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高級
 本站專題
 · 語文味集錦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教育視野新聞中心
文章標題: 《南方都市報:本土教育家程少堂》
出處:語文味網      閱讀次數:10794
 版權申明:本站發布的原創文章或作品版權歸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系,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南方都市報:本土教育家程少堂


南都報道: 本土教育家程少堂

 

【語文味網站編輯報道】今天(20061024日)南方都市報“深圳雜志”C28——C29版在“本土教育家程少堂”的標題下,用兩個版的篇幅,對“語文味”教學理念的倡導者、深圳市中學語文教研員、深圳市教育局教學研究室程少堂副教授及其所創立的深圳語文教學流派——語文味派,進行了深度報道。(今天南方都市報“深圳雜志”C26——C27版報道的是魯迅先生的長孫周令飛。)

 

《南方都市報》是我國影響很大的報紙,她對程少堂副教授及其語文味流派的深度報道,不僅極大的鼓舞了以程少堂老師為核心的語文味課題組,同時也必將極大的鼓舞深圳語文界,將在深圳語文教學流派成長的道路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此前,深圳《晶報》也以專版形式對程少堂老師進行了報道,標題為《程少堂:我想創立深圳語文教學流派》,有興趣的讀者請點擊語文味網以下網址:

http://www.isotp.cc/ReadNews.asp?NewsID=4481

 

 

《南方都市報》報道全文如下:

 

 

     [本土教育家程少堂]

 

教育學副教授程少堂被封為語文味派掌門人

 

教育界的廚師,對癡迷

 

今年8月,《程少堂教育理論與實踐探索》由海天出版社出版,這本60萬字的教學理論專著,可謂程少堂20多年的教學經驗與思考的集結。著名美學家、語文教育家孫紹振稱贊此書為“理論與實踐齊飛,厚重與靈動一色”,是“我國教研員系統第一部高層次理論探索與實踐相結合的力作”。紅嶺中學的語文組長讀了者本書以后對他說:這本書奠定了你作為深圳市教育家的地位。

 

    據說程少堂是深圳唯一主動要求上公開課的教研員,他上公開課是為了實踐自己提出的教育理論,2001年他提出“語文味”教學理念,從此便像教育界中的一名廚師,為“味”癡迷。他提前為自己寫好了墓志銘,版本有兩個:十分正經版:“斯人雖已逝,語文味長存!”比較正經版:“朋友,‘語文味’收進辭典了嗎?”他說自己畢生為之奮斗的學術理想也有兩個:初級理想是自己的書架上要有一本自己的有學術含金量的書;高級理想是在自己的研究領域進入學術史。看來野心使人進步,這位文藝味很濃的理想主義中年正踏在進步的階梯上。


1.    在教育江湖上,創立深圳語文流派

 

平楚日和僧健篇,小香山滿蔽高岑。魯迅勸贈郁達夫的兩句詩是程少堂最喜歡的詩

句。 

 

9月10日教師節這一天,程少堂和深圳的幾位語文學科帶頭人及老同學聚在一起,喝的很high.從酒杯跳躍到詩歌,青酒里他現出原形。喜歡擁抱與不停說話,當他拿出自己沉甸甸、簇新新的藍皮書這位有理想的語文教研員,一晃成為文藝青年,酒杯蕩漾成就感,語文味美人是不離嘴的兩個詞。

 

  這不是春風沉醉的夜晚,但在節日,教師們似乎都找到了愛情。仿佛這些年與程少堂戀愛的并不是坐在他身邊的妻子,而是語文味這個俏麗的新名詞。喝高了再來說語文味,似乎語文味已經嫣然站在中國語文教學的高處,據說這確實是教學界耳熟能詳的一個詞,并從這個詞發端,派生出數學味物理味等新的教學名詞。

