呈現

 

程少堂語文味教學最核心、最本質、最具價值影響力的思想就是表現性教學(或抒情性教學)。表現性教學是“有我之境”的教學,因而是語文教學中的“熱美學”。語文課堂,“有我”與“無我”,完全兩種境界。本節,我們將結合程少堂的若干經典課例加以闡釋。

 

一、“有我”的美學之境——滲透生命體驗

語文味教學法所強調的生命體驗,是指那些能夠激活人對生命的熱情,激發人對真、善、美的進一步追求,促使人的潛力得以充分發揮之所愛、所恨,或所追求的人生價值,以及在這些追求、發揮與愛與恨過程中所產生的具有生命哲學高度的人生感悟。簡單點說,所謂生命體驗,是指教學主體(師生)在追求和社會發展要求相一致的自我實現過程中,所產生的具有生命哲學高度的人生感悟。

【例1】千古文人夢里有個“我”

熟悉、了解程少堂的人對他都有個共識:率真,儒雅。有老師說,“程少堂是真正的文人,有士大夫的風范,很喜歡他身上那種文人的風骨”。

都說課如其人,程少堂的課總是洋溢著濃郁的人文氣息。比如他的大型公開課《千古文人<世說>——<世說>欣賞:以<詠雪>為例》一課的開場語:

有本書叫做《千古文人俠客夢》。實際上自魏晉以來,中國文人還有一個夢,就是“世說新語”這個夢。一直到現在,中國人特別是知識分子對《世說新語》里面描繪的生活——精神境界是非常羨慕的。有很多知識分子至今還在追求那種生活方式,有些行為方式在當今的知識分子中還存在。

以“文人之夢”引入,定下全課的生命基調,本就極富吸引力。“夢”是一種遙遠不可及的美,綿延千年的“文人夢”充滿著率性、浪漫、自由,又埋藏著多少熱烈、執著、深沉的傲世風骨和典雅情懷,這種情懷正與執教者程少堂的生命體驗遙相呼應著,文人夢就是“我”的夢。再看全課的作業和結語:

這篇文章只有七十一個字,但是味道很濃很足。大家回家以后把它改寫。……重要的是把“謝安的大笑”——“他為什么大笑”,“他笑誰”——這些寫清楚。他為什么不直接說謝道韞的好?因為封建社會比較顧及男孩子的尊嚴。或許在今天的中國家庭里這種現象還有。這些內心活動都要把它寫出來。

今天我給這課取的名字是“千古文人《世說》夢”。夢的是什么呢?夢的是人活得要很有味道:人們追求按照自己希望的那種境界生活,也就是“率性而為”。

我們看到,這一課緊貼著文章走,緊貼著人物走,緊貼著作者走,緊貼著教學主體的生命軌跡走,用程少堂自己的話說就是“體貼”。整堂課無不滲透著執教者自己對文人精神的獨特生命體驗與情感體驗,藝術地表達著他對世說時代有個性的文人率性而為的生活態度的強烈向往和熱切追求。執教者用他全副的生命借文本中的魏晉名士形象喚醒、激蕩了所有文人沉潛心底的那種對世說時代和文人精神的生命體驗,引發共鳴,讓人傾心神往,所以文本在這里很自然地成了執教者進行生命歌吟和深摯抒情的載體,這就是表現性教學“有我之境”的妙諦。

【例2】人間惆悵客亦是“我”

程少堂的生命底色里還有一種色調:憂郁。因此有老師評價他“富有詩人氣質”。其實,這種惆悵的憂郁氣質,與他人生經歷中的孤獨有關。經歷過相當人生的人,他的生命體驗自然會更豐富些。

聽過程少堂講《錦瑟:中國詩歌美的“四個代表”》的老師一定不會忘記他與這位“人間惆悵客”之間人生經歷上的諸多契合,于是他在講李商隱的生平時,會讓人感到似乎就是在講他自己的內心經歷:他講義山父親去世,從此成了孤兒,便講自己父親去世,從此便感到自己成了孤兒;講令狐楚對義山大為憐愛,白居易對義山推崇備至,便隱隱感到他對知遇之恩的渴望、感激與珍惜;講義山的無路可走而終被玉成,便是他對義山或者說是對自己的孤獨感與成就感的咀嚼與回味;講義山“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忽覺他那一堂堂充滿語文味的課例又何嘗不是如此;講義山之無題詩的主題歷來爭議不斷,因此而成為中國詩人里“最獨特”的一個,便想到語文味的理論與實踐盡管也引發過一些爭議,但這卻絲毫不影響他的“獨持偏見,一意孤行”;講“770年杜甫死后墓志銘是元稹寫的,831年元稹死后墓志銘是白居易寫的,846年白居易死后墓志銘是李商隱寫的,不禁想起他“提前為自己寫好的墓志銘……

此時此刻,我們眼前真的仿佛出現了莊生曉夢迷蝴蝶的凄美迷離的如幻夢境了,似乎眼前的這個生命分明就是千年以前的那個已經飄然逝去的惆悵生命一般。課行至此,屏幕上赫然投影出了一句話:“中國歷史,在知音與知音之間,回環相與地傳承,即使他們之間隔了湍湍沸沸的一個時代,卻不影響他們站在彼此的對岸,用靈魂大聲呼應。”詩、人、課如此這般的水乳交融,完美合一,此非“有我之境”不能至焉,“有我之境”的課堂就是如此具有美感和魅力。聽罷我們可以說,教學的“有我”之境即是“詩”之境、“美”之境、“和”之境。

 

語文味教學法倡導的語文教學要滲透生命體驗,就是主張將教學主體(師生)生命歷程中的有積極意義的所愛、所恨以及那些具有生命哲學高度的人生感悟滲透進語文教學過程,使之成為語文教學的重要資源與內容。這是語文教學教出語文味的根本與核心,是語文教學過程藝術化審美化的關鍵和奧秘之所在。我們看上述兩例中,程少堂就是借助文本將自己的所愛、所痛、所追求的人生感悟自然滲透進教學過程,藝術地轉化為教學資源與內容,從而抵達教學“有我之境”的美學與哲學高度,變“我講語文”為“語文講我”。現有的教學是“我講語文”,是“無我”的再現性教學,程少堂稱為“冷美學”;語文味教學則是“語文講我”,是“有我”的表現性教學,程少堂稱為“熱美學”。

 

