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高級
 本站專題
 · 語文味集錦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率性寫吧少堂志林
文章標題: 《【少堂志林(1264)】語文味不會忘記的一位普通教師——喻圻華》
     閱讀次數:135
 版權申明:本站發布的原創文章或作品版權歸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系,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少堂志林(1264)】語文味不會忘記的一位普通教師——喻圻華

【少堂志林(1264)】語文味不會忘記的一位普通教師——喻圻華

已有 551 次閱讀 2020-8-5 20:57 |個人分類:少堂志林|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1999年11月初,我通過全國招聘考試調來深圳市教育局教學研究室做中學語文教研員。調來深圳前,我在珠海一家層次不高的專科學校做了幾年高校教育學副教授。如果在珠海繼續混下去,以我的教學能力和對學問的執著與追求,若干年后當個正教授自然不在話下。但我在不惑之年不在珠海繼續走副教授—正教授這樣的世俗之路,還折騰“挪窩”來深圳,主要動機有二。一是為了給女兒找一個更有發展前景的城市,二是為自己找一個更大的工作舞臺,以期實現在事業上的更大雄心或者干脆說“野心“。這兩個動機幾乎同等重要。說“幾乎同等重要”,是因為在我的內心深處后一個動機更重要一些。因此一接到深圳市教學研究室的招聘錄取通知,我就開始全方位地、系統地、深刻地反思我上大學之前的民辦語文教師(1976-1979)和大學畢業后七個年頭的高中語文教師的教學經歷與經驗(1983-1990),同時利用我多年積累的對教育科學理論研究的功底,將我從1983年大學畢業后至1999年來深圳工作之前的教育學研究的思考與體會(我1990年被華中師大教育系破格特招為教育學原理研究生,1992年底提前半年畢業獲教育學碩士學位),與多年的語文教師經歷、經驗相結合,在這個基礎上深度思考到深圳做語文教研員后,如何能提出一個既能反映語文教學規律,又能提自己的語文理論與實踐工作之綱、挈自己的語文理論與實踐工作之領的核心概念。經過反復思考、醞釀,2001年初在深圳市羅湖區的一所學校的評課活動中我正式提出了語文味理念,并將這次評課的發言整理成題目為《語文教學要教學出語文味》的文章,發表在當年暑假出版的《語文教學通訊》高中刊。這篇文章不長,但是我國語文界第一篇正式倡導語文味理念的文章,也是語文界第一篇試圖將語文味概念化、學術化的文章。此后不久,原深圳市寶安區沙井中學語文教師、當時還很年輕的喻圻華寫了一篇題目為《語文的自覺和自覺的語文——“語文味兒”雜談》的論文。每當憶起語文味的成長史,我就常常想起喻圻華的這篇文章。


我將喻圻華的這篇論文掛上語文味網的時間是2003年11月27日。這天下午,我們在深圳高級中學舉行全市性的語文教研活動,同時宣布語文味網站正式開始運行,因此這天是語文味網創辦的紀念日。喻圻華的這篇論文寫作時間當然是在語文味網站正式開始運行之前。據《語文味年譜大事記》第三十一件大事記載,2001年10月18日,深圳市第二屆中學語文教研論壇活動在深圳市教苑中學(原深圳教育學院附中)高中部舉行。當時全市中學語文教師參與會議的積極性很高,提交的論文很多。其中有些文章和發言給我留下深刻印象。比如寶安區一位語文老師寫的參會文章《先生本質是詩人》,結合語文味研究,表揚我這個新來的語文教研員有詩人氣質。還有后來被評為深圳市首批學科帶頭人的南山區育才中學的一位老師,他在論文和發言中從中國古典美學的滋味、詩味說到語文味研究的重要意義,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印象最深的是沙井中學喻祈華的發言。喻祈華提交并在大會宣讀的論文標題是《語文的自覺和自覺的語文——“語文味兒”雜談》。時間過去快20年了,語文味當年的星星之火,如今早已烈烈燎原,全國各地發表的語文味研究論文無數,東北師大研究生張巖研究我的近30萬字的長篇碩士學位論文《荒原中的舞蹈——程少堂語文教育思想研究》于2013年在北京現代教育出版社出版,廣州名師梁青撰寫的52萬字的《程少堂傳》也在我2019年5月退休前在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但喻圻華這篇文章仍然是語文味研究歷史上的一篇很重要的高水平的論文,而且是一篇特別讓我懷念的文章。


