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高級
 本站專題
 · 語文味集錦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課題之窗語文周易
文章標題: 《程少堂:多家雜志封面人物》
     閱讀次數:7385
 版權申明:本站發布的原創文章或作品版權歸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系,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程少堂:多家雜志封面人物

【語文味網嶺南閑樵報道】本站站長、華南師大特聘碩士生導師、語文味教學流派創立者程少堂先生的《“語文味”的成長史》(發表于《語文教學通訊》2008年第5B期,為封面人物文章),被中國人民大學書報資料中心《中學語文教與學》 2008年第8期(下半月初中刊)全文轉載之后,近期又被中國人民大學書報資料中心《中學語文教與學》 2008年第9期(上半月高中刊)全文轉載。

 

 

“語文味”的成長史

程少堂

(說明:本文為《語文教學通訊》雜志20085B封面人物文章)

 照片來源:http://txcz.blog.zhyww.cn/cmd.html?uid=115428&do=index&page=4

 

一、語文味理念的蘊釀和萌芽

1999年底到2001年上半年,是語文味理論的蘊釀和萌芽時期。

 

(一)語文味理念提出的主客觀背景

語文味理念的提出,是對當代語文教育思潮的辯證整合。中國當代語文教育史上曾多次展開過關于語文性質的討論。2001年《語文課程標準》提出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統一是語文學科的基本特點。于是,“真正的語文課”的“謎底”因為前人的大量研究而“呼之欲出”了。正是在“前人的肩膀上”,我們開始了“語文味”的思考,提出了語文教學過程整體美即語文味的和諧統一研究。

 

語文味理念的提出,是對異化了的語文教育進行改造的必然。當今的語文教學,存在著大量不屬于語文的東西(需要說明的是,我并不是主張凡是不屬于語文的東西在語文課上都不能教),或把語文課教成其他學科知識的拼盤,或把語文課異化成其他學科的“保姆”,應試化、技術化,使語文教學失去了自由、自我與自尊,機械化與模式化又使它喪失了本真與個性。一個本應是最藝術化最富有情趣的教學領域,變成了枯燥、乏味甚至討厭的代名詞,缺乏甚至沒有語文味的語文課充斥著許多課堂。要改造當今的語文教育,就必須純化語文課本、語文教學過程和語文教學方式方法(需要說明的是,語文味教學流派所主張的“純化語文教學”不是有的專家所主張的狹隘的“純化” )。

 

語文味理念的提出,是對中國古典美學中“滋味”范疇的創造性轉化。我們知道,在審美理論中,所有藝術的最高境界都與詩有關系。而根據中國古典審美理論,詩的最高境界是“有味”即有“詩味”。語文教學也是一門藝術,它的最高境界也應該是“有味”,那就是“語文味”。

 

(二)語文味理念的萌芽

20013月的一天上午,在深圳市羅湖區某中學聽課后的評課過程中,我對其中一位老師的課提出了5條優點,在他征求意見時,我提出一個我從沒有用過、也沒有見過的詞:“語文味”。我當時說的原話是:“有的教學環節語文味還不夠濃。”這次評課后整理的文章《語文課要教學出語文味》發表于《語文教學通訊》2001年第17A刊。它是我國學術界正式提出“語文味”概念和理念,即把“語文味”初步概念化、研究化的第一篇文章。

 

二、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階段

2001年下半年開始到2005年年底,是對語文味理論與實踐進行深入探索的時期。

 

(一)推進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的背景

語文味課題不斷從表層到深層展開研究,除了有理論自身的發展邏輯之外,主要是由于從2001年秋季學期開始的新課程改革,出現了一些形而上學猖獗、形式主義盛行的新問題,集中表現在“四個滿堂”、“四個虛假”上。“四個滿堂”為:“滿堂問”、 “滿堂動”、 “滿堂放(課件)”、 “滿堂夸(表揚學生)”;“四個虛假”為:“虛假地自主”、“虛假地合作”、“虛假地探究”、“虛假地滲透(情感態度價值觀)”。

 