二、高雅的文化品位——打造教學主題

過去,我們的教學理論只有課文主題的概念,并沒有教學主題的概念。但根據語文味教學思想,語文教師應該像藝術家創造作品一樣,把課堂教學過程當成藝術作品來打造。課堂教學過程既然是一個藝術作品,當然就應該有自己的主題,我們把這個主題稱為教學主題。

通過將課文主題和師生的生命體驗相結合相熔鑄,來打造既來自于課文主題,又大于、高于課文主題的新的教學主題,即形成整個語文課堂教學過程的中心思想或核心內容,這是語文味教學法的核心思想與靈魂。

【例1】打造英雄主題,創造英雄之作

程少堂可以被稱為語文味教學里程碑式的教學力作《在“反英雄”的時代呼喚英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瞻仰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細讀》,其教學主題可謂一箭雙雕。我們來看看程少堂是如何托出本課的教學主題的:

師:我覺得我們這個民族,現在有一點鄙視英雄啊,當面可能說英雄好話,背后啊——可能會說他傻不拉幾的,是不是啊?我覺得一個民族要壯大,后人要給我們這代人再建紀念碑,我們就要呼喚曾經有過的英雄意識和不朽意識。

中華民族很早就有“三不朽”的追求:(激光筆指示投影)“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什么意思咧?大概意思就是《左傳》里面說的,要想不朽,有三種辦法:最上的一種辦法——中國傳統文化是儒家文化——立德;其次,建功立業;最后,立言,就是寫作,啊,就是這些東西很久了也不會廢掉。此之謂不朽。當然,既能立德,又能立功,又能立言,那當然更好啦,可是一般人做不到,能做到一方面就不錯啊,但是我們要呼喚不朽意識啊!大家聽一首很著名的詩——普希金:《紀念碑》。(播放錄音)

我們回頭看這節課的標題——《在“反英雄”的時代,呼喚英雄》。我想通過這一節課的教學,不光是讓同學們學了一篇說明文,還想同學們呢,從小就有一種不朽意識,英雄意識。

文本的說明對象只是一尊外表冰冷的人民英雄紀念碑,按照傳統教學,無非就是介紹說明對象、說明順序、說明方法等等這些機械的死知識,以機械對冰冷,怎能出新意?更遑論激起內心的熱血了。語文味教學完全不同。在執教者眼中,這尊紀念碑是有溫度的,只要你用情凝視它,就能激蕩出動人心魄的萬丈豪情。

久久凝望著碑體上每一幅英雄浮雕,慢慢地,就會喚起我們內心難以言說的情結:誰不想做英雄呢?而這個“反英雄的時代”又掀開了我們內心隱隱的傷與痛。于是,一個來自生命底里的強烈呼喚油然而生——在“反英雄”的時代呼喚英雄。標題中的“英雄”與“反英雄”,兩相對比,頗具沖擊力,引起觀者和聽者的情感狂瀾。敢于在“反英雄的時代”大聲“呼喚英雄”,本身就是英雄之舉,銳不可當,這一呼,喊出了我們心底澎湃的激情。倘若執教者內心沒有驕傲的英雄情結,沒有處在“反英雄時代”的生命體驗,是斷不能從一篇說明文里自然挖掘出如此高遠、深刻、大氣的教學主題來的。其二,從這課產生的巨大影響來看,我們不能不說執教者是借這座人民英雄紀念碑來抒發自己的英雄豪情,也為自己樹立了一塊英雄人生的紀念碑,同時他也召喚、激發著每位聽者內心的英雄情結和不朽意識,于是,這一課也便成了紀念碑式的英雄之作。

【例2】《論語》不朽,孔子不死

這堂課,程少堂又來創意,他從《論語》中挑選了73個成語(孔子活了73歲)進行教學,難度很大。很多人可能要問了:表面形態零散、沒有主題的成語教學也能凝煉出教學主題來嗎?語文味告訴你:能!這些來自《論語》的成語,因為背后的那個人,而充滿了生命力,充滿了文化味,因而流傳,因而不朽。且看結課時,程少堂帶領學生高聲誦讀的這首他自己仿照開課時引用的臧克家那首名詩《有的人——紀念魯迅有感》而作的小詩:

有的人活著 / 他已經死了 / 有的人死了 / 他死了就死了 / 孔子已經死了 / 可是他永遠活著/ 孔子和我們是同代人 / 孔子不屬于哪一個時代 / 孔子屬于千秋萬代 / 我們要努力 / 我們雖然不能不朽/ 但是我們也不要速朽

如果沒有聽過這堂課,僅看頭尾這兩首詩,大約也能猜出教學主題七八分了。本課的標題就是:《孔子死了,他還活著——從〈論語〉成語看孔子(儒家文化)不死》。活著,不死,就是這堂課的精神,就是執教者程少堂的精神追求,也是他希望學生具有的精神追求。很難想象,無情無義的成語,竟成了語文味教學的抒情道具了。品讀了以上兩個課例的教學主題,你難道沒有被其中噴發的生命烈焰震懾到嗎?究竟是什么原因激起了程少堂面對這些課文主題(甚至是沒有主題的教學資源)能迅速燃燒起生命激情進而自然凝煉出獨特的教學主題呢?程少堂自幼聰慧敏感,據說在他12歲那年,一次在考察問津書院時,他站在傳說是孔子感嘆“逝者如斯夫”的夫子河邊,望著還沒有完全干涸的小河中的潺潺流水,就曾想:兩千五百年后,有哪一泓小溪會為我而流?正是少年時代的這種“癡心妄想”,讓他執著一念,心無旁騖,學問之心九死未悔,語文味研究十幾年如一日。所以我們看到,程少堂語文味課例的這些教學主題實際上又共同構筑起一個剛健有為之士胸懷浩然之氣的生命大主題,從而彰顯出超拔高雅的文化品位。

誠然,教學主題與課文主題密切相關,教學主題來自課文主題(否則教學就是脫離文本),但又大于甚至高于課文主題。根據語文味教學思想,只有在課文主題之上打造出滲透著生命體驗的新的教學主題的表現性語文教學,才會產生審美意境,也只有這樣的語文教學,才算真正成為審美過程。

 

三、高邁的人文格調——實現價值推送

價值推送是語文味教學法所創造的另一個重要的新概念。所謂價值推送,是指教育者根據一定社會制約的教育教學目標、學科特點和學生身心發展規律,或引導學生主動挖掘、感悟文本內蘊的文明價值觀信息,或將教師了解的文本內蘊的文明價值觀信息,選擇合適的時機、利用合理的方式方法,有創意地積極地送達學生的一種教育活動。從語文味教學法的思想看,語文教學中的價值推送,是使語文教學過程變成“有溫度”的教學的有效手段。