《語文的自覺和自覺的語文——“語文味兒”雜談》一文最重要的價值亦即最讓人懷念之處在于:早在近20年前語文味理念剛剛提出、語文味理論還處于草創的初期,年輕的語文教師喻圻華就最早慧眼獨具地,同時又最準確地、最深刻地認識到語文味理論的價值與意義——語文味理論是“語文的自覺”的產物。


在長達20年的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過程中,我在不同場合多次反復強調語文味理論是“語文的自覺”的產物。我把語文味理論是“語文的自覺”的產物這個重要觀點,概括為兩個層面的意義:


其一,語文味理論不是我為了打旗號占山頭,而在書房甚或在馬桶上虛構出來的所謂“理論”,而是基于對語文教學的本質、規律及其發展趨勢的認識。通過長期堅持不懈地進行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我們認識到語文教學的要素應該是語言—文章—文學—文化,即”一語三文”。我們認為“一語三文”是現代語文教學的內容規律和形式規律的統一。這一規律的內涵可以簡單概括為:現代語文教學的一個相對完整的過程要包含“一語三文”即語言—文章—文學—文化這四個內容要素和結構(程序)要素;在語文教學過程中,語言教學是基點和中心點,文章教學是重點,文學教學是美點,文化教學是亮點。由于我們執著于對語文教學的本質、規律及其發展趨勢的研究,并長期堅持在對這個規律的認識基礎上進行語文味教學的實踐探索,從不搞跟風研究,結果是從不跟風的語文味研究卻給人這樣的印象——不僅不“落后”,而且一直顯得“時尚”與“先鋒”。比如語文味理論的基本思想與后出的新課標的基本精神一致(語文味理論有一些思想是語文新課標所沒有的,也是語文新課標所不敢有的);比如早在2000年我就在《面朝大海   春暖花開——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一文中提出,語文味理論強調教學過程的“天人合一”之“和”,本質上是一種“和”語文;產生“巨大”影響的語文味教學的發軔之作、2002年4月11日我在深圳中學主講的全市大型公開課《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荷花淀〉與中國文化》的教學主題,是以孫犁的經典小說《荷花淀》潛藏的“和”文化為例,依據辯證揚棄的方法論,在重新審視中國傳統“和”文化的長處和弊端的基礎上,從更高層次辯證肯定和諧文化的開拓性課例,這與2004年中央提出的和諧社會理念不謀而合;比如2017年1月25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隨后教育部下發《關于2017年普通高考考試大綱修訂內容的通知》,明確要求普通高考要增加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考核內容,而語文味教學從本世紀初一誕生就以獨特的文化教學亮點、獨特的文化教學風貌,被語文界稱為“文化語文”;比如語文味教學法的核心模式“一語三文”教學模式中的語言、文章、文學、文化等四大要素,與近幾年中國教育界強調的(語文)四大核心素養不謀而合等等,這些都顯示,深深扎根于中國傳統文化精髓之土壤,且特立獨行地“倔強”地從不跟風時髦,堅持走自己的知行合一探索之路的語文味研究,卻不僅不顯得“封閉”與“落后”,反而一直以新潮的姿態徜徉在時代的前列,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在“領導”著語文教學的潮流。為何能夠如此?無他,只因它反映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語文教學的本質、規律與發展趨勢。