需要從2001年春天的某個下午或黃昏說起。

作為學科帶頭人,剛讀完《毛澤東傳》、《鄧小平傳》、《江澤民傳》(香港版本)的程少堂,覺得有必要提出自己語文教學研究的一個戰略口號。他坐在辦公室里,外面是老東門嘈雜的市聲與人流,思想起中國語文教學走過的幾個階段,從工具性到思想性,再到人文性,中國語文教學一直在變化中異化,他認為語文教學是應該回到語文本身的時候了,語文味這個詞語從大腦里面跳躍而出也并非偶然,語文味——中國教學的底四次浪潮(這是程少堂正在寫的另一本書),可以說是程少堂20多年來教學經驗的一次靈感噴發。

 

今天,在互聯網上用搜索鍵搜索一下語文味三個字,百度一下,找到相關網頁15300篇;Google一下,約有20000項符合語文味的查詢結果。看來語文味成為近年語文教學的熱門話題已是不爭的事實。

 

網上還有語文味派的說法。我們自己不敢稱流派的,這個語文味派是別人封的,然后我們就有了這個意識,或者我們可以創立一個深圳語文流派,這個流派的學術核心,便是語文味。程少堂說。

 

在今天,程少堂的身邊確實圍繞了一群語文味的擁泵,在課堂上實踐著這一教學理念,并取得了很好的教學成果。這令程少堂感覺十分欣慰。

 

2.    跟女兒交待,要將語文味刻進將來的墓碑

 

    我女兒在大學建筑系讀書,我跟女兒開玩笑說,養你這么大,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你在我死后你設計一個墓碑啊!我給自己寫了兩個版本的墓志銘,一個雅一點:‘斯人雖已逝,語文味長存!’一個幽默一點:朋友,語文味收近詞典了嗎?我傾向于后者。我還跟女兒說,老爸這輩子沒其他的財富給你留下,只留下三個一’——第一個一,給你買了一房子的書,這些書你要就要,不要就在我死了以后,搬到我的墳頭一把火燒了;第二個一,一個詞,語文味,這個詞是我對語文教學的一個獨到的貢獻,可能會進詞典,你到時給我刻在墓碑上;還有一個一,就是一本書,這本書不是小打小鬧的豆腐塊的匯集,而是一本有獨特體系,理論上成為一家之言的專著——《中國語文教育美學——語文味研究》,我死了要用這本書枕頭!

不知道程少堂在對女兒說這番話的時候,他的女兒流淚了沒有,可惜記者未能到現場目睹這一悲壯的留言,或許程少堂斗士般的姿態會有獨特的喜劇效果,令具有現代與時尚感的女兒噗嗤一笑:老爸,你可真逗!

 

有趣的是程少堂還仿陸游的《示兒》寫了一首《示女》: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新辭通。語文味進詞典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程少堂給一些朋友看,朋友們玩笑說沒有多少人反對語文味啊!語文味進詞典不用那么長時間吧?有一天,程少堂幽默的盤算了一下:在中國語文界,對語文味,大約有四種人四種態度——心服口服的,不多;口服心不服的,不少;口不服心不服的,不多;口不服心服的,不少。

 

還有人一邊罵語文味,一邊又想搶語文味的發明權呢!想想這些就覺得非常非常有趣,非常非常快樂!程少堂說。

 

3.    世上本沒有帥,書讀多了,就有了帥

 

程少堂喜歡讀書,在他的家里,因為書房不大,書都是成堆的碼著。客廳、雜屋間堆的都是書,上萬冊藏書成了他的精神花園。《讀書》《新華文摘》《文學評論》《文匯讀書周報》《南方周末》《教育研究》他一年還訂閱20 多種雜志,最多時一年訂過27種。如果出差,每當周末回來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將堆積的報刊翻閱一遍,做做簡報。

 

程少堂認為,作為語文教師,知識面廣是必需的基本功。及時讀書就是及時行樂”,“創立語文味派,建立獨特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體系,也來源于讀書。”“我對讀書充滿了虔誠的感覺,每次讀書之前,我都要去洗手,把手洗干凈再讀書。程少堂說。

 