, , , , , , , , , , ,

【例1】嘉肴香飄千載,語文味風華絕代

和語文味以往的所有課例一樣,程少堂運用語文味的頭腦和眼光,獨辟蹊徑,于《雖有嘉肴》這短短70字的小文里挖掘出令人擊節的內蘊主題“一段風華幾千年”。開課伊始,程少堂就飽含深情地說了大意如此的一句話:我的文章我的課,不知兩百年以后還有沒有人記起。這難道不也是一種追求不朽的積極的人生態度嗎?想起他以《荷花淀》為代表的一系列經典課例十多年間產生的深遠影響,我們會不由得想仿此教學主題造一句:一課風流幾代人。也許,一段文章一堂課,正是因著這追求不朽的高貴靈魂,才能風華千年吧。

程少堂從《雖有嘉肴》這段清新樸素的文字里,一方面抒發了自己剛健有為的人生價值追求,另一方面又將這種健康向上的價值觀順勢推送給學生,用儒家的君子之風感召著風華正茂的一代新人,整堂課格調高邁。

【例2】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

程少堂的英雄之作《在“反英雄”的時代呼喚英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瞻仰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細讀》的教學動機是什么?看看他的開場白:

師: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反英雄”的時代,生活在一個喪失不朽意識的時代。我們看看這個著名詩人北島的《宣告》,他只有三句——(放投影)

我不是英雄

在沒有英雄的時代

我只想做一個人。

                                      ——北島《宣告》

啊,沒有英雄的時代!可是,在我們中國歷史上,曾經有的時候啊——你比如說唐代,大家都爭著做英雄,那些詩人都往前線奔,西域、邊境,去建功立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期也是這樣的。但是,現在,今天,眼下,在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啊,不僅是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甚至是一個英雄也不愿意承認自己是英雄的時代!這樣下去當然就很不好啊……我希望同學們從小要有點英雄意識。所以,我決定講這篇課文。

在這里,他與學生充分分享并巧妙推送了他的英雄價值觀。我們分明聽到了他對英雄意識與不朽意識的深情呼喚與熱切期盼,學生們甚至會感覺到眼前這位站在講臺上的老師就是一位英雄,從而很可能因此在內心深處也開始萌發英雄情結。用生命激蕩生命,用靈魂沖擊靈魂,這是價值推送的極高境界。

【例3】中國文化是詩意的哲學

在程少堂以前,在語文新大陸尚未被發現之前,我們所有的教學全都是用“同一種眼光”打量孫犁的《荷花淀》。程少堂的語文味第一課《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從<荷花淀>看中國文化》的出現,著實讓中國語文界震撼了。

這篇詩化小說帶給學生的,絕不僅僅是什么小說三要素這么簡單,也不僅僅是告訴學生中國人民有多么勤勞、純樸、勇敢、堅強。程少堂的《荷花淀》更要向學生推送的是“中國文化的中和之美,這是我們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和基本審美觀念,它的基本思想是教人處理好人與自然、人和人、人與自我之間的關系,使之處于協調狀態,也就是教人學會詩意地生活”;此外,這一課通過讓學生思考海明威《老人與海》的名句“人不是生來要被打敗的,你可以消滅他,但就是打不敗他”,讓學生學會比較中西文化觀的不同,從而真正涵養文明氣質、豐富生存智慧、提升人生境界。語文味教學的價值推送的終極目的其實就是費孝通先生晚年總結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這十六字箴言。這樣的文化高度和哲學高度,是傳統語文教學無法企及的,這就是語文味教學開辟的新大陸推送給我們的文明價值觀。

語文教學中的價值推送主要通過文化教學環節進行。通過價值推送,讓語文教學增強靈魂的沖擊與蕩滌的力度、強度,引導學生形成用文化眼光與科學價值觀深入觀察、思考、分析問題的意識與習慣,強化語文教學提升境界增長智慧所需的應有的深度、厚度與張力。

總之,滲透生命體驗、打造教學主題、實現價值推送是語文味教學作為表現性教學的三大基本特征。這三大基本特征并非各自孤立、截然割裂,而是具有內在深層的關聯性和邏輯性,彼此相映生輝。比如:教學主題的生成一定滲透著生命體驗,價值推送又必然與教學主題高度一致。

 

四、語文味:在莊子的懷抱里繾綣纏綿

——從 “和”與“游” 走向“至樂”

 

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最開始從莊子受到的啟迪是“至樂”(超越一般意義的幽默)。程少堂在長期實踐、研究中發現,語文味教學的“至樂”,與莊子筆下的逍遙游之“至樂”一樣,來自于“和”與“游”,即語文味定義中的“思想與精神的自由和解放”。所以,除了上述表現性教學的三大基本特征之外,語文味教學和傳統語文教學的另一大不同點在于:用莊子式的幽默點染作引子,創造出使語文教學各要素之間彼此相“和”即類似于天人合一的教學環境與氛圍,從而使語文教學主體的心靈臻于“游”境——即教學主體達到個性與精神解放的最佳狀態,進入共享“至樂”的高峰體驗。

程少堂在他的教學語錄中把幽默提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最近幾年,我提出,備課還要備幽默。我的課和報告,比較惹人愛聽,其中的幽默有即興的成分,但是有相當一部分是我備課時準備好的。”“我追求這樣的課堂氛圍:先讓人發笑,后讓人思考。語文教師上課要會‘逗’。”

【例1】《詩經》里的幽默,幽默以達至樂

程少堂講授《用優美的漢語描繪優美的人性:<詩經·子衿>欣賞》一課,在談論到詩中女主人公的愛情時,即興發揮,設計了現代版愛情對白,用女子熱烈潑辣的情話作為幽默點染,人物情態畢肖。整個過程,學生情緒高漲,聽課師生笑聲不斷,在大笑之后對詩經中的人性之美有了更準備的把握,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教學效果。教師要會幽默,善幽默,才可能營造課堂里“和”(和,是融洽,是和諧,是天人合一)的氛圍,進入逍遙“游”的境界。