其二,是通過發揮研究者的主體性,將認識到的語文教學的本質、規律及其發展趨勢現實化。這一點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在學術認識論層面上,就是認識到自然規律和社會規律包括教育、教學規律的區別。自然規律是自發地盲目地起作用,社會規律包括教育、教學規律是通過人們有意識地活動來實現的。如果僅僅只是認識到語文教學的本質、規律及其發展趨勢,而沒有去通過實踐將這種認識現實化,這種認識雖不是毫無意義,意義也大打折扣。用我常講的一句話說,就是語文味研究不僅要認識語文世界,而且要改造語文世界,進而創造一個新的語文教學世界。其次,在學術方法論層面上,從本世紀初開始進行的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走的就是知行結合、道器統一、即器求道的路子,也就是以我們的教學實踐為依托為底座,讓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在緊密地、多向地、深刻地互動中相濡并進,捆綁提升。再次,在學術研究的結果層面,我們心無旁騖堅韌不拔地進行了近20年的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終于求仁得仁,創造了讓不少語文人羨慕嫉妒恨的語文教學教出語文味的有效的新方法與可能達到的新境界,同時創構出了一種新的理論體系(語文味教學理論)和教學流派(語文味教學流派),用庫恩的話說就是建立了某種科學“范式”。這種“范式”的創新性貢獻在于:和傳統的教學法只重視將文本的思想內容和形式客觀地傳遞給學生,因而是一種再現性教學法不同,語文味教學法強調將教學主體(師生)的生命體驗滲透進教學過程變成教學課程與教學資源,因此語文味教學法是一種表現性、抒情性教學法。這種表現性、抒情性語文教學理論是過去的中國語文教育史所沒有的。幾年前,原北京四中校長劉長銘在新浪博客發表《把自己的生活變成教科書》中提出:“做教師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的生活變成教科書”。香港中文大學周保松教授2012年4月在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的《走進生命的學問》一書中認為,教育的最高境界,是讓學問走進生命,同時讓生命啟迪學問。周保松教授所說的這種最高境界,不僅是現代教育的主要價值追求,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有志學者所追求的最高的學術理想。將生命體驗滲透進學問(或教學),和學問(或教學)融為一體,即“學問(或教學)生命化”或“生命學問(或教學)化”,這種學者做的學問,按孔子的說法不是“為人之學”,而是“為己之學”。由于真正的語文味教學是滲透生命體驗的教學,因此這種教學往往“味道十足”,有一種獨特的迷人的人性溫度與魅力,臻于或接近于人課不分、人課合一,即“天人合一”的教學境界。在這種教學過程中語文教師真正成為創造教學藝術作品的教學藝術家。這也正是我們把語文味定義為語文教學的一種教學境界,且是語文教學的最高境界之最重要的理由。


語文味教學法所強調的生命體驗,是指那些能夠激活人對生命的熱情,激發人對真、善、美的進一步追求,促使人的潛力得以充分發揮之所愛、所恨,或所追求的人生價值,以及在這些追求、發揮與愛與恨過程中所產生的具有生命哲學高度的人生感悟。更簡單點說,所謂生命體驗,是指教學主體在追求和社會發展要求相一致的自我實現過程中,所產生的具有生命哲學高度的人生感悟。語文味教學法倡導的語文教學要滲透生命體驗,就是主張將教學主體的生命歷程中有積極意義或能轉化為積極意義的所愛、所恨,以及那些具有生命哲學高度的人生感悟滲透進語文教學過程,成為語文教學的重要資源與內容。語文味理論認為,這是語文教學教出我們所認為的語文味的根本與核心,是語文教學過程藝術化審美化的關鍵和奧秘之所在。我在文章中曾多次引用過著名語文教育研究專家王榮生在評價本人的《荷花淀》一課為何成功時的分析,王榮生教授認為,由于滲透師生的生命體驗,程少堂的《荷花淀》一課的教學過程就不僅僅是對課文內容的發現,也是教學主體的一種自我發現。王榮生教授的這一觀點正好揭示了語文味教學之“堂奧”。