(二)語文味研究的幾點突破

理論突破之一:初步明確語文味概念的外延與內涵。

2001年在香港第四屆中國語文課程教材教法國際研討會上我宣讀了論文《面朝大海 春暖花開——語文味理論與實踐探索》。在這篇文章中我嘗試著對“語文味”作了初步定義。著名學者孫紹振先生認為這一定義“有一些現實的針對性,也有一些歷史深度,但是還只是一個外延定義”,還沒有能揭示語文味的實質內涵。

隨著研究的不斷推進,到2003年下半年,我們把語文味定義和闡釋為:

所謂語文味,是指在語文教育(主要是教學)過程中,以共生互學(互享)的師生關系為前提,主要通過情感激發、語言品味與意理闡發、幽默點染等手段,讓人體驗到的一種令人陶醉的審美快感。從外延說,語文味是語文學科工具性與人文性特點的和諧統一,是教學過程中情趣、意趣和理趣的和諧統一,是語文學科的特點和執教者、學習者的個性的和諧統一(這就意味著僅僅教出了一般意義上的學科特點的語文教學也不一定有語文味),是教師的教學激情和學生的學習興趣、教師的綜合素質和學生的文化素養、教師的發展和學生的發展的和諧統一。語文味是語文教學應該具有的一種特色,一種整體美,是語文教師“自我實現”和“高峰體驗”的產物。

語文課教學出語文味既是手段,又是目的。準確地說,語文課教出語文味是手段,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體,學出語文味,最終具有人生幸福感才是目的(語文能力和素養本質上是一種獲取幸福生活的能力與素養)。因此,語文味的最高形式,主要體現在教師引導學生憑借自己的經歷、閱歷和文化積淀,去體味、感悟作品,引導學生在充分的思維空間中,多角度、多層面去理解、鑒賞作品,產生對文本的情感美、文體美和語言美的認同與贊賞,并產生強烈的閱讀欲、創作欲,這樣,在長期的濡染中培養學生的語感和美感,觸發學生的靈感,豐富學生的精神世界,涵養學生優美的文明氣質和優雅的文化風度。久而久之,學生身上洋溢著濃郁的語文味即文化味,學生的語文能力、語文素養和文化品味、健全人格層次得到了提升,同時也就意味著,學生具有了獲取人生幸福(特別是精神幸福)生活的能力和素養。因此,語文味是語文教學的靈魂。語文味是有中國特色的語文教學美學體系的邏輯起點、歸宿點和立足點,以語文味為邏輯起點,有可能建立具有中國特征的,因而與現有的移植西方的體系可以對峙互補的漢語文教育美學新體系。

 

這一定義表明,我們對語文味理念的理解,已逐步從外延深入到內涵的層次。特別值得強調的是,這一定義及其解說中,突出了“文化味”的地位——它表明語文味研究即將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追求具有獨特的“文化語文”風貌的教學風格和語文味教學流派階段。

理論突破之二:以語文味為邏輯起點,嘗試構建有中國特色的語文教學美學新體系。這一突破主要體現在我的論文《語文味:中國語文教學美學的新起點》中(2003716日《中華讀書報》)。

理論突破之三:初步總結出語文課如何教學出語文味的基本著力點語文課要教出語文味,首先要凈化語文課堂教學的內環境,盡可能把不是語文尤其是不具有潛在的語文味元素的東西清除出語文課堂,這是使語文課具有語文味的前提。其次,用語文獨有的人性美和人情魅力,去豐化和磁化語文教學過程,是使語文課具有“語文味”的核心。語文課獨有的人性美和人情魅力主要通過以下6點來體現:教出情感、教出美感、教出語感、積淀傳統文化、豐富生存智慧、提升人生境界。第三,提高教師素質,是使語文課有“語文味”的關鍵。

理論突破之四:開展深圳教學流派大討論。2002年上半年在《深圳特區報·教育園地》上連續六期開展的深圳教學流派大討論,是我在語文味課題研究過程中,成功策劃的一個意義重大的事件。其深層動機,就是想要通過這場大討論,為創立深圳語文味教學流派營造適宜氛圍。

理論突破之五:提出“代表課”概念并加以研究。我認為,“代表課”是非常值得教育界關注并加以研究的一個現象,它與教學風格、教學流派密切相關。基于此,2006年上半年,我在學術界率先提出“代表課”概念,并對代表課的特點和形成機制等進行了研究。

 