程少堂在他的教學語錄中反復多次強調“玩”是高層次的審美活動,他認為會“玩”才能“和”,才能“游”:“在藝術和技術領域,‘玩’是一種高層次高品位的審美境界。庖丁解牛就是‘玩’。處于‘玩’的境界才能出藝術精品,才能在出藝術精品之時享受到‘提刀卻立,四顧躊躇’的高峰體驗。‘玩教材’是優秀語文教師必備的素質。把‘玩教材’看成是不嚴肅,是庸人的陳腐之見。”“語文教學就是要教學生學會玩文字游戲。文字游戲不是庸俗而是高品位的享受。”

【例2】把玩菜單,要素,逍遙

程少堂的又一另類課例《生活處處是語文——以〈廣東地方風味菜單〉為例》把真、善、美、樂相統一表現得淋漓盡致。首先,通過學生高聲齊讀、方言朗讀(并用《國歌》變奏的方式指導學生揣摩情感的變化)、引用契訶夫的話指導誦讀這三種方式把玩菜單,掀起了整堂課的第一個高潮。其中集體放聲朗讀菜單的環節,笑翻全場,但是聽者大笑之后更多的是得到啟發:哪怕是一份普普通通的菜單,都可以讀得抑揚頓挫,讀得聲情并茂,更何況那些有血有肉、富有哲思意趣的文學作品呢?接著,為菜名杜撰故事的環節,則讓學生插上了想象的翅膀,盡情遨游在思維的天空里,童真童趣一覽無余,愜意酣暢。教學中,教師懂得放低自己,善于裝傻藏巧,真心尊重、體貼學生。整堂課師生一起把玩菜單,情感融洽,花火四射,教師、學生、文本等要素之間不分彼此,完全相“和”,課堂上幽默不斷,笑聲不斷,已然進入了至樂的“游”之境。

把玩,就是接近于游戲狀態的心靈審美運動。我們知道,朝氣蓬勃的孩提時代是游戲的時代,游戲充滿著活力、想象力和創造力。而“把玩”“游戲”, 既是一種思想理念,也是審美的藝術境界,這是執教者對語文教學持有的生命狀態和精神高度。程少堂用自己的課堂踐行著他的語文味思想:課堂里只有多一點幽默,才能有“和”的氛圍,抵達逍遙之“游”境,教學主體才能共享“生發思想之快樂與精神之解放”之“至樂”。

 

第五節 語文味教學設計蘊藏的智慧與藝術

 

語文味教學的智慧與藝術不僅展現在教學的片斷和細節里,更蘊藏在整體的教學設計里。語文味教學設計是獨特而深刻的思想智慧與恢宏而精巧的布局形式之高度融合,完美統一,是傾注生命的教學作品,是精神追求,是詩意表達,是藝術境界。也許觀賞完整的教學設計,才能更充分地窺探語文味教學智慧的精深,更強烈地感受語文味教學藝術的魅力。

 

【精品設計1】語文味“一語三文”教學模式的典范設計

一堂好課,好比一位美人。美人可以是濃妝艷抹出來的,也可以靠略施粉黛,更可以不飾雕琢,如清水芙蓉。程少堂《雖有嘉肴》一課,我以為應屬第三種,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種。喜歡的理由之一就是它高貴典雅的教學主題,并沒有附麗在雍容豪邁的框架之上,而是依托清新簡約的教學結構來表現的。

這堂課設計感很強,執教者特別注意過程性和方法性指導。整體設計如下:

一、讀與記:記誦名句(初步語言感知)

【品評:要求學生放慢速度朗讀全文,以讀出這段不朽文章的韻律、韻味,進而讓讀者體味文章高貴的精神氣質。】

二、讀與辨:辨體尋脈(文章骨架宏觀)

(一)閱讀思考

1.這段文章的中心句子是什么?

2.這段文章的體裁是什么?

3.這段文章的思路即脈絡是怎樣的?

(二)引導性舉例

1.篇章的起承轉合(以李白《靜夜思》、李紳《憫農》、馬致遠《天凈沙·秋思》為例)

2.段落的起承轉合(以三歲小孩如何表達愛姥姥的主題、錢穆的命題作文《今天的午飯》一篇學生范文的結尾為例)

3.句子的起承轉合(以日常生活中普通一句話、一個微笑、《雖有嘉肴》第一句為例)

【品評:執教者緊扣文本“起承轉合”的程式,采用《莊子》疾風暴雨式鋪陳法,通過篇章、段落、句子、再由此聯想到整個人生的過程這多個維度的引導性舉例漸次展開教學,強化說明起承轉合是萬事萬物所具有的規律,創造出鏗鏘有力的“風暴美”,不斷給學生和觀課老師以沖擊和啟發。】

(三)默讀全文,根據起、承、轉、合的文章結構規律,說說哪個句子是這段文章的起?哪個句子是這段文章的承?哪個句子是這段文章的轉?那個句子是這段文章的合?

【品評:由于之前引導性舉例鋪排充分,此處問題迎刃而解。】

三、讀與品:細部揣摩(文學妙處顯微)

1.“雖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這個句子可以不要嗎?為什么?

2.文章中的的意思基本一樣,能把都改為,或者能把都改為嗎?為什么?

3.如果將是故學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強也,改成下面的句子,可不可以?為什么?

是故學然后知不足。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教然后知困,知困,然后能自強也。

【品評:三個精妙的設問選點緊扣住字、詞、句,讓學生充分領略漢語言的生動精妙,也讓聽課者茅塞頓開,眼界洞然。】

四、讀與探:一段小文章千古競風流的原因(深度開掘文化)

【品評:從這段文章的內容和語氣來探究作者的人格(儒者氣象),其高度和難度非一般老師能及,問題本身就是價值推送(“學學半”),想來令人蕩氣回腸。高貴就是從容不迫的節奏,舉重若輕的蓄勢,深入淺出的引導。】

結課:今天這堂課的教學也是起承轉合的:

語言初感是“起”,

文章宏觀是“承”,

文學顯微是“轉”,

文化開掘是“合”。

四個環節共同表達這節課的教學主題——一段小文章風華幾千年的原因。

【品評:按照“一語三文”(即語言、文章、文學、文化)的教學模式所設計的《雖有嘉肴》一課,整體來看,脈絡清秀,蔓枝相宜,令觀課者爽心悅目。結課時,當屏幕上明確標示出整堂課“一語三文”所對應的“起承轉合”的教學結構,即以“讀”為中心,語言初感為起(讀與記),文章宏觀為承(讀與辨),文學顯微為轉(讀與品),文化開掘為合(讀與探)時,觀者才恍然大悟,不禁嘆服于設計的草灰蛇線,伏筆千里。由此觀之,開合有度的結構,前后勾聯的觀照,也應和著教學主題的高貴與設計者的高超。】