世界上完全沒有生命體驗的正常人是不存在的。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一方面,不同人的生命體驗的量與質不同;另一方面,任何人的直接生命體驗都是有限的。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發揮主體性,加強生命體驗意識,努力地主動地去豐富自己的生命體驗,同時可以通過多方面、多途徑的修養來提升自己的生命體驗的能力,積極地充分地利用間接的生命體驗來彌補直接生命體驗的不足。


2020/08/05





附錄:語文的自覺和自覺的語文

          ——“語文味兒”雜談


(518104)深圳市沙井中學喻圻華

 


語文價值的界定,大致上可以劃分為純語言文學(或文字、文化,這里均無關宏旨)的文本功能與承載、傳播思想意識的載體功能。這里同樣存在一條價值規律:兩者總是應特定社會背景的要求所波動,而且往往難以做到彼此完全對等。


進入一種相對于歷史而言是個突變的社會形態之后,語文除了自身作為文本的發展,無疑還必須在更多時候以某種載體的面目出現,接受重建意識領域各體系的任務,承擔建設民族道德新內核的義務。自身的發展,要求語文必須對傳統進行必要的繼承與拋棄,對源自外界的種種思潮進行必要的甄別而后接受或拒絕;而社會賦予它改造與重建的任務,則要求語文至少部分地停滯自身的發展以騰出足夠的空間來輸入語言文字之外的東西。這是特定時代必然要留下的烙印。這一點,在文學領域表現得相當明顯。如果能理解其合理性,我們多少會覺得當年指高曉聲及其作品為“傳聲筒”的評價有點過于簡單和粗魯。同樣,如果在語文的社會屬性上沒有寬廣的視野和深刻和理性,將導致對語文的評價缺乏應有的寬容與大度,更將使關于這一基礎學科的眾多美妙設想成為不切實際的空中樓閣。


但是,我們不能不同時看到,語文的載體功能,永遠擺脫不了社會形態的痕跡;“文以載道”中的“道”,往往隨不同的時代特征體現為不同的內容。也許,應該形成這樣一個共識,即語文的社會化與它本身的特性兼容,兩者并行不悖。一俟社會進入和諧,語文趨向于“語文本身”的回歸也就宣告開始了。



教育以服從社會需要為原則,各科目概莫能外,語文尤其突出——沒有比語文更必須順從于具體社會形態的基礎科目了。如果說科學沒有國界是人類共同發展的必然要求,那它并不適用于語文或說語言文字。喬姆斯基早就發現不同語言之間的特質差異無法消除;這點,不必說從事翻譯的人感受深切,就是一般人翻翻英譯《唐詩三百首》也能有所體會。又如日語,這種我們總能驕傲地從中見到熟識字符的語言,盡管日本堅稱它的出現是“漢語的發展與進步”,其實,說它是語言的一種退化,或漢語形式的變化及功能的萎縮,可能更為恰當。讀讀幾位較突出的日本作家,從紫式部到大江健三郎,你怎么也感受不到漢唐語言那種傳神的描摹或是幽微的情致。本身的特性使然,說語言文字將是世界各民族最終得以固守的“國粹”毫不為過。實驗室一夜之間可以建立起自然的王國,斗室之中永遠不可能開創語言的新天地。理解語文,不應該也不可能脫離它與生俱來的歷史、社會屬性。社會制約多層面的滲透,往往使語文教育很難實現純理想主義的發展。實際上所有人文科學無一例外,不過語文尤其突出。任何意在使語文“躲進小樓成一統”的嘗試都將像古巴比倫人的通天塔一樣,永無竣工之日。同時,語言文字演變發展過程中強烈的慣性作用,決定了語文及其所蘊涵的各類意識形態的變革只能遵循漸進的原則,所謂狂飆式的突進,要么流于淺表如概念的改頭換面新瓶裝舊藥,要么是屈從于某種世俗需要而進行的肆意夸張。新文化運動提出徹底消滅文言,而文言詞句至今仍不時出現并且活力依然,老一輩文言味十足的學術蓍作仍在暢銷書中占有一席之地。魯迅、劉半農更是早就倡導漢語言文字字母化,建國之后又有人舊事重提,呼吁漢字實行拼音書寫,均因反對者眾及操作因難重重而作罷。再往上看,秦王朝統一了文字的寫法,但它在社會意識方面的貢獻則不過是用國家手段使先秦儒學成為一枝獨秀而已,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多少有點強奸意味;肇始于隋唐的科舉選士,則徹底地把語文教育禁錮在純粹個人行為的層面。教育尤其是語文教育應成為良性社會行為并作出積極貢獻,何等平常的真理!