三、形成獨特的文化語文風格

與語文味教學流派萌芽階段

(一)獨特的文化語文風格催生語文味成熟定義

2002年開始,我在深圳市開始主講一系列全市性大型公開課,例如《用另一種眼光讀孫犁:從〈荷花淀〉看中國文化》《千古文人〈世說〉夢——〈世說〉欣賞:以〈詠雪〉為例》《在“反英雄”的時代呼喚英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瞻仰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細讀》《荒原中的舞蹈:中國知識精英的精神困境與突圍——<離騷><逍遙游>的文化解讀》,2005年應邀到香港主講的《陌生化:藝術的“頭腦”——以〈聽陳蕾士的琴箏〉為例談詩歌鑒賞》《用優美的漢語描繪優美的人性——〈詩經·子衿〉欣賞》等課例,都有意識探索一種文化語文風格,即從文章、文學、文化等三個層面來解讀文本,特別重視在文章、文學的基礎上,對文本進行文化意蘊的解讀,以期教出語文味來。

我國中學語文界一些專家學者和一線教師早就注意到我這種探索。比如著名教育門戶網站k12中國中小學教育教學網在開展語文味大討論的過程中,有的老師就分析說,我提出的語文味其主要個性內核是強調文本的文化內涵的挖掘,并把我主講的一系列引起廣泛關注的課例稱之為“文化語文”。重慶著名特級教師王君老師在《敬畏另類語文》(《中學語文》2006年第4期)一文中,也把我的教學風格褒稱為“文化語文”。

2006年,我根據自己的實踐探索,并吸收學術界的建議,把語文味定義闡釋中原本有的“文化味”直接加進定義,從而把語文味進一步定義為:

所謂語文味,是指在語文教學過程中,在主張語文教學要返樸歸真以臻美境的思想指導下,以共生互學(互享)的師生關系和滲透教師的生命體驗為前提,以提高學生的語文素養、豐富學生的生存智慧、提升學生的人生境界和激發學生學習語文的興趣為宗旨,主要通過情感激發、語言品味、意理闡發和幽默點染等手段,讓人體驗到的一種富有教學個性與文化氣息的,同時又令人陶醉的詩意美感與自由境界。

這個定義應該是語文味比較成熟的定義。

 

(二)語文味理念和教學課例產生廣泛影響

20031127正式開通語文味網站,作為語文味課題的專業平臺,對推動語文味課題的研究,擴大語文味課題的影響,起到重要作用。至20084月上旬,訪問人數超過54萬人次。

以著名教育門戶網站k12中國中小學教育教學網為代表的幾大教育網站,幾年前就開展過關于語文味的大討論,接著又對我主講的以《荷花淀》為代表的一系列公開課實錄展開大討論,在全國中語界產生廣泛影響。特別是我講的《荷花淀》一課實錄,據初步估計,在全國各大教育網站看過這個課堂實錄的老師可能不少于10萬人次,僅僅是k12語文論壇就有近3萬人次的瀏覽量,在我們辦的語文味網也有近1萬人次瀏覽量。教育部主管的《語文建設》雜志編輯部組編了一本《高中語文新課標、新教材、新課堂》(語文出版社20066月版),在教育部課標組專家的文章后面,收錄有6篇課堂實錄,其中收錄我主講的《荷花淀》實錄。著名語文教育研究專家王榮生在“高中新課程教師教育系列教材”《走進課堂——高中語文新課程課例評析》(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7月版)一書中,對《荷花淀》課作了高度評價:程少堂的“ 《荷花淀》課例教學是別開生面的,給我們帶來的沖擊力量是巨大的,對教學改革的突破不單是一般的教學方式的變革,而是‘教學內容的創生’。正是由于教學內容來自于教師的開發,滲透著教師的獨特感悟、生命體驗,因而教學的過程成為教師生命激活、情感蕩漾、心靈放飛的過程,也由于教師生命情感和心靈的投入與融入,激發并帶動了學生,教師與學生一起進入到一種心智活躍、激情勃發的亢奮狀態,于是,教學過程也就成為師生情感交融、智慧展開的過程。教師是課程資源,學生也是課程資源,這一點在這一堂課中得到生動展示。”有趣的是,這兩本書都不約而同地把我主講的《荷花淀》實錄放首篇。

 