 

【精品設計2】語文味的“有我”教學智慧表現大氣象、大格局

程少堂的《世說新語·詠雪》一課被全國各大教育網站紛紛轉載,并入選《中國著名教師的精彩課堂》一書,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們現在來欣賞這堂課的設計,一起品味語文之味。

一、導入新課:誦讀《烏衣巷》,點出王、謝兩大家族,介紹《世說新語》,引出本課主題——觀魏晉時期知識分子(士人)的精神風貌,探中國文人之“夢”。  

【品評:大視野,高起點:教師以獨特的視角,站在《世說新語》整部著作的高度,粗線條勾勒出魏晉時期的整體風貌和士人性格特征,為整堂課蓄勢。】

<, SP, l, e,="FONT-FAMILY: 楷體_gb2312; FLOAT: none; PADDING-BOTTOM: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MARGIN: 0px; LINE-HEIGHT: 23px; PADDING-RIGHT: 0px; FO: 16px; WORD: break-word" sty, AN,>二、誦讀《詠雪》,補注課文,疏通文意。

【品評:文章環節,落實文言詞句。】

三、揣摩品味人物(謝安與謝道韞):穿插《世說新語》近十則小故事幫助學生了解人物背景及人物性格,引導學生了解《世說新語》作為中國小說的雛形在人物描寫方面與西方之不同。

【品評:文學環節,很好地貫徹了“用教材而非教教材”的課程理念。以《詠雪》中謝安的形象作為引子,從《世說新語》中找出大量關于謝安的故事片斷,讓學生從中領略人物的性格氣韻,進而了解魏晉時期士人階層的整體精神風貌。教師不對人物做定性分析,只點到即止,卻余味繞梁。】

四、引出本課課題——“千古文人《世說》夢”:夢的是人活得很有味道:人們追求按照自己希望的那種境界生活,也就是“率性而為”。

【品評:文化環節,帶領學生一起去意會“文人夢”,即生活的味道、精神的自由、個性的張揚。至此,學生從《詠雪》走進《世說》,走進魏晉時代,走進“文人之夢”;此時,學生的朗讀必然滿含深情,也必然有了一份對“文人夢”的憧憬與向往,水到渠成地實現了語文味教學的價值推送。】

 五、課后作業

1.擴寫《詠雪》,加深理解。教師提示:如雪景、人物心理、周圍其他人物等,著力刻畫人物性格(如“謝安的大笑”——“他為什么大笑”,“他笑誰”。)

【品評:將課堂上對人物形象的揣摩品味用語言表達出來。】

2.課外與父母一起賞讀《世說新語譯注》

【品評:全面了解《世說》,了解魏晉時期士人的精神生活與個性氣度,回應開頭導入語。】

運用語文味教學思想設計的《詠雪》,與一般教學設計相比,境界高低一望便知。一般的教學設計,問題總纏繞于細枝末節,顯得局促小氣,瑣碎滯澀,興味索然,教師如井底之蛙坐井觀天;語文味教學設計,舒展大氣,流轉自如,渾然天成,意趣盎然,教師如云中飛鳥水中游魚,自由自在,游刃有余。

 

以上諸多課例反復證明:教學設計之所以境界迥然,歸根結底是教師有沒有把教學主體(師生)這個“我”放在語文中。平面地、靜止地、瑣碎地闡述文本,教學主體之“我”便在語文之外,匠氣十足,必死無疑;立體地、動態地、整體地觀照文本,教學主體之“我”自在語文之中,文氣四溢,生機勃發。簡而言之,“無我”之語文是一種摹仿,是再現文本(更有甚者是再現教參);“有我”之語文是一種創造,是表現文本乃至表現教學主體的心靈。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他的《理想國》中提出了“摹仿說”:床之所以為床的那個床的理式即是一種創造,依床的理式制造出的個別的床便是摹仿,依制造的個別的床而畫出的床就是摹仿的摹仿。如果按照柏拉圖的這個“摹仿說”來看,傳統設計就是一種摹仿,更確切地說,是摹仿的摹仿,因為它的整體思路唯教參之為聽,沒有任何創造,而教參對文本的解讀與教學建議只是一家之言。如果教師僅就文本中的一兩個人物、一兩個句子抱定教參畏首畏尾照本宣科地進行平面分析,將教材與教參再現于課堂而沒有任何自己的東西,教學當然是死氣沉沉,境界又怎么可能高呢?反觀語文味的教學設計,從來都是僅以文本為例,引導學生透過文字去看作者,進而去了解作品所反映的一個時代,其實這也恰恰是作者的創作意圖及其價值所在。這樣的教學,是教師因著個人的文學功底與學養,從大處著眼,大刀闊斧地創造性地重構教材,是教學主體將自我的生命體驗融入其中,利用文本傾情表達師生人生理想與追求的過程,是一次師生同行的精神文化之旅,彌漫著濃濃的語文味,其格調與境界自高。我們說,文學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語文教學在這一點上與一切文學藝術創作是相近相通的,也就是說,它應該源于文本并且大于甚至高于文本,而絕不應囿于文本(更不應囿于教參)。如果能做到這點,我們就可以大膽地說,我們所進行的語文教學是一種有意義的創造性勞動,而不是簡單機械的摹仿了。

齊白石老先生說:藝術表現應該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則媚俗,不似則欺世。那么運用到我們的語文教學中又該如何處理這似與不似呢?你看程少堂講《荷花淀》講《紀念碑》,你會覺得他是在講《荷花淀》《紀念碑》,又不僅僅在講《荷花淀》《紀念碑》。就是這似講非講,才更有味道,也才更耐人尋味。程少堂是借《荷花淀》《紀念碑》之筆墨,抒發一種現世的人文關懷。因為滲透了教學主體的生命體驗,因為教學中活生生站著一個獨特的教學主體,所以程少堂的《荷花淀》們是孤本,它比小說《荷花淀》本身豐富許多,深刻許多。程少堂的課隨心所欲而不逾矩,他順應語文內在規律,卻不受成規所縛,以逍遙姿態游語文;他的視野開闊,立意高遠,思維跳躍性、時空跨越性較大,所以帶給我們的沖擊力是巨大的,其藝術魅力是永恒的。

 

 

第六節 程少堂語文味教學智慧經典課堂實錄

 

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從《荷花淀》看中國文化

——《荷花淀》公開課教學實錄(壓縮版)

 

執教:深圳市教研室程少堂

時間:2002年4月11日14:40—15:40

地點:深圳中學

班級:高一(11)班

記錄、整理:鄒玲(深圳市翠園中學高中部)

 

師:上課!同學們好!