但就是這么理應踏上的一級臺階,卻成為我們不堪回首的傷心地。語文真正成為一種社會行為并充分發揮其春風化雨功能,是直到新中國成立之后。此前,真正意義上的語文教育,我們一片空白——有語文,沒有教育;有世俗功利,沒有自足發展。


由于特定時代的特定原因,我們傳統的語文,承載了過多“非語文”的東西,或多或少地有些異化,成為一種無奈的、不自覺的“語文”。這樣的語文,實際上已經變相、變質,它什么都有,可就是沒有“語文味兒”,什么都像,可就是不太像語文了。



我們說“特定時代的特定原因”,是基于整個語文教育的廣闊社會背景而言。事實上,每一階段的語文教育均有它合理的存在價值以及積極的社會意義。盡管我們不得不痛苦地承認兩千年的封建時代沒有真正的語文教育,但從營造民族的精神家園這面來看,漢語言文字舉足輕重的作用不能視而不見。蘇曉康們在《河殤》中把中華民族“難以被同化”的原因歸結為“黃皮膚黃土地”及“三面背山一面臨水”的人種、地理因素,其實他們忽視了更為重要的一個;語言所形成的道德內核,造就了這個民族難以化解的凝聚力及世界民族發展演變史上罕見的生命力。語言文字所能激發出來的那種情感,在那些有過喪失“家園”之痛的文人身上體現得猶為深刻,如普法戰爭后故土淪亡的都德,展轉流亡而最終自盡于巴西的茨威格,我國東晉、后唐、南宋一些詩人。在這個意義上,語文不是禍及子孫,而是澤被后世。


但是,魚與熊掌不可得兼,我們的語文在某些時期甚至不得不暫時放棄本身的一些東西,現在,我們做到兩全了嗎?


這里不妨換個角度來考察。戈西姆,著名的阿里巴巴的兄長,在那個財富與邪惡并存暴發與危險同在的山洞里,很不幸地忘記了開門的咒語,滿揣珠寶卻身首異處被人大卸八塊。張無忌,不世出的武林高手,不慎身陷光明頂地下密室,卻造就出一段因緣,練成驚世駭俗的乾坤大挪移!我們的語文是得其意而忘其形,象戈西姆那樣坐擁不盡財富而無法發揮出它們應有的價值呢,還是可以象張無忌那樣有能使自己解脫困境的金鑰匙?

    

如果有,我們找到了嗎?



“政著于一時,而傳于后世者顯而易見,教垂于后,而其在當時則隱而難知”(王夫之《四書訓義》)。周圍彌漫的急功近利的浮躁,如某種意識形態的粗暴切入,如很難說是完善的教學評價以及僵化的考試選拔制度等,顯然是使語文偏離自覺發展并逐漸變得面目全非的主要原因——樹木古十年樹人百年,然而一旦涉及功利二字,誰又按捺得住!“俟河之清,人壽幾何”?!