2005112526日,應香港教育研究交流中心和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邀請,我到香港講學。25日在香港兩所學校講了兩堂《陌生化:藝術的“頭腦”——以〈聽陳蕾士的琴箏〉為例談詩歌鑒賞》的公開課。26日我給全港中學語文教師代表主講了《用優美的漢語描繪優美的人性——〈詩經.子矜〉欣賞》公開課,并作了以語文味為主題的學術報告。公開課和報告會盛況空前,獲得巨大成功。會后,香港著名中學香島中學中文科召開“程少堂老師教學藝術研討會”,品嘗“語文味”,釀造“語文味”,認為我講的《用優美的漢語描繪優美的人性——〈詩經.子矜〉欣賞》“是一個難以達到的標高”。 2006823,我的60萬字專著《程少堂教育理論與實踐探索》由海天出版社出版,深圳《晶報》《深圳特區報》《深圳商報》《特區教育》或發表書評,或進行專訪,在深圳教育界引起廣泛影響。20061024《南方都市報》“深圳雜志”C28——C29版在“本土教育家程少堂”的標題下,用兩個版的篇幅,對“語文味”理念、語文味教學流派,進行了深度報道。2007321教育部主管的《教育文摘周報》以我為頭版人物,對語文味教學流派進行了專版深度報道。《上海教育》雜志社主辦的《現代教學》雜志2007年第9期、上海教育出版社編輯出版、發行量很大的《小學語文教師》雜志2008年第1期,都用專欄形式開展語文味專題討論,后者還發表了主編對我的專訪。

 

 自我們提出“語文味”學術概念以來,“語文味”一詞在我國語文教師口頭和網絡迅速廣泛流傳。在網上用谷歌搜索“語文味”,有30多萬個相關鏈接;用搜狐網搜索“語文味”,有多達300多萬個相關網頁。“語文味”事實上已經演變成現代漢語的一個新詞語。

現在我們可以自豪地說,經過七年不懈的理論和實踐探索,語文味教學理念和實踐探索,的確產生了全國性影響。

 

(三)初步形成深圳語文教學流派——語文味流派

1.學術界肯定語文味教學流派在深圳初露端倪。

 “語文味派”的說法首先在互聯網上出現。例如著名教育門戶網站k12網在討論我的課例時,美國的方帆博士曾在評論中提出“語文味派”說法。2006826,著名美學家、語文教育家孫紹振先生在深圳看了剛剛出版的《程少堂教育理論與實踐探索》一書之后,接下來在給我的公開課《荒原中的舞蹈:中國知識精英的精神困境與突圍——<離騷><逍遙游>的文化解讀》作點評時指出:“現在可以肯定地說,語文味或文化語文教學流派在深圳初露端倪。”

 

2.我們自己也認為語文味教學流派在深圳已經萌芽。

2002年開始,我主講的每一堂公開課課堂實錄,差不多都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在全國中語界產生廣泛影響。除我的課外,深圳市中學語文學科帶頭人馬恩來的公開課《項鏈》《鞏乃斯的馬》《古詩鑒賞》;深圳市中學語文學科帶頭人朱碧波應邀分別在山東泰安主講的《山中訪友》、在菏澤主講的《蒹葭》;深圳市高中教學比賽第一名獲得者、援港教師錢冰山主講的全市性公開課《揀麥穗》、在香港主講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深圳市中學語文學科帶頭人葉德衛主講的公開課《短歌行》;深圳市骨干教師陳理的全市公開課《我們當年——給女兒的信》等課例,都具有典型的文化語文風貌,都是語文味教學流派有影響的課例,在深圳市內外產生較好影響。第四,語文味教學風格借助大量課堂實錄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之后,我們能看到許多老師在教學中有意無意對這種風格的學習和模仿。專業教學雜志上發表的許多課堂實錄也能證明這一點。當然,語文味或文化語文教學風格對教師的要求比較高,更多的老師是受到我們課例的啟發。這正符合我們的追求——語文味教學流派的經典課例是激發廣大語文教師“想”的,而不是提供給廣大語文教師“仿”的。

 

 


最后更新[2013-6-13]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發給好友】 【打印本頁

. 友情鏈接:
語文教學資源 三人行中學語文 五石軒 高考168 三槐居 語文潮
中學語文在線
課件庫 一代互聯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
w66利来娱乐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