生:老師好!

師:請坐。請同學們根據自己讀過的書刊、看過的電影電視思考一下,中國人和以美國人為代表的西方人,在感情表達方式上有什么不同?特別是在親人離別和親人久別重逢的時候。哪位同學來說說看?

生:我認為中國人久別重逢或再次見面時一定會哭得唏哩嘩啦的,認為這是挺難過的感覺。如果是美國人再次見面時首先會擁抱,然后再互相詢問一番;在離別時絕對不會拖泥帶水,說走就走。感覺美國人比較豁達,但中國人就比較含蓄。

師:你后面概括得太好了!文化方式不同,表達感情的方式也不同。要是在美國,在西方大街上,一位男士看見前面有一位小姐很漂亮,他會直接對小姐說Beautiful(笑聲)這位小姐往往會怎么說?

生:Thankyou!

師:但是你要是在中國大街上,比如在深圳大街上,你看見一個小姐很漂亮,你要是走上前去對她說:“小姐,你很漂亮!”往往會有兩種反應:要是碰到膽子大一點的,她可能會反手給你一耳光;如果是文雅一點的小姐,會怎么樣呢?(學生說:跑了)不是跑。她會對你說:“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叫警察的!”(笑聲)這是為什么呢?文化不同。有些話在美國可以說,在中國不能說。

師:那么,我們看孫犁的小說。孫犁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當然算不上偉大的作家,但他的作品在文學界影響非常之大,甚至以他為代表形成了一個荷花淀派。中國的文學青年都很喜歡他的作品,覺得它很雅,藝術品位很高。但是,我調查過一些高二的學生,卻發現他們不怎么喜歡《荷花淀》,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家對中國文化不了解,有時代的隔膜。所以我說,我今天就跟大家用一種新的眼光來讀《荷花淀》,乃至來讀其他的文化色彩、民族色彩很濃郁的小說。

(板書:“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從《荷花淀》看中國文化”)

師:中國文化是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一種文化,是世界幾大文明文化中唯一沒有中斷的文化。所以隨便說這種文化不好,是一種無知的表現。我們剛才說了,孫犁的小說,西方人說讀不懂或者不喜歡,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對中國文化不了解。

這篇小說,從情節來看,沒有很復雜的情節,人物也不是很多,也沒有很多懸念,但是它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是非常有名的一個作品。

那么我們再來看課題,“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我們以前用政治學和社會學的眼光讀得比較多,也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通過什么什么描寫,刻畫了什么什么人物,反映了什么什么現實,歌頌了什么什么主義或精神,鞭笞了什么什么丑惡現象等等;或者說,情節是怎么怎么樣,人物形象是怎么怎么樣等等。這些東西也是要的,但是我們今天將用另外一種眼光,把這些東西融合進去,在文化的視野的關照之下來讀這篇小說。我們希望同學們通過這節課,在以后讀小說的時候,也要學會用這樣一種眼光來讀小說,既要鉆進小說讀小說,同時要跳出小說讀小說。

首先請同學們打開書,看第1段到第3段寫自然風光的部分,齊讀一下。

(生齊讀13段。)

師:非常感謝同學們,讀得很好。下面我請個朗讀能力好的同學讀一讀第1段。昨天我了解了一下,有位叫張晶的同學讀得不錯。張晶,你來讀一下第1段,這篇小說有詩情畫意,是詩化小說。張晶,把詩的味道讀出來。

(張晶音質柔美、充滿深情地讀第1段。)

師:你的朗誦水平很高。如果你節奏稍慢一點,那就更好了。你再讀一遍。

(張晶放慢節奏,充滿深情地又讀了一遍。聽課師生鼓掌。)

師:下面同學們再自由地朗讀13段,你們什么都不要思考,仔細體會一下它的韻味,品味它怎么樣像詩,怎么樣美。

自由朗讀。)

師:好的,大部分同學讀完了。昨天晚上,我在家把第一段編排了一下。不是說孫犁的語言像詩嗎?我一個字也沒有加,把它編排成詩的樣子。請張晶帶領大家讀一下。(老師放投影。)

月亮

升起來

院子里

涼爽得很

干凈得很

白天

破好的

葦眉子,濕潤潤的

正好編席

女人

坐在

小院當中

手指上

纏絞著

柔滑修長的

葦眉子

葦眉子

又薄又細

在她懷里

跳躍著

師:孫犁的這篇小說開頭是非常有名的:沒有什么華麗的詞藻,純粹是白描,像鉛筆畫的素描,但有內在的詩情和韻味,要慢慢地品味,要多讀才能體會,所以我就不講它,你們多讀它。這三段里集中寫的什么東西呢?我認為寫的是兩個大的問題。

(老師板書:“人與環境(風光)”)

一個是人——水生嫂,再一個是自然風光,寫得很美。我想寫這種美的用意何在?有什么特點?抗日戰爭這么嚴酷,有這么恬靜優美的環境嗎?作家這么寫是不是違反現實的呢?他的用意何在?哪位同學說一下?

生:作者把景色寫得這么美好,突然讓我聯想起艾青的一首詩,其中有一句是:“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

師:(充滿激情地銜接)“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嘿,很好!

生:(深受鼓舞)我覺得孫犁把這個土地寫得這么美好,就會讓人覺得這么美好的土地會有誰不愛?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理所當然會對她有很深的感情。我覺得這應該是所有抗日戰士戰斗的動力之所在。

師:嗨!說得好,說得非常好!我們的祖國我們的山河如此多嬌,豈容日寇踐踏蹂躪?就是這個用意嘛!她說得太好了,所以作家一點都不違反現實,所以這幾段不能不要!

那么,我再提個問題,這里寫到這么美麗的環境中有水生嫂,這里人和環境之間是什么關系?你用一個詞概括一下。(生議論紛紛)

生:和諧。

生:融洽。

張晶:我覺得好像有很多種,有一種就是互相滲透,這里環境感覺很甜美,也很平靜;有時候我覺得這個女人很有中國情調。感覺環境應該是滲透吧,不只是人影響環境,這個環境會給人一種很特別的氣氛。.