但是,回顧二十多年來中學語文教育的發展軌跡,我們不難發現,我們教育的整體目的隨著社會的發展以及我們對教育理解的深入在不斷地發生嬗變;而每一次的嬗變,對語文來說,從教材到教法,都不啻是在呼喚脫胎換骨式的再造。況且,“一試定終身”的考試堅冰,也已經逐漸開始融化。

   

八十年代初的智力論,多少帶有對此前“又紅又專”傾向(那個時期中小學作文的題目多為“校園里的一朵紅花” “當我想起雷鋒的時候”之類,高考考場外也一律刷上“一顆紅心兩種準備”字樣,78年的高考作文更竟然要考生們“心中有話向黨說”)的背叛意味。數年后當智力論緊跟考試選拔導向不可避免的走到極端,變成唯分數是求的時候,社會開始了對高分低能現象的反思,全面發展口號的內容也由“德智體”增至“德智體美勞”。這一擴展,眼下正為大家都能有所領會卻又有點語焉不詳的“素質”所取代。

    

八十年代中后期,提倡語文教學的科學化(具體表現為標準化試題及練習的正式引進)、提倡語文能力的培養(具體表現為聽說讀寫的重新界定及寫作地位的上升)、提倡學習能力的培養(閱讀比例的大幅度增加)等,都曾備受關注并且有的至今仍極為有效的影響著語文教學。《萌芽》雜志社發起于99年的新概念作文大賽,顯然與上海一次僅有一篇作文的中考不無關聯;而99年全國高考作文命題徹底放棄了以往專為“考試”而設的種種理解上的障礙及表達上的限制,以及2000年更象是創作的高考命題,極有可能反過來刺激這一活動的擴展與流行。我們知道有龍新華、陳粵秀、胡小夢等為數不多的中學生曾經憑借“小作家”的身份走進了大學校門,也許,將來會有更多的高校樂于向有一文之長的中學生伸出橄欖枝。教育目的的具體指向一旦確定,其發生影響的速度就遠非輕騎絕塵所能形容了。

    

當然,曲折在所難免。九十年代中期,據說是剛剛轉換研究思路的柯云路從一本臺灣學者的著作中發現了“情商”一詞并感觸良多,于是跟出一本告訴家長如何把孩子教育成天才的叫做《情商啟蒙》的書,頗受先富了起來有了閑暇望子成龍卻苦無良策的家長們的歡迎,“情商說”進而在教育界外圍形成先聲奪人之勢;但有識之師多不為所動——所謂“情商”也者,不過教育界早已熟知的“非智力因素”換了頂帽子而已。這很容易使人想起一個小笑話:包子被面條打了,氣不過,糾集了饅頭、花卷、大餅,跑到街上把閑游的方便面暴揍了一頓,邊揍邊說“你以為燙了頭發我就不認識你了?”這里角色對不上號,但都有一種錯位的幽默——當然,結果是,一陣風過后也就不大見人提起了。

    

由此看來,盡管步履艱難,語文并沒有慌不擇路,更沒有像困在山洞里方寸大亂的戈西姆那樣口不擇言,“小麥谷子”的胡叫。至少,語文沒有完全喪失發展的自覺性。盡管難免留下一些遺憾甚至“情商”式的笑柄,語文畢竟還在走下去。可以看到,隨著和諧的社會步入一個真正的自覺時代,語文從教材的編排及更新頻率,到幾十年如一的45分鐘課堂,到遴選優秀的考試,必將有令人驚喜的局面出現。



“語文味兒”的提出,相對于語焉不詳的“素質”,無疑更為明確,更為具體些——至少,“語文課要追求語文味兒”與 “語文課要進行語文素質教育”相比較,前者更具指導性。

   