他還有很多關于讀書的趣談,比如小時侯讀書是為了吸引女孩的注意,為了能夠借錢給同村的人等等。

不妨聽聽他的講述:我喜歡讀書,還有一個不太高尚的原因,這個原因跟我的長相有關。你看看,我長相怎么樣?哈哈,帥嗎?一般啊!小時侯我可是又瘦又丑,現在能這樣,你知道為什么嗎?讀書讀的,讀書可以美容,這叫腹有詩書氣自華。小時侯我四肢很瘦小,又瘦又丑,肚子呢,卻特別大,像個非洲難民。為什么四肢瘦小獨子卻大呢?我反復研究過原因,后來看有關非洲難民的電視,發現非洲難民的小孩都是四肢瘦小肚子大,我懂了,小時侯沒有東西吃,一發現有東西,就拼命撐啊!小時侯,我喜歡吃油條,但是我們家只能很少幾次炸油條。那時候,搞的是計劃經濟,什么東西都是由集體分配。那時我們老家炒菜都是用棉子油,但生棉子油是不能吃的,只有炸熟了才能吃,因此,每次生產隊分了生棉籽油,家家戶戶都通過炸油條把油炸熟。每次炸油條,都是我童年的盛大節日。我父親把炸過的油條放在那個洗干凈的木制的浴盆里,一根有小孩的皮帶那么長,我一次能吃很多根的,最多時有一次我一連吃了十二根,這么吃下來,還不喝水!好不容易有好吃的,一有好吃的就拼命撐,把個肚子撐得連醫生都懷疑我是血吸蟲病患者。我四肢都那么瘦小,以至于我很長時間里,一直到40歲之前,夏天天熱都不敢穿短袖衫,西裝短褲。所以很長時間里,我自慚形穢,性格孤僻。

 

說到這里,有理論癖的程少堂開始將生活提純,上升為理論:奧地利有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家叫A.阿德勒,他寫了一部心理學名著叫《自卑與超越》,認為人類的行為都是出自于自卑感以及對自卑感的超越。我的經歷正好就證明這個理論,也就是為了超越這種自卑感,我喜歡上了讀書,廢寢忘食地讀,天昏地暗地讀,在書中我不僅不自卑,而且還快樂的很,自信得很。

 

人物話本

 

語文味比素質教育還要好?

 

人物時代:你為什么會提出語文味這個概念,是針對當前語文教學的問題與弊端提出來的嗎?

 

程少堂:可以這樣說。上世紀60 —70 年代語文課,當時受文革的影響,把語文課當成了思想教育課,當成階級斗爭的工具,語文課堂不像語文課,而像政治課,比如很多老師直接帶著報紙的社論去講課了。至80年代初,又把語文課當成純工具課。

 

90年代,受人文思潮的影響,語文課又上成了人文思想課,同樣是在異化。所以我提出語文味的概念,試圖想讓語文課回歸到語文的本質,通過語文品味、情感激發、意理闡發等語文手段,使教學過程產生美感。語文味跟現在的新課改思路是一致的,就是研究語文的本質,將教學引導到語文教學的規律上去。只是語文味是感性地、具體地反映語文特征,新課標本質是宏觀的、理性的。所以有人說語文味概念的滲透比素質教育還要好。素質教育什么東西都可以往里面裝,而語文味是更有針對性的。

 

人物時代:那你能給語文味一個明確的定義嗎?

 

程少堂:我想借用易中天在回答你們記者提問時說的一句話:什么是語文味?你不問我的時候,我是知道的,你一問我我就不知道了。但這個概念是不斷的明確與明晰,講出來就沒有什么味道了。

 

不怕別人說我拉幫結派

 

人物時代:那你覺得深圳現在的語文教學還存在哪些弊病?