師:這個張晶太優秀了!(笑聲)我覺得一般的中學生答不出來。她說這幾段寫人和環境之間是滲透關系,滲透關系在中國古典哲學里面叫什么呢?

(板書:“天人合一”)

天人合一,“天”是什么呢?“天”是自然,“合一”就是她剛才說的滲透關系。人和自然之間有很復雜的關系,但大體上有兩種,一種是剛才大家講的融合滲透的關系,一種是對抗的關系。高爾基的《海燕》,哪位同學記得?來,給我背幾句。(生雜言背誦)

生:我只記得最后一句:“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笑聲)

師:“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這在孫犁的小說中是喊不出來的。海燕和烏云是一種什么關系?對抗對立關系。在傳統的中國文學當中,典型的中國意境當中,一般來說,人和自然之間不出現這種意境,而是強調一種融合的關系。月亮升起來,他寫的月白風清。我隨便改一改:“烏云翻滾,電閃雷鳴,忽然一聲炸雷,女人慌慌張張跑到屋子里”,(笑聲)或者這樣,寫女人很堅強也可以:“一聲炸雷,幾個雨點敲打在女人的脖子上,女人仍然在屋檐下編著她的席子,席子在閃電的照耀下就像刺向日本鬼子胸膛的刺刀。”(哄堂)

孫犁的小說民族色彩濃郁,他不喜歡寫那種和大自然急劇對立的環境,他所有的作品,基本上都是這種風格。所以我們用一個詞來概括,人和大自然間是什么關系呢?就是同學們講的和諧。這是中國文化的一個基本特點。

(板書:“和諧”)

人與環境之間的關系是和諧的。那么,我們再看,這篇小說寫了很多人,寫了很多人際關系。我現在要同學們具體地通過語言的品味,來說一說這篇小說寫人和人之間關系有什么特點。大家先看教材,看對話。

(生翻閱教材。)

師:首先我們看一下夫妻之間——水生和他的媳婦之間的關系。大家看第2頁水生和他媳婦之間的對話,這些對話非常簡潔,但是又情意綿綿。

“水生笑了,女人看他笑得不平常,‘怎么了,你?’”這句話很多資料上都有。我把它改一改,兩種改法。一種是把“你”字去掉,改成:“怎么了?”另一種是把主語“你”提到前面去,改成:“你怎么了?”它有什么不同,表達的感情有什么不同?

生:少了一種夫妻之間的關懷,還有她對丈夫一種掛心的感覺。

師:比較焦急,是吧?所以她先把一種狀態問出來,然后再說“你”。

再往下看,女人低著頭說:“你總是很積極的。”這句話,我有兩種改法,丈夫要上前線去了,我這么改,女人說(撒嬌地):“不嘛,你不要走嘛!”(笑聲)這樣可不可以?(學生答:不可以。)那為什么不可以?那是個什么形象?小女人,不關心國家大事,這是現代概念,過去是不明大義。我再改一改,女人這么說(耍潑地):“行啊!你走,我搬回我媽媽家!”(笑聲)可不可以?也不可以呀,耍潑也不行。

接下來我們再改一句:“女人鼻子有些酸,但是她并沒有哭。”我把它這么改:“女人的淚水直往下淌,她咬了咬牙。”可不可以?(笑聲)

中國文化有一個特點,就是(學生說:忍!)忍,也是對的。孔子在編《詩經》時說了句話:“樂而不淫,哀而不——(學生齊答:“傷”。)”對,是指樂而不過度,哀傷也不過度,在這個地方也是一樣的,主要是表現覺悟了的中華民族的女性的精神狀態。

再看第3頁,“水生說:‘不要讓敵人漢奸捉活的。捉住了要和他們拼命。’這才是那最重要的一句。女人流著眼淚答應了他。”這是表現了妻子對丈夫的忠貞。表現了中華兒女寧為——

生(齊答):玉碎,

師:不為——

生(齊答):瓦全。

師:寧可站著死,

生(齊答):不可跪著生!

師: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女人有時候在一起容易鬧矛盾。但是,我們小說中的女人鬧矛盾沒有?(學生答:沒有。)她們之間的關系,用一個詞概括一下,夫妻之間,女人與女人之間,是什么樣的關系?

生:和諧的關系。

師:還是和諧。

(老師板書:“和諧”)

師:非常好,非常好!同學們回答得非常好!人和自然的關系很和諧,人和人之間的關系也很和諧。那么,我們再接著往后看。人有時會和自己鬧別扭,會產生痛苦。

(老師板書:“人和自我之間(心靈)的關系”)

人生在世,不可避免地有痛苦、有孤獨、有彷徨、有空虛、有寂寞。人有時候需要一點阿Q精神,特別是在受挫折的時候。中國人對待自己內心痛苦的時候,是用一種特殊的方式。課文中妻子送丈夫上前線,丈夫不知是死是活,回來的時候可能缺條胳膊斷條腿,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們看不看得出來,他們內心痛苦得不得了?

生(齊答):看不出。

師:怎么看不出?在課文中找個例子證明一下。

生:3頁,最后一段,“幾個女人有點失望,也有些傷心,各人在心里罵自己的狠心賊。可是青年人永遠朝著愉快的事情想,女人們尤其容易忘記那些不痛快”。

師:還有很多例子,就不一一列舉了吧。有痛苦,也有孤獨,但是不是那種呼天搶地的苦。中華民族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民族,但中國人對待自己內心痛苦,有一種特殊的方式,中華民族強調的是“樂而不淫,哀而不傷”,中華民族很會調節自己內心世界和情緒,很會找到心理平衡,他們很樂觀的——小小日本帝國主義奈我何?八年打不走打十六年。(笑聲)那么,我們實際上已經講了,人和內心的關系,也是和諧。

我再穿插說一個例子。這些女人都很含蓄,包括水生和他的妻子之間。為什么要含蓄?含蓄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一個特點。我舉個例子大家看一下。

(老師放投影:“世上獅子愛麒麟,阿哥阿妹結同心。哪個先上黃泉路,望鄉臺上喊三聲。”)