“素質”一詞,本是個帶先天論色彩的概念,新版《辭海》即將之釋為“人或事物要某些方面的本來特點和原有基礎。在心理學指人的先天的解剖生理特點,主要是感覺器官和神經系統方面的特點”。討論教育界引進這一概念并決意推行是否準確、嚴密已毫無必要,畢竟概念可以重新定義可以注入新內涵;倒是當初它之能被大眾接受的原因,與錢鐘書對神韻詩派始祖王士禎的評議頗為類似。錢鐘書說王士禎“天賦不厚,才力頗薄,乃遁而言神韻妙悟,以自掩飾。一吞半吐,揣摩虛空,往往并未悟入,已作點頭微笑,閉目猛省,出口無從,會心不遠之態”,可謂妙絕;“素質”甫出之際,社會上群雄粥粥,殆如《紅樓》索隱,言之鑿鑿,附會牽強,各執一詞,莫衷一是。無怪乎相當一段時間大家都謹慎地回避其內涵而大談一般性要求。

    

而“語文味兒”的明確提出,將促使語文教師的眼光逐漸轉向“語文”本身,“語文”本身的一些特性,如它的文學意味,它的審美意味,它的意境創造,它的情感熏陶,它的文體特征,它的語言特征,等等,必將受到更多的重視,并逐漸在我們的課堂上得以體現;我們的語文教育,也必將在“自覺”的良性趨向上得到最大限度的發展。


    

我們對“語文味兒”有著如此堅定的信念,是因為我們相信,當社會發展進入和諧,事物以它本身的面目出現就成為一種必然。事實上,當口號標語之類的宣傳教育變得乏味而又乏力的時候,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到教而不化現象的普遍存在;當人們面對被過分異化了傳統載體不再產生共鳴甚至感到厭煩的時候,人們需要一種全新的感受。對于作為思想道德主要載體的語文,人們希望能夠更真切地去體驗它本身的魅力;而且,漢語言文字在表情達意上的豐富性、多樣性,使得它完全可以通過人們喜聞樂見的新形式來完成承載、宣傳、教化的任務。

    

基于以上認識,我們認為,語文趨向于“語文”本身的回歸,已經成為一種必然。

    

社會發展到和諧階段的一個重要標志之一,就是道德成為自覺。魯迅先生曾根據魏晉文學藝術的特征將那個時代定義為“自覺”的時代(《魏晉風度及藥與酒的關系》),余秋雨在《遙遠的絕響》中進一步作了具體的闡述。曾經很奇怪為什么在晉朝這個絕對需要強權需要鐵的制度的時代怎么反倒是阮籍嵇康等一幫特立獨行卓爾不群甚至有放縱之嫌的士人更能激起后世的強烈反響;后來偶然從毛宗崗《讀三國法》對人物的評述中略有體會:對事物本身價值的認定乃至自我張揚,永遠深得人心,盡管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對它加以掩飾。


現在,很多我們以前羞于啟齒的東西已經正大光明地成為社會發展的主導方向,比如尊重生命,宏揚個性,保障權益,等。這意味著:社會正進入自覺發展的年代。

語文,也必須成為一種“自覺”的語文。


“語文味兒”的提出,反映出一種真正的“語文”意識的覺醒;還語文以語文本身,從根本上說體現了今后中學語文教學的走向。這是時代發展的需要,更是語文教育本身發展的必然。追求“語文味兒”,語文將在更有效地實現承載功能、完成“教化”任務的基礎上,更完整地體現語文的自身價值,如上面簡略提到的文學意味、審美意味、意境創造、情感熏陶、文體特征、語言特征等。


如果非要用個比喻的話,是否可以(借用韓麥爾先生的說法)這樣說,追求“語文味兒”,讓語文回歸“語文”本身,就是幫助語文教學擺脫高耗低效困境的一把金鑰匙。

 

(源地址:《 語文的自覺和自覺的語文 (2003-11-27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45140.html

最后更新[2020-8-7]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 友情鏈接:
語文教學資源 三人行中學語文 五石軒 高考168 三槐居 語文潮
中學語文在線
課件庫 一代互聯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
w66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