 

程少堂:深圳的教育界其實不如深圳的文學界。具體說到語文教學的弊病,其實跟全國基本上是相同的,它的共性就是功利化,應試壓力下的變形的教學模式,使學生喪失了對語文的興趣,這種現象全國都有。客觀地講,語文味的提出對老師本身的素質要求比較高。語文味就是要激發學生對語文的興趣。

整體來講,深圳語文界語文味意識還不夠濃,老師讀書的氛圍、做研究的氛圍弱。沒有深入研究的氛圍,也將影響語文教學隊伍的可持續性發展。

 

人物時代:那么你說的深圳語文教學流派是不是還處在一個虛擬的階段?流派形成的可能性有多大?

程少堂:還不敢說完成了流派的創立,孫紹振評價得很恰當,他用的一個詞叫初露端倪。

 

一個流派的形成需要很多方面的因素,比如核心人物或旗幟性人物(這個核心人物目前可以說是我)、公認的理念(語文味)有支隊伍(這個隊伍在逐漸壯大中,有一群語文老師,通過這個課題已經凝聚在一起,而且從語文味這個網站上也走出了好幾位語文學科的帶頭人)、產生影響語文味派這個稱呼是外面的人首先對我們這群老師的一個稱謂,這也說明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目前這些因素都已初步具備。

 

人物時代:如果有人說你拉幫結派,你如何應對?

 

程少堂:我不怕別人說拉幫結派,只要在學術上站得住腳,一群具有相同學術理想的人聚集,可以說是對我們生活的這個城市的精神提升。事實上因為語文味已使深圳的語文教學在全國有了影響。語文味課題研究已進入以語文味為邏輯起點,構建有語文教學審美個性的中國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的攻關階段。我的座右銘是:人所具有的我都有,我所沒有的,要么本來就不該有,要么生活遲早會給我。

 

 

程少堂編年史

 

深圳市中學語文教研員、深圳市中學語文教學研究會會長。

湖北省武漢市人。

1976年高中畢業后開始做中學語文教師,1979年考入湖北大學中文系就讀,1983年畢業獲文學學士學位。之后從事高中語文教學工作7年。1988年被全國中學語文教學研究會評為全國青年教改新秀一等獎第一名。1990年被華中師范大學教育系作為優秀在職人員破格特招為教育學原理專業研究生(脫產)。1992年底,提前半年畢業,獲得教育學碩士學位。之后在高校從事教學和管理工作7年。19949月被評為廣東省南粵教壇新秀。

1997年評為廣東省高評委破格評為教育學副教授。

199911月應聘到深圳市教研室工作。

2001年提出“語文味”語文教學理念。200311月建立“語文味”網站。

20068月由海天出版社出版專著《程少堂教育理論與實踐探索》。

 

 

友好攻擊

 

講課講到“人來瘋”

 

劉克勤,程少堂同學,深圳高級技工學校講師,作家

 

作為語文教研員,敢于通過講公開課,把自己所創立的語文味理論付諸實踐并有執著的行動,也與程少堂把及時讀書當成及時行樂有關。一般說來,市教研室的教研員是不會自己主動要求講公開課的。他講課的特點是幽默,而且“人來瘋”,聽課的人越多,他的幽默就會像剝豆子那樣不停地往下掉。他自己也說:“我講公開課不是為了炫耀,而是出自一種來自心靈的快樂。我堅持每學期講幾堂公開課,而且人越多,我越有激情和靈感,人稱“人來瘋”;我的課堂不敢說有多么的經典,但絕對是我自己的,打上了濃重的少堂主任色彩。程少堂講《傷仲永》,講《荷花淀》,講《世說新語.詠雪》,講《我是你的同類》,到香港講《子吟》、《聽陳蕾士的琴箏》,都得到語文老師的歡迎,同時引發老師們深入探討的興趣。他講的《荷花淀》等課程,在網上流傳也很廣,并被收入《高中新課程語文教師讀本》等多個選本。


最后更新[2010-10-20]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 友情鏈接:
語文教學資源 三人行中學語文 五石軒 高考168 三槐居 語文潮
中學語文在線
課件庫 一代互聯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
w66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