師:一個民歌。“世上獅子愛麒麟”,麒麟是傳說中的一種動物,美的動物,比喻小伙子追求漂亮姑娘。“阿哥阿妹結同心”就是倆人很好啦,“同心”就是要好,很可能已經同居了;“哪個先上黃泉路,望鄉臺上喊三聲”,這表示海枯石爛永不變心嘛。我把它改一改。我把這四句改成:“我們兩個下決心,馬上登記去結婚。結婚以后不變心,哪個變心不是人。”(整個過程中聽課師生笑聲不斷,全場沸騰)意思一樣,味道呢,味道差些。是不是?含蓄、蘊藉,有味道,這是中華民族藝術的一個追求。含蓄也是適中和諧。

我們通過這一篇小說的研讀,大致上帶領大家從人與自然的關系來看,中國文化強調的是和諧;人和人之間的關系,強調的也是和諧;人與自我之間的關系,也強調要注意調節,心理平和,沒有大悲大喜。所以中國古典戲劇都是大團圓的結局比較多。這個,是中華民族文化的基本特點。

我們現在回過頭來歸結一下,什么叫文化,這個我來說。

(打出字幕:“文化的定義很多,簡單地說,文化就是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即怎樣想和怎樣做”)

我們今天在這里講這三個關系,都是文化的問題。

我們把這節課小結一下。

(打出字幕:“小結:中和(適中和諧)精神與中和之美,是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和基本審美觀念,它的基本思想是教人處理好人與自然,人和人,人與自我之間的關系,使之處于協調狀態,即教人學會詩意地生活,詩意地棲居”)

剛才我們講了“天人合一”,中和就是適中和諧,就是做什么事情做得恰如其分。感情也是這樣子的,各種關系都要處理得恰如其分。這種精神,這種強調中和之美,是我們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和基本審美觀念,它的基本思想是教人處理好人與自然,人和人,人與自我之間的關系,使之處于協調狀態,也就是教人學會詩意地生活。

我今天給大家提出一種新的視角——從文化學的角度來讀小說:從孫犁的小說看中國文化的基本的精神。

最后,給大家留一道題,研究性的,就是海明威的《老人與海》。

(打出字幕:“作業:《老人與海》與西方文化精神”)

(打出字幕:“人不是生來要被打敗的,你可以消滅他,但就是打不敗他。——海明威《老人與海》”)

這句話是我最喜歡的,我在20年前就背下來了,到現在還背得,一種硬骨頭精神!

來,現在,同學們,一起站起來,跟我讀讀這幾句話:

(師充滿激情地領讀,生齊跟讀。)

師:好,謝謝同學們,下課。

生:謝謝老師!

(全場熱烈掌聲。)

 

 

 

 

 

 

結 語

 

哥倫布說過許多勵志名言。比如“在人生的海洋上,最痛快的事就是獨斷獨航”,比如“除非你有勇氣到達看不到岸邊的地方,否則你永遠不可能跨越大洋”,比如“即使是簡單的事也需要有人去發現,去證實。站在后面指手畫腳是無用的,關鍵在于創新”等等。

程少堂用他的頭腦,眼光,學養,膽識,執著,堅毅與激情,用接近現有生命三分之一的不懈探索,發現并證實著語文新大陸——語文味。時間已經且將繼續證明,這塊新大陸的發現是中國語文教育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歷經十六年的風雨洗禮,這塊新大陸上也曾明媚鮮妍,也曾風刀霜劍。面對明槍暗箭,堅毅的程少堂硬是把蘇東坡的一腔豪情譜寫成不屈的人生凱歌:“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他笑看風云。他閑庭信步。他以一約既定萬山無阻的獨持偏見與一意孤行,最終,到底,把一棵荒原中的孤獨之舞,成功地搖曳成了一片美麗的迷人的森林。

程少堂曾多次為自己提前撰寫好了墓志銘。比如“斯人雖已逝,語文味長存”,比如“朋友,‘語文味’收進辭典了嗎”。最近,他又補寫了一條新的墓志銘:“恨我的與我恨的/我不屑你記住我/但大約的確你會記住我/愛我的與我愛的/我也不要你記住我/因為我會記住你/而許久的未來/語文會記住我/她會來傾聽我墓碑的/呼吸與歌吟/”

有一本自小讀過的書,曾深刻又深遠地影響著程少堂人生性格與精神世界的形成。這本書就是愛爾蘭女作家伏尼契的小說《牛虻》。書中主人公牛虻對信仰的無限激情、堅強不屈與視死如歸的斗志,一直是程少堂人生道路上的指路明燈。后來,程少堂又看了蘇聯電影《牛虻》,他被20世紀世界最重要的音樂家之一的肖斯塔科維奇為電影《牛虻》配樂之浪漫曲所深深陶醉。如果你沒有能夠享有現場親睹他深度陶醉于肖氏浪漫曲之機會,那也沒有關系,因為,稍微了解一點程少堂的人都不難從他對語文味的癡迷中讀出肖斯塔科維奇音樂中革命者牛虻的形象特質:浪漫,深情,憂郁,堅毅,作為一個語文革命者,為語文味他一往無前,為語文味他視死如歸。

 這篇文章在2015年7月31日修改定稿。定稿之后,程少堂親筆在全文最后加上了下面最后一句——

“2015年8月7日,是先父去世五周年忌日。謹以此文,敬獻給先父在天之靈。”

 

【參考文獻】

[1]程少堂主編.語文味教學法[M].北京:現代教育出版社,2015

[2]程少堂.程少堂教育理論與實踐探索[M].深圳:海天出版社,2006

[3]程少堂.程少堂講語文[M].北京:語文出版社,2008

[4]許書明.當代名師智慧課堂教學藝術·中學語文卷[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

[5]張巖.荒原中的舞者——程少堂語文教育思想研究[M].北京:現代教育出版社,2013

[6]程少堂.建構一種新的教學法:語文味教學法[J].中學語文教學,2014(2)

[7]錢冰山.語文味影響深廣的十大原因[J].語文教學與研究,2015(6)

[8]梁青.語文,應有“我”在—— 例談“文人語文”與“匠人語文”[J].語文教學通訊,2011(2B)

[9]梁青.語文味的“氣”和“境”—— 中國語文教學的另一種觀照[J].語文教學通訊,2013(2)

[10]梁青.用清新舞出高貴——聽程少堂老師《雖有佳肴》課隨感[J].語文教學通訊,2014(10B)


————————————————————————————————————————————————

歡迎點擊閱讀以下相關鏈接:

 《南教時報》:程少堂:他的語文味正在改變全國


最后更新[2015-9-1]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 友情鏈接:
語文教學資源 三人行中學語文 五石軒 高考168 三槐居 語文潮
中學語文在線
課件庫 一代互聯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
